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六十六章 陰險

第三百六十六章 陰險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石雄對宋濤懷恨在心,現在宋濤落在他的手裡,下場堪憂。

除了白玉等人擔憂宋濤的安危之外,那些被其交換回去的龍宇宗弟子也是十分悲痛。

「不行,這樣等下去實在是太煎熬了,我要回去把宋堂主換回來,不能讓宋堂主在血岩谷的手中替我受罪。」孫連強痛苦的大聲道。

「我也要去!」

「還有我,帶上我!大不了一死而已,咱們和血岩谷拼了!」

有著孫連強帶頭,那些被宋濤營救回來的龍宇宗弟子立刻響應道,幾乎每個人的臉上都滿是視死如歸之意。

眼看大家就要隨著孫連強離開,一股極為強橫的壓迫之意突然從天而降,那些本欲動身之人臉色頓時一變,露出惶恐之色。

在這股強橫氣息的壓迫之下,不要說戰鬥了,有些人連走動,甚至呼吸都變得極為困難起來。

「怎麼都不說話了?剛才一個個不是都叫得很歡嗎?連我的氣勢都承受不住,還想去就宋濤,你們這是在添亂知道嗎!宋濤他甘願犧牲自己換回你們的性命,你們就是這樣報答的?」曹磊大聲呵斥道。

「曹護法,我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說實話,兄弟們都剛從魔窟中逃出來,沒有人願意再回去,可是如果就這樣讓宋堂主代我們受過,我們此生難安啊!」孫連強滿臉苦澀之意道。註:字元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УаП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你們現在的心情我都能理解,但是想要救出宋濤,不能向你們那樣亂來。就憑你們這麼點實力,還不夠血岩谷塞牙縫的。我們已經打算好了,宋濤一時半會還不會有性命之憂,而宗主也已經離開半個月的時間了,估計也快要返回了,等待宗主回歸之後,便是直接殺上門去,諒他們不敢不放人。」曹磊安撫眾人道。

宋濤不在,此時還能夠安下心來,沉著冷靜的也就是曹磊了。

曹磊在血魔海盜團的時候便是海盜團的靈魂人物,所以不管是出謀劃策的心機,還是臨危受命的能力,他都不輸於宋濤,只是一直沒有得到展示的機會罷了。

這個時候宋濤不再,只有他才能勸住這些幾欲暴動的龍宇宗弟子。

「那萬一宗主不會來呢?」宋濤還是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三天之內,如果宗主不回來,我親自帶人前去營救,我說道做到!」曹磊聲音鏗鏘的回道,這便是他的承諾。

「那好,我們就再等三天,三天之後,不怕死的兄弟隨我一起殺向血岩谷,營救宋堂主!」孫連強大聲道。

雖然他知道自己遠不是武宗強者的對手,可是他寧願死,也不願宋濤因為他付出自己的生命,這是一個有良知,有血肉的人類最起碼的尊嚴。

看著有些不情願離開的孫連強等人,曹磊心中卻是感慨萬千。

雖說他以前的血魔海盜團也是一個擁有近千人手大型勢力,可是他們只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一點凝聚力都沒有。

一旦發生戰鬥,要是佔據優勢,還能夠團結一心,要是處於劣勢,一個個跑的比誰都快。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麼大的血魔海盜團如今也不會就剩下他們兩個光桿司令。

而在龍宇宗為了宋濤之事焦灼不已的時候,血岩谷卻開始大肆慶祝起來。

宋濤乃是龍宇宗成立的元老級人物,這個在整個黑虎城乃是人盡皆知的秘密,所以,龍宇宗大大小小的事宜他幾乎都知之甚詳,一人的價值,更要在幾十名龍宇宗弟子之上。

也是這樣,一番權衡之下,石雄才同意了宋濤的建議,放走了那些對他來說沒有太大價值的普通弟子。

如今宋濤被他控制,除非自己允許,連自殺都是一種奢望。他有十足的理由相信,自己能夠逼迫宋濤就範,將龍宇宗所有的秘密全部交代出來。

「宋濤,想好沒有,你難道還想繼續嘴硬下去?」看著滿身血痕的宋濤,石雄咋了一口茶水,不緊不慢的問道。

「我已經說過了,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就算打死我我還是只能這麼說。」宋濤淡然的回道。

「好,夠硬氣!不過你放心,我可是不會讓你死的,留著你我可是有大用,哈哈!」石雄得意的說道,「來人,繼續給我打,打到他招為止,我先回去休息一會。」

在石雄離開之後,血岩谷之人手中的布滿倒刺,沾滿鹽水的皮鞭再次抽到了宋濤的身上。

每一鞭下去,那些倒刺都會鉤起宋濤傷口處的血肉,他的身上現在早已皮開肉綻,血肉模糊,並且鹽水順著傷口滴落,更滋生出一種深入骨髓的疼痛。

這般痛,就算是一般的擅長煉體之術的體修強者都是無法忍受,更不要提專修靈力的靈修了。

可是宋濤呢,他被封禁修為之後,就和一般的普通人無異,但直到現在,他竟然都死死的咬緊牙關,連吭都沒有吭一聲!

這般剛毅,堅韌,看的那血岩谷弟子都是心生欽佩。

但是因為立場不同,那血岩谷弟子並不會手下留情,出手之時反而更加兇殘,因為宋濤如果一直都不肯說話的話,那麼他們就要受到石雄的嚴懲了。

「啪!」

一鞭子下來,宋濤的額頭不斷的有著豆大的汗珠滴落,因為疼痛,他的眉頭都已經痙攣到了一起,最終,他實在承受不住,昏迷了過去。

「師兄,這小子又昏迷過去了,怎麼辦?」那負責施刑的血岩谷弟子向著旁邊的同門問道。

「還能怎麼辦,冷水潑醒。不過打的時候悠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