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六十八章 好戲開鑼

第三百六十八章 好戲開鑼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林海成有自己的野心,趙有信也有自己的執著。

雖然林鈺宗並不是什麼大宗門,大勢力,但是他從便是生活在那裡,對於宗門之內的一草一木,都有著極為深厚的感情。

更不要說宗門之內那些他牽掛的同宗兄弟,妻兒老小,親情,友情,這些是他永遠也無法割捨的。

他天賦不好,境界也不甚精深,但是眼光卻是極為獨到,在龍宇宗成立之初他便是相信,遲早有一天,龍宇宗會成長為堪比、甚至超越血岩谷的巨無霸宗門。

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他便親眼見證了一顆新星的崛起,這更加堅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所以,在如今龍宇宗處在絕對劣勢,各方勢力皆敬而遠之的當口,他甘願冒著死亡的危險,去拯救宋濤,為林鈺宗的未來搏一條生路。

「你是誰?」看著眼前的陌生男子,宋濤極為警惕的問道。

「宋堂主,我是趙有信,奉命來營救你的。」為了取得宋濤的信任,打開地牢之門的趙有信連忙解釋起來。

了解了事情的大致脈絡之後,宋濤也是選擇了相信,因為此人如果要加害於他的話,他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

「時間緊迫,咱們趕緊離開這裡,外面有人接應咱們。」說著,趙有信便是拉起宋濤,迅速向著與曹磊的約定地點而去。請百度一下黑-岩+阁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謝謝!

而這個時候,負責看守地牢之人早已昏睡不醒,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已經犯下了彌天大禍。

「曹護法?曹護法你在哪?」四下查看無人之後,趙有信只能輕聲呼喚起來。

「宋濤,你沒事吧!」話音剛落,兩道黑影便是如同鬼魅一樣,極為突兀的出現在了宋濤的身邊。

「曹磊護法,是你們!」看清楚來人的樣貌之後,宋濤也是極為興奮。

為了不拖累宗門,本來他已經做好了自裁的準備,可是沒想到峰迴路轉,自己竟然真的從暗無天日的地牢之中成功逃脫。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我們走!」曹磊警惕的說道,隨即帶起宋濤便與飛馳而去。

「等一下!」見狀,趙有信連忙叫住了曹磊。

「什麼事?」

「大人,剛才您說過事情辦妥之後,會給我解毒丸的,您看?」趙有信尷尬一笑,央求道。

「哈哈,你還真的相信我給你服的是毒藥?那不過就是一枚普通的安神丹,你如果想要的話,我這裡還有大把。」曹磊一笑,拿出一隻玉瓶,丟到了趙有信。

趙有信拿起玉瓶一看,果然在其中靜靜地躺著十數枚與自己吞服下去的一模一樣的丹藥,也是目瞪口呆起來。

「那...」趙有信本來想要請求龍宇宗的原諒,可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今日之事我記住了,等我們宗主返回,你可以前往龍宇宗領賞。」看著欲言又止的趙有信,曹磊淡淡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其實我是林鈺宗之人,我來此就是為了給宗主贖罪,請龍宇宗以後放過我林鈺宗的其他同門。」趙有信聲音低沉的說道。

這下,曹磊一下子就是明白過來最初的時候,趙有信為何不肯告知自己緣由了。

看著神色誠懇的趙有信,曹磊繼續道:「這件事等宗主回來再說,到時候我會求宗主網開一面的。」

話畢,曹磊便再也不敢耽擱,騰空而去,轉眼間便是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趙有信知道自己再待下去的話也極為危險,所以轉身便是向著林鈺宗狂奔而去。

「怎們回事,宋濤與我只見的聯繫怎麼變得這麼微弱了?」此時的石雄正在燈火通明的大廳之中凝神休養,突然間騰地一下便從靠椅之上直起身子,大聲責問道。

現在的宋濤已經成為了他的搖錢樹,所以在宋濤的身上石雄可是下了大工夫,還布置了一個特殊禁制,通過這個禁制他能夠感知到宋濤距離他到底有多遠,也是防備萬一宋濤逃走,自己也好儘快將其抓捕回來。

「混蛋,宋濤人呢?」看著敞開的地牢大門和昏迷不醒的范永濤和耗子兩人,石雄憤怒的咆哮道。

只見石雄揮手間,兩人便是從昏迷之中醒了過來,本來還有些迷糊的大腦,再見到石雄的那一眼起,便是立刻清醒過來。

「谷,谷主,您怎麼來了?」范永濤有些惶恐的問道。

「告訴我,宋濤人呢?」石雄陰沉著臉問道。

「在,在地牢...」范永濤說著,就欲摸自己腰間的鑰匙,可是瞬間驚呆了,因為他發現,鑰匙沒了,而起地牢的大門也是大開著,他心中已經湧出一股不妙的感覺。

「谷,谷主,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逃走的,請您一定要相信我。」范永濤連忙解釋道。

「谷主饒命,是那個趙有信,一定是他趁我們喝醉的時候,劫走了宋濤!」耗子也是跪地求饒道。

「一堆廢物,留你們何用!」石雄此時已經怒極,揮手間,武宗強者的可怕力量便是瀰漫而出,范永濤與耗子連慘叫都是沒有發出,便是化為了一團血霧。

「集合所有弟子,給我追!」石雄怒喝一聲,便是憑著禁制之間的感應,向著宋濤的方向急速追去。

他這一路上,一身實力毫無保留的宣洩而出,驚天氣機,即使隔著老遠,又讓人生出一種驚恐之意。

「小磊,我剛才已經試過了,石雄在宋濤身上布下的禁制我根本就無法清除,這樣下去,咱們遲早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