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三國之亂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三國之亂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底蘊的積澱,並不是一蹴而就,靠的乃是日積月累。

所以對於那些傳承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勢力而言,平時可能不顯山不露水,但是一到了關鍵時刻,經常能夠一舉定乾坤!

血岩谷明面上只有石達三兄弟達到中級武宗,聯合之下才能匹敵巔峰武宗強者。

對於封萬里,付尚他們這些真正的巔峰武宗來說,其實是看不上眼的,他們真正忌憚的,乃是眼前這老古董級的巔峰人物——石萬枯!

也許現在浴血平原之人已經遺忘這個名字,但如果時間重返四十年前,說起石萬枯三個字,絕對讓人心生毛骨悚然之感。

石萬枯,完全是四十年前那個時代的領軍人物,其餘一切天才的光輝都被他完全掩蓋,只能在他的腳下匍匐!

一切敢於挑釁他,或者違逆他的,無論是誰,皆被其殘忍虐殺!

這造就了他的赫赫凶名。

直到傳出他突破窺陰境失敗而亡,他的一切威名才逐漸的消散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走吧,這麼多年沒有露面,可能世人已經將我遺忘了,也是我重出江湖的時候了。」石萬枯瞥了一眼自己修鍊的石棺,毫無留戀的踏步而出。

恭敬等候的石達見狀,也是連忙起身,形影不離的跟了上去。請百度一下黑じ岩じ閣,謝謝!

「把這些年宗門的發展情況,勢力分布,還有所有的附庸勢力等等全部詳細的給我羅列出來,儘快送到我這裡。從今天起,我便暫時代理宗主之職,一切行動,全部聽從我的指揮,但凡抗命不尊者,殺無赦!」

看著那一臉冷冽殺意的石萬枯,石達也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對於這個師叔,他是打心底里懼怕,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真的不願意打擾他的清修,請他重新出山。

不過現在,一切後悔都已經無濟於事,他唯一的希望便是血岩谷能夠在石萬枯的帶領之下重新恢復當年的輝煌,成就至尊之位。

在石萬枯開始動手整治血岩谷之時,傀陰宗的封萬里也是開始重新部署作戰計劃。

自從得知張宇乃是殺害自己兒子封文斌的真兇,封萬里無時無刻不想為兒報仇,擊殺張宇。

可是因為諸多掣肘,一直未能付諸實踐。

本來,當封萬里從屍山鬼域返回宗門之後是打算封閉山門,以其在秘境所獲暫時謀求發展,積蓄力量的。但是不久之後,其在血岩谷安插的探子便是發來血岩谷在張宇的手中損失慘重,連宗主石雄都隕落身亡的消息。

當時他便是拍案而起,仰天大笑起來。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張宇你這是在自尋死路!本來我還擔心血岩谷會集結大軍來圍攻我,但是現在,只怕血岩谷對於你的恨意傾盡三江之水也無法道盡啊!」

「飈兒,傳我命令,收攏防線,一部分人繼續與血岩谷交戰,另外一部分由烈山長老帶領,前往黑虎城外集結,聽候我的命令。」石達一副智珠在握道。

「孩兒聽命。」雖然不知道封萬里打的是什麼主意,但是封飈還是立刻應聲而去。

「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石萬枯那個老傢伙也該出手了,以他的性子,不僅不會放棄現在佔據的我的地盤,還定會派人前去攻伐龍宇宗,那個時候就是我在加一把火的時候了。」

「幾十年的時間,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突破那層隔膜,真的期待與你一戰啊!」封萬里舔了舔嘴唇,眼神深處儘是火熱的戰意。

在石萬枯風頭正盛之時,封萬里才剛剛嶄露頭角,他本就是一個爭強好勝之人,一直想要與石萬枯一分高下,確立浴血平原第一人的位置。

可是不久之後石萬枯便銷聲匿跡,再也沒有出現過,也是讓封萬里的想法最終落空。

隨著年齡的增長,他雖然鉛華盡去,不再是那麼的鋒芒畢露,可是這個念頭卻是越加根深蒂固,一直埋藏在他的靈魂深處。

現在這個機會終於來了。

黑虎城,在張宇回歸之後,各方勢力都是變得風聲鶴唳起來。

前不久在龍宇宗遭逢大難,尋求幫助的時候,他們人人自危,視而不管。

可誰能想到,這才眨眼的功夫,重新回歸的張宇便接連滅殺石雄,空冥等武宗強者,將血岩谷在黑虎城附近的一切勢力盡數清除乾淨。

局勢轉變之快,讓人目不暇接。

「完了,一切都完了,龍宇宗不會放過我的,不會放過我們林鈺宗的。」林海成本來正在花天酒地的享受,可是當得知這個消息之後,一下子便是癱軟在了地上,雙目獃滯的呢喃起來。

當龍宇宗失勢的時候,他叫的最歡,簡直就將自己當成了血岩谷的嫡系一般。

而為了收攏人心,石雄對於林海成的態度也是極為親近,這更加使得他忘乎所以,在黑虎城各方勢力首領面前趾高氣揚的指點江山。

似乎他已經成為黑虎城的領袖,成為黑虎城的主人。

不過站的更高,摔得更慘,他的那些美好的夢想還沒有實現,便是摔得支離破碎。

他知道,以他的所作所為,不說自己必死無疑,就是整個林鈺宗都有可能受到牽連,被張宇斬草除根。

「林宗主,我還有事,先行一步了。」

「我也是,不打擾你了。」

那些本來正在陪同林海成的各家之主,一得知張宇回歸的消息,立刻如避瘟疫一般,迅速撇下林海成,倉皇而去。

看著那一個個剛才還對自己極為恭維、阿諛奉承之人,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