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八十六章 血腥鎮壓

第三百八十六章 血腥鎮壓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張宇沒有再給劉海任何辯解的機會,五指成爪,猛地扣在劉海的頭顱之上,一股毀滅之意瞬間擴散開來。

「啊!」

一聲慘叫響起,深入骨髓的疼痛使得劉海的五官都是扭曲在了一起,額頭之上,血管暴起,如同蚯蚓一般蜿蜒蠕動。

可是對於這一切,張宇卻視若未聞,手中動作毫不停息,繼續翻讀著劉海的記憶。

如果有魔道強者在此的話,定會發出驚嘆,因為張宇使出的,正是魔道的搜魂大法!

這搜魂大法極為霸道,絲毫不顧及被搜魂者的感受,強行查看他人的記憶,輕則導致被搜魂者靈魂中創,變成白痴,重則靈魂破碎,當場死亡!

不大一會的功夫,劉海便是停止了慘叫,雙目無神的望著地面,條件反射般,不斷抽搐著。

「咎由自取!」

看著劉海的慘狀,那隨後趕來通風報信的龍宇宗弟子唾棄道,一個個拍手稱快。

而剩餘兩名指使者則面若死灰,生出兔死狐悲的悲涼之意。

「今天事出有因,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如果誰再受到其他宗派的蠱惑,危害我龍宇宗弟子的安危,不論是誰,天涯海角,我必殺之!」

張宇的話,霸道無比,不容置信。擺渡壹下:黑岩閣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聽在龍宇宗弟子耳中,一個個熱血沸騰,激情澎湃。

這才是他們心中的宗主,這才是他們心中的靈魂。

「現在,你們可以走了。還有你們倆,一起離開吧。」張宇淡淡的說道。

那些參與這場暴亂,跪伏在地,惶惶不安得散修,聽到張宇的話,如蒙大赦,一個個跑的比兔子還快,瞬間便是消散一空。

而那跪地的兩名傀陰宗幫凶,本以為必死無疑,可是誰知道竟然峰迴路轉,僥倖逃得一命,更是千恩萬謝,形色激動的離去。

「宋濤,曹磊,回宗召集人馬,殺上平陽鎮,我要讓駐紮在那裡的傀陰宗弟子有來無回!」張宇冷酷無情的說道。

那冰冷殺意,任誰都是心中一凜,他們知道,張宇要動真格的了。

剛剛施展搜魂大法,張宇也是從劉海道記憶之中了解到這次暴亂的前因後果,明白這乃是傀陰宗的一場陰謀。

那傀陰宗弟子暗中潛伏在這人流之中,不斷挑撥是非,蠱惑人心,就是想要使龍宇宗引發眾怒。

只要計劃成功,龍宇宗必然會被成千上萬的散修洪流淹沒,最不濟也能引發整個黑虎城的動亂。

他們料定張宇會有諸多掣肘,不敢屠殺這些散修,隨著時間的不斷發酵,龍宇宗必然被一點點的侵蝕毀滅。

可是他們沒想到,張宇態度如此強硬,竟然以一人之力對抗近萬人,直接以血腥屠殺將這些烏合之眾生生鎮壓!

一招陰險計劃尚未完成便是已經夭折。

在劉海的記憶之中,張宇也是得到了隱藏在幕後的傀陰宗眾人的落腳之地,就在距離黑虎城不遠的一個默默無聞小鎮——平陽鎮!

血債需要血償,張宇已經打定主意,帶領龍宇宗精銳,直接包圍整個平陽鎮,全殲潛伏在平陽鎮的傀陰宗眾人,給予傀陰宗一個毀滅性的打擊。

自從張宇建立龍宇宗之後,便在同時制訂了宗門戒律,相比於其他那些形體散漫的宗門弟子,龍宇宗弟子的素質絕對位列巔峰,簡直堪比軍隊。

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大武師之上的弟子便是全部集合完畢,統一著裝,列陣在城門口處,等待著張宇的下一道命令。

「出發,平陽鎮!」

一聲低沉有力的聲音響起,張宇一馬當先,飛掠到了隊伍的最前方,小黑,曹震等人緊隨其後。

那一個個龍宇宗弟子臉上見不到任何恐懼,只有那即將展開生死搏殺的興奮。

為了等待這一天,他們許多人已經刻苦訓練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現在,終於到了檢驗他們成果一刻。

大武師,雖然在黑虎城十分一般,但是在平陽鎮這等小鎮,那絕對算是一方豪強了。

想當年,身為伊水鎮三大勢力的張家家主張森,張宇的父親,也不過就是中級大武師而已。

而平陽鎮的規模與伊水鎮比起來,也不過就是半斤八兩,平分秋色。

在見到數百名最弱都是大武師強者,更有許多氣息晦澀不明之人的到來之後,整個平陽鎮都是沸騰起來。

從平陽鎮建立到現在,最強者也不過就是武尊而已,可是今天,武尊在龍宇宗眾人面前也不過就是揮手可滅的螻蟻罷了。

「少宗主,不,不好了,龍宇宗來了,龍宇宗來了!」

「嘭!嘭!嘭!」

聽著那急促的敲門聲與滿含懼意的叫喊聲,正在與同宗師妹翻雲覆雨的封飈滿臉不耐提起褲子,打開了房門。

「叫什麼叫,媽的,老子的好事都被你攪黃了。」一見面,封飈便破口大罵道。

「少宗主,不好了,張宇帶著大隊人馬將我們包圍了,怎麼辦?」那前來報信的傀陰宗弟子惶恐道。

看著那驚慌失措的手下,封飈頓時一陣心煩意亂,「奶奶的,看你這熊樣,天塌了也有老子在這頂著呢,你怕個球!」

「去,叫烈長老他們幾個都過來,準備商討應對之策。」

「不用了,等到他去叫,黃花菜都涼了。」就在這時,烈海峰等人已經大步而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的藏身之地會泄露,是不是宗內出現了姦細?」封飈問道。

「肯定是黑虎城那邊失敗了,有人被俘,頂不住嚴刑拷打招出了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