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八十七章 殞神裂解術

第三百八十七章 殞神裂解術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兵對兵,將對將,如今兩宗弟子已經展開殊死搏殺,張宇也已經準備動手斬殺封飈等人。

「烈長老,你能不能拖住曹震?」封飈試探性的傳音道。

「曹震久負盛名,段時間內甚至能夠與巔峰武宗戰而不敗,雖然我倆修為等同,但是我不如也。不過,有傀儡相助,應該沒有問題。」烈海峰迴應道。

「那好,等會我會讓昊天拖住張宇和那頭妖獸,最後關頭,我會將他自爆,咱們就瞅准機會,伺機遁逃!」封飈沉聲道。

這昊天傀儡,乃是傀陰宗鎮宗之寶之一,輕易不會動用。

封萬里要不是因為分身乏術,還需要抵擋來自石達等人的攻擊,早就親自前來黑虎城了。

最終他思前想後決定,為了自己這最為重視的兒子的安危著想,這具堪比巔峰武宗的傀儡,便是暫時給予封飈。

一想到將要損失掉如此珍貴的傀儡,封飈便似心頭滴血,可是為了自己的小命,他也是顧不上那麼多了。

「張宇,來吧,讓我見識見識你到底有多厲害!」封飈怒吼一聲,便是獨自一人,沖了出去。

看著送死一般的封飈,張宇心中可是沒有絲毫輕視,恐怖氣息轟然爆發,毫無花哨的一拳,對著封飈重重的砸了下來。нéiУāпGê最新章節已更新

「轟!」

一聲巨響傳來,一道巍峨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封飈的面前,為他擋住了那致命一擊。

「昊天!」

對於這具傀儡,張宇可是一點都不陌生。

在他初到未央城之時,因為半枚殘破界心,封萬里遭受眾強圍攻,為了自保,不得已之下亮出了這件隱藏極深的殺手鐧。

不過即使封飈有著這具恐怖傀儡相助,可是張宇神色依舊淡定從容,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萬鬼噬魂爪!」

驚天動地的暴喝聲中,那傀儡昊天的衣袍之中猛地伸出一隻枯瘦手掌,向著張宇而去。

絲絲恐怖之意瀰漫,似有無數冤魂在那鬼爪之上咆哮哀嚎!

巔峰武宗的實力何其恐怖,這一抓如果落實,摧山斷岳,崩天裂地不在話下,所以,張宇也是不敢有絲毫怠慢。

「地煞拳!」

爆喝一聲,濃郁到近乎實質的煞氣猛地從張宇的身體之中席捲開來,匯聚成一隻碩大無朋的巨拳,向著那枯瘦鬼爪而去。

「轟!」

拳爪相交,重如山嶽的恐怖力量一下全部轟擊在那昊天傀儡的身上,他的身子劇烈的震顫起來,猛地向後倒飛而去,而張宇依舊呆立在原地紋絲不動。

「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封飈猛地睜大了雙眼,面孔扭曲,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見到的一切。

他還想要用一具傀儡拖住張宇,小黑兩人,可是現在看來,似乎一些不過是美好的幻想。

在張宇動手之後,曹震與烈海峰的戰鬥也是正式拉開序幕。

烈海峰修為不濟,實力明顯不如曹震,可是仗著手中傀儡不知疲倦,沒有疼痛,將其完全當做了肉盾一般,完美的防護這自己的周身要害。

至於曹磊,也是緊緊盯著傀陰宗另外一名武宗強者,只要他露出一點破綻,便是會施展雷霆一擊。

而這個時候的小黑,反倒是成為了看客,只需要關注好四周,不讓任何漏網之魚逃脫就是。

「該死,給我殺!」

眼看昊天傀儡被張宇一拳轟飛,封飈心中也是怒吼連連,再次以傀陰宗獨有法門催動著他向著張宇衝去。

「四海無極,陰鬼開道!」

封飈咬緊牙關,藉助於昊天傀儡,爆發出全身的力量,終於使出自己修行的地級下品武技。

「轟隆!」

虛空一震,天空之中瞬間匯聚起滾滾黑雲,遮天蔽日。

濃郁的凶煞之意噴薄而出,將那黑雲撕裂開一道道口子,一具具模糊的身影陡然在那裂口之中凝聚成形,從天而降,揮動著手中的陰兵,攜帶著陣陣陰風,風馳電掣,向著張宇轟去。

「風!」

張宇冷笑一聲,目光如炬,看著那奮不顧身,拚命向著自己襲殺來的道道陰兵,指尖向前輕輕一點,便是有著狂風呼嘯,沖向了那些前赴後繼的陰兵之中。

「火!」

低沉的聲音想起,張宇血脈深處的遠古血脈頓時沸騰起來,一縷縷火焰從虛空之中滲透而出,爭前恐後向著他的身前湧來。

那無窮火焰,充斥著炙熱。毀滅的力量,可是對於張宇卻沒有半點傷害。

他就猶如火焰君王一樣,操控著世間萬火,尊貴,肅穆,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威。

風借火勢,火助風威,霎那間,整片天地都似乎化為了無盡火海,無數的陰兵哀嚎著,在暴烈火焰的煅燒之下,灰飛煙滅。

一眨眼的功夫,那來勢洶洶的陰兵便是完全葬身在火海之中。

「噗!」

武技被破,封飈也是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滿臉怨毒的看著張宇。

四下環顧,他發現,不僅自己這裡失利,烈海峰那裡同樣落在下風,另外一名武宗也是被曹磊完全壓制,幾乎只有招架之功,再無還手之力。

而地面之上,傀陰宗弟子更是節節敗退,已經退守到了莊園深處。

這一路下來,四處都是殘肢斷臂和損毀的傀儡殘軀,鮮血早已染紅大地,濃郁些血腥味撲鼻而來,讓人不忍直視。

最為關鍵的是,死亡的人數之中,傀陰宗幾乎要佔八成,龍宇宗弟子死亡之人可謂少之又少。

這般事實,幾乎讓封飈崩潰。

他的心中也是流露出濃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