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九十章 玄炎靈晶

第三百九十章 玄炎靈晶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redx

「轟!」

一道驚天巨響傳來,大地劇烈的晃動著,天地之間除了那道猩紅的血色之芒,再無其他!

本就已經破碎的虛空完全塌陷,漆黑的時空亂流,肆虐呼嘯,如同那邪惡的妖魔一樣,隨著準備迎接血腥的盛宴。

大地之上,原本就已經破碎不堪的山峰也瞬間被夷為平地,就連那泥土都在這股毀滅之力融化成為虛無。

荒涼,死寂,取代一切,充斥著整片大地。

「轟隆隆」

突然,大地劇烈的抖動起來,在一股無形力量作用之,振動頻率越來越快,某一刻,似乎終於達到臨界點,一聲猶如來自地獄的怒吼聲響起,大地瞬間崩裂,無數道參差交錯的裂紋橫貫東西,似乎根本看不到盡頭。

「嘭!」

無窮黑色濃煙從那裂縫之中翻滾而出,直衝雲霄,遮天蔽日。

一股股金色岩漿緊隨其後,從那裂縫之中噴薄而出,如同噴泉一般,從天而降。

炙熱的炎力撲面而來,呼吸之間,虛空之中的水氣便是蒸發的乾乾淨淨。

燥熱,滾燙的岩漿,順著裂縫不斷流淌而去,一顆顆金色晶體,在岩漿之中,上翻滾,不禁令人嘖嘖稱奇。

……

黑しし閣

「噗!」

另外一邊,即使已經提前撤退,可是石萬枯還是晚了一步,被恐怖的能量流直接轟擊在身體之上,頓時口中鮮血狂噴,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重重的墜落去。

眼看石萬枯就要葬身在那岩漿之中,他強行壓制住身體之中暴亂的靈力,咬緊牙關,縱身飛躍到了一塊殘存來的岩石之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而那施展出血脈秘技,本欲將將血海能量完全吞噬的小黑,在血海自爆的第一時間便是有所察覺,那黑色漩渦蠕動之間,便是凝聚成一副黑色鎧甲,覆蓋在了他的身體之上。

在黑色鎧甲與強橫肉身的雙重保護之,小黑雖然也受到不輕的傷害,但是相對於石萬枯來說,輕了太多。

「不好,大哥!」剛剛站定的小黑身體突然一震,來不及多想便是向著張宇的方向飛掠而去。

在最初的交手中,張宇獨自一人面對可怕的石萬枯,儘管臨危突破,但是依舊深受重創,以他現在的狀態,一旦掉落進入那滾燙的岩漿之中,絕對十死無生!

穿越過厚重的黑色煙霧,小黑髮瘋了一般不斷尋找著張宇的蹤跡,可是卻一無所獲。

「小黑!」

突然,一道熟悉的驚呼聲響起,小黑那四處奔波的身子也是定在了空中。

「大,大哥!你沒事吧!」小黑狂奔到張宇的身邊,聲音急促的問道。

「沒事,多虧有師傅在,不然我的小命鐵定玩完。」張宇半開玩笑道,「師傅,你怎麼樣了?」

「咳咳,我死不了,想要你師傅這條老命,他還差了點!」墨塵一臉淡然道。

雖然墨塵說的輕鬆,但是為了保護張宇,他那本來已經異常凝實的靈魂之體已經虛幻了數倍,近乎透明狀,彷彿風一吹就會消散一般。

張宇抿了抿嘴,將想要脫口而出的感謝之言全都咽了去。

自從拜墨塵為師之後,他給予張宇的已經太多太多,張宇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斷突破自己的極限,登臨巔峰,並且有朝一日為墨塵重塑身軀,向整個世界宣告自己的師傅名叫墨塵!

「小黑,你看著小宇,我還有一戰之力,趁現在,我去解決掉那個麻煩。」說著,墨塵便是騰躍而起,化為一道鬼影消失在濃霧之中。

「該死的小畜生,就讓你再多活幾天,一次再見面,我必取你性命!」石萬枯惡狠狠的咒罵著,也是不敢再有絲毫的耽擱,托起重傷的身體,急速逃遁而去。

這一次,雖然石萬枯在偷襲之成功重創小黑,但是也被張宇算計了一道,身體所受的傷勢比上一次還要更加嚴重。

更重要的是,那耗費他半生心血才凝練出來的血海就這樣毀在了這裡,損失之大,讓他心都在滴血。

覺察到石萬枯的氣息逐漸消失,墨塵知道,此賊必是已經趁機逃走,心中暗嘆一聲,也是再次回到張宇的身邊。

「怎麼樣了師傅?」看到墨塵這麼快便返回,張宇詫異的問道。

「可惜,讓他跑了。」墨塵遺憾道。

聞言,張宇雖然有些失望,但是卻也知道,像石萬枯這種強者,老奸巨猾,城府極深,根本就不會置自己於險境。

見到事不可為,必然會果斷的離開,這才是真正的梟雄人物!

「算他走運,這一次算咱們吃了個暗虧,一次,定能將其斬殺!」張宇聲音鏗鏘道。

雖然他神色從容,但是心中卻更加謹慎起來。石萬枯這種人,不能徹底斬殺的話,就會像狡猾的毒蛇一樣,隱藏在暗處,隨時準備張開血腥大口,撲到你的身前。

「該離開了。」聞著周圍刺鼻的硫磺味道,張宇毫無留戀道,「可惜這個平陽鎮算是毀了,等回宗之後,必須讓宋濤來補償這裡的居民才是。」

原來的平陽鎮,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流淌的岩漿,狼藉的廢墟,幽深的裂縫,就好似來到世界末日一般。

其實以龍宇宗的實力,完全可是無視這裡的居民,但是張宇不是那種心狠手辣之人,他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這裡生活的居民流離失所。

再者說,現在的他已非當年的吳阿蒙,實力,勢力在整個浴血平原皆是首屈一指,就算重建一個平陽鎮,對他來說也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