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九十二章 瘋狂的封萬里

第三百九十二章 瘋狂的封萬里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radx

傀陰宗,傀陰殿!

「啪!」

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封飈整個臉立刻腫起老高,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流出,可是他卻連吭都沒有吭一聲,低著頭,一臉的愧疚之色。.vd.

「你個廢物,還有臉回來!」封萬里怒聲咆哮道,「要不是看你是我的兒子,我早就一掌把你拍死了!」

為了能夠更好的掌控龍宇宗的一舉一動,封萬里特意讓封飈帶數十名傀陰宗的精銳前往黑虎城,可是誰知道,便是全軍覆沒,最後僅剩兩人活著回來,封萬里心宗頓時升騰起無窮的怒火。

如果是在以前,他可能還不會這麼心痛,但是現在,經過與血岩谷將近一年的鬥爭之後,傀陰宗已經勢力大損,大不如從前,每一名弟子都是極為寶貴的有生力量。

折損這麼多人,就是他也承受不住。

「孩兒知錯,請父親降罪!」說著,封飈便是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宗主,這件事也不能責怪少宗主,誰能想到張宇那小賊竟然如此狡詐,悄無聲息就將我們包圍,而且,龍宇宗高手如雲,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手,如果不是後來石萬枯那個老怪突然出現,一舉重創了龍宇宗那頭妖獸,吸引了張宇的注意力,我們說不定都要葬身在他的手中了。」烈海峰連忙為封飈求情道。跪求百獨黑*岩*閣

直到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景,烈海峰都留有陣陣心悸之感。

烈海峰不解釋的話,可能還好一點,這一解釋,反而適得其反,聽在封萬里額耳中完全成了推脫則熱的借口,登時更是怒火衝天:「我讓你們不要輕舉妄動,你們誰聽了?你以為張宇真是那麼好對付的?要是這樣,他早就是死在我手裡了,我還會讓他那麼逍遙的活著?一群廢物!廢物!」

「但那也不能怨我......」

「嘭!」

不等烈海峰將話說完,封萬里便是一拳轟在了他的身上,恐怖的能量,子便是將他轟飛在地,口中鮮血四溢。

「你再多說一句,我就廢了你!」封萬里冷冰冰的說道,完全沒有顧忌烈海峰長老的身份。

大殿頓時變得鴉雀無聲,即使有想要為烈海峰他們求情的,也見勢不妙閉上了嘴唇。

誰都不知道,此時的封萬里心中到底承受著多麼大的壓力,如果不是他那巔峰武宗境界的修為強撐著,恐怕早就不堪重負了。

從上一次參與競拍,一口氣揮霍掉宗門數十年積蓄的靈石之後,傀陰宗便是已經陷入財政危機,再後來,還不等恢復,與血岩谷之間的大戰便是轟燃爆發。

這場戰爭,對於勢均力敵的兩大勢力來說,比的就是誰的底蘊更加深厚,拼的就是誰的財富更加雄厚rads!

每一天,兩宗都要耗費大量的靈石與無數的資源,用以彌補戰爭的損耗,對於他們兩宗都是極重的負擔。

再加上弟子的不但殞落,早已搞得封萬里焦頭爛額,心煩意亂,所以,封飈造成的這場損失,更像是一個導火索,點燃了封萬里心中壓抑的全部怒火。

還好,他心中還殘存著最後一點理智,要不然真的可能被怒火沖昏頭腦,直接將封飈擊殺。

「這一次,我們敗得極為徹底,恐怕早已淪為整個浴血平原的笑柄,不要說什麼振興宗門了,能不能保住前輩留給我們的這份基業都是兩說。既然他們都想要滅掉我們傀陰宗,那麼我們又怎能讓他們好過,從今天起,只要見到血岩谷與龍宇宗的弟子殺無赦!」

「發布懸賞,無論是誰,擊殺兩宗任意一名武宗,賞一億中品靈石,擊殺一名武尊,賞一千萬中品靈石,武尊之,不論修為,每顆人頭全部五十萬中品靈石,如果是兩宗的核心成員,還另有獎勵!」封萬里一臉瘋狂的說道。

這一次,封萬里可謂是了血本,但是只要能夠扭轉傀陰宗的敗局,那麼哪怕付出更大的代價,在他看來也是值得的。

重傷之,必有勇夫,在消息擴散開的第一天便是有人襲殺了血岩谷的弟子,帶著人頭,來到傀陰宗請賞。

當封萬里真的信守承諾,獎勵他五十萬中品靈石之後,整個浴血平原都沸騰了。

五十萬,對於許多人來說就是一個天文數字,甚至有些人到死都未曾見過這麼多的財富,就算是採集玄炎靈晶都要好幾塊才值這個價錢。

可是,採集玄炎靈晶乃是一個運氣活,只能碰運氣撿散落在岩漿之外的,根本就沒人能夠像炎晶之靈那樣,深入到岩漿之中尋找。

岩漿內部數千度的高溫,就算是巔峰武宗的能量護罩都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更不用說普遍都是武尊之的那些散修強者了。

這一刻,不要說原本就投向傀陰宗的那些散修,就算是已經加入龍宇宗或者血岩谷陣營的散修強者都變得蠢蠢欲動,開始考慮到底要不要冒險幹上一票,逃之夭夭。

貪慾最能鼓動人心,最終還是有人忍不住鋌而走險,開始悄悄擊殺身邊境界較低的兩宗弟子,一時間,血岩谷與龍宇宗普通弟子死亡人數驟增,為了保護那些境界稍低的弟子,兩宗都是嚴令低級弟子私自外出。

並且為了減少甚至杜絕這樣的事情發生,兩宗同時展開瘋狂的報復,凡是殺戮兩宗弟子者,一旦被發現,全部被夷滅全族,斬草除根,雞犬不留!

血腥的殺戮終於使得人人自危,許多剛剛生出這種苗頭者,立刻將之掐滅,除了最後一些真正的亡命之徒外,沒有人再敢打兩宗的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