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失算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失算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小宇,切不可莽撞,窺陰境不是你現在能夠對付的了的。」以靈魂之體幻化而出的墨塵勸阻道,「為今之計,咱們只有暫避鋒芒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到你將來真正擁有抗衡窺陰境強者的實力再回來複仇也不遲!」

「我是可以一走了之,但是我龍宇宗近千弟子怎門辦?我和血岩谷之間早已不死不休,如果他們找不到我,定然會將所有的怒火宣洩在這些普通弟子的身上,這些普通弟子,有幾個能夠躲避過血岩谷的追殺,等到我歸來的那一天?」張宇不禁反問道。

一瞬間,大殿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那也不能讓宗主你以身犯險啊,你是宗門的希望,你在,宗門便在,你不在,宗門便是名存實亡!」白玉打破沉默道。

當得知石萬枯突破窺陰境,強勢滅殺封萬里之後,張宇也同他人一樣,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在石萬枯尚未突破之前,便是能夠以一敵二,甚至以一敵三,這一次完成突破,就算是他也沒有絲毫把握能夠從其手中逃脫。

正如墨塵所說,窺陰境太強了,強大到張宇在其面前就如同螻蟻一般。

以張宇的性子,就算戰死,也絕對不可能選擇臣服,可是現在的情況是,他不再向以前那樣,是個孤家寡人,身為一宗之主,他不能置宗門數千弟子的性命於不顧,他做不到那般冷酷無情!

「宗主,你走吧,不用管我們了,如果我們真的不幸死在血岩谷的手裡,你將來給我們報仇便是。」宋濤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說道。

在他的心中,張宇的性命才是重中之重,為了張宇,赴湯蹈火,他在所不辭!

「不要說了,先讓宗門所有弟子撤退,我最後走!」張宇斬釘截鐵道。

重情重義,這是張宇的優點,憑藉這一點,張宇可以結實到很多真心朋友,可這也同樣是張宇身上最大的缺點,很容易被人利用,作為威脅他的工具。

「宇哥,你信不信我?」突然,那一直沉默的林焱開口問出這麼一個毫無頭緒的問題。

「你是我的兄弟,我不信你還信誰?」張宇沒好氣的說道。

「那我希望你能夠在宗門等我兩天,最多三天時間,我必返回,與你同生共死!」林焱一臉堅定的說道。

「你是打算去搬救兵嗎?沒有用的,窺陰境不是我們可以力敵的。」張宇無奈的說道。

他知道林焱乃是浴血平原三大霸主勢力之一林家之人,這個時候離開必然也是向林家尋求幫助。

他能股理解林焱的一片苦心,但是卻不能將林家也拖下水,那樣他只會於心不安。

「宇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一定會回來的。」話畢,林焱便是不顧張宇的阻撓,御空飛掠而去。

「哎,走了就不要再回來了。」看著林焱遠去的背影,張宇輕嘆一聲道。

「宋濤,你去安排所有弟子的撤離,記住,行蹤一定要隱秘,而且儘可能讓各家的隱匿之地距離遠點,這樣省的被人一鍋端了。」

「我這就去。」宋濤見無法轉變張宇的態度,也知道時間緊迫,便是應命而去。

「嘭!」

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天而降,那筆直的身軀,如同絕世寶劍一般,直插蒼穹!

「萬歸兄,恭喜突破到巔峰武宗!」看著那熟悉的身影,張宇笑道。

「張兄,你還真是樂觀啊,這都火燒眉毛了,還恭喜個屁啊。」劍萬歸稍顯慍怒,道。

「哈哈,你這實力大進,我自然要恭喜,不然還怎麼樣?」

「好吧,我服了你了。說吧,你們龍宇宗到底打算怎麼解決?」

雖然劍萬歸沒有言明到底解決什麼,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沉思片刻,張宇也是收斂笑容,鄭重的問道:「萬歸兄,實話實說,以你現在的實力,能不能對窺陰境造成威脅?」

「你想幹什麼,不會是打算......那也太瘋狂了啊!」劍萬歸難以置信的問道,「劍修攻擊雖然恐怖,但是還沒有強大到無視境界壁障的地步,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話,就算是突破到巔峰武宗,也不可能對窺陰境造成任何傷害,但是通過參悟那枚上古劍種,我的攻擊力大大提高。擊殺不可能,但是擊傷的話,有三成的把握!」

「好,既然這樣,那麼說必定我們真的還有一拼之力!」張宇興奮道。「我身上,有一秘寶,可是為我在一定程度上削弱窺陰境強者的規則之力,再配合我的血脈,我甚至有一定的把握能夠打破窺陰境強者的規則壓迫!」

張宇所說的秘寶,自然指的就是造化玉碟,通過上次的戰鬥他發現,造化玉碟之中的一股奇異之力能夠弱化規則之力,也是因為這一點,他才從石萬枯的規則禁錮之中成功脫身。

「就是不知道萬歸兄願不願意和我冒這個險了!」張宇目光灼灼道,他的心底一絲瘋狂戰意一閃而逝。

「既然張兄都有如此豪情壯志,我不捨命陪君子又當如何!」劍萬歸大聲道。

「據說,這一次突破到窺陰境的乃是叫石萬枯的血岩谷老祖,在擊殺封萬里之後,他沒有立刻來找我的麻煩,這其中的緣由相比萬歸兄應該有些猜想才是。」張宇隱晦提道。

「你是懷疑他有傷在身,或者突破過程中出了什麼紕漏,造成現在這個樣子?」劍萬歸眼前一亮道。

「萬歸兄果真天資聰穎,張某佩服!」張宇誇讚道,「那石萬枯剛剛突破,對於規則的運用也必然淺薄,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

聽著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