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九十八章 恐嚇

第三百九十八章 恐嚇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readx

「嘭!」

張宇的身子重重砸落在地,身上涌動的氣息也是如潮水般退去。

傷痕纍纍的身體之上,皮開肉綻,透過帶血的肌肉,甚至能夠看到內部森森白骨!

殘存的靈力不斷試圖修復殘破不堪的肉身,可是傷口剛剛出現癒合的傾向,便是再次被生生撕裂,根本於事無補!

接連重創張宇三人,石萬枯顯然消耗極大,臉色霎時變得蒼白,面無血色,緩緩飄落之後,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看著那已無力回天的三人,石萬枯如刀鋒般的陰鷙目光也是緩和不少,不自禁的流露出一抹勝利的喜悅之意。

隨後,虛空一點,難以言說的規則之力瞬間降臨,冰冷的寒意,連空間都被凍結,將本欲與之拚命的墨塵的靈魂生生鎮壓!

「師傅!」

張宇悲愴嘶吼,雙手死死地插在岩土之中,斷裂的指甲處傳來陣陣深入骨髓的疼痛,可他卻渾然未覺。

墨塵渾身靈光散發,想要打破石萬枯的禁錮,可是即使已經竭盡全力,依舊沒有絲毫作用,嘴唇微動,拼盡一切也只發出了一個「走」字,便如同雕塑一般,凝固虛空。

雖然墨塵一句話都沒有說完,但是長久以來得默契讓張宇明白,墨塵是讓他獨自逃走。,謝謝!

這一刻,如果張宇放棄一切,燃燒血脈,施展驚雷劍訣之中的禁忌之術,最起碼還有五成的機會逃脫,不過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放棄。

拋棄師傅,拋棄兄弟,拋棄朋友,換來自己的苟且偷生,張宇他,做不到!

一旦他真的逃走,且不說自己的命運如何,面對暴怒之中的石萬枯,墨塵等人必死無疑!

「師傅,謝謝。」張宇淡笑一聲,向著墨塵一拜,散去了澎湃的靈力。

這是他的選擇,哪怕是死,他也無怨無悔!

「咳咳……」拖著重創的身子,張宇也是放棄了抵抗,緩緩挪移到了劍萬歸與小黑的身旁,苦笑一聲,道:「萬歸兄,是我拖累了你。」

「張兄此言差矣,這件事本就是我自願,何來拖累之說。不過,能夠與你這種天之驕子死在一起,也不枉此生了。」劍萬歸擺擺手,神色淡然的說道。

「嘭!」

突然,石萬枯猛地向前一步,重重踏在張宇的胸膛之上,獰笑道:「張宇小畜生,你不是很狂嗎,繼續啊,怎麼不說話了?」

說著,石萬枯腳掌不斷來回扭動著,折磨著張宇的神經。

小黑見狀,目眥盡裂,怒吼一聲,便是不顧傷勢,沖了上去。

對他來說,張宇乃是他在這個世界的唯一至親,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看著滿身凶戾之氣的小黑,石萬枯一臉蔑視,隨意拂袖間,磅礴的力量便是轟然爆發,轟擊在小黑的身軀之上,瞬間便是將其砸飛出去。

血肉橫飛,骨骼爆碎,小黑早已是強弩之末,一身澎湃血氣早已枯竭,可是他依舊悍不畏死的再次向石萬枯衝去。

他不能容忍張宇被人如此踐踏!

「一頭畜牲,還挺忠心,真是令人感動啊。」石萬枯毫不掩飾內心的譏諷道,「我很好奇,你到底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小黑雙目之中,烈焰熊熊燃燒,對於石萬枯的嘲諷置若罔聞。

「小黑,放棄吧,不要再做傻事了!」張宇的心在淌血,魂在哭泣,一滴滴眼淚奪眶而出,潸然淚。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這一刻,張宇哭了……

張宇小黑兩人至死不渝的兄弟情義,同樣讓劍萬歸感同身受,他早已不忍心在看去,將頭轉向了其他方向。

「哈哈,來,繼續,對,就是這樣!」石萬枯仰天狂笑,張宇越是痛苦,他反而越是開心,以往在張宇身上積攢的怨氣,盡情的發泄著。

已經絕望的張宇想要自爆,與石萬枯來個同歸於盡,但是壓在胸口的腳掌如同一座大山般,重逾萬鈞,壓的他連喘息都是異常艱難,更不要說自爆!

再一次被擊倒之後,小黑終於再也爬不起來,氣若遊絲,目光死死地盯著石萬枯,那股凶煞之意,依舊讓人膽寒。

「哎呀,不好玩,我還沒玩夠,你怎麼就不行了?」石萬枯一臉幽怨道,「早知道就手輕點了,真是可惜,可惜啊!」

「張宇小畜生,你說,我是先讓你死,還是先讓他死呢?」石萬枯一臉認真的問道。

「石萬枯,你不得好死!動手吧,老子求饒一句,就不是你爺爺!」張宇憤怒的咆哮道。

「呵呵,不用著急,我可不會讓你這麼輕易的死去。為了感謝你幫助我突破到窺陰境,我決定日日夜夜折磨你,將你靈魂抽出,以九幽之炎煅燒,嘗盡無窮苦痛!」石萬枯笑著,看起來更加猙獰可怖!

「石萬枯,你以為窺陰境就天無敵了嗎?你以為憑你這點微末實力就能馳騁天了?真是井底之蛙,鼠目寸光!奉勸你一句,最好放了我,不然來日必將有人踏平血岩谷!相信我,你到時候絕對會死的很慘!」張宇神色一斂,極盡猖狂道。

霸道,高貴,威嚴的氣息緩緩而出,即使張宇此刻氣息萎靡,可是依舊讓人心生敬畏之意。

那不可一世的樣子,與剛才一臉決然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頓時,那原本掌控一切的石萬枯身子一僵,愣在了哪裡。

張宇身上的那種古老高貴之意,似乎與生俱來,根本無法掩飾,石萬枯在他面前都生出一種自慚形穢之意。

「小畜生,你以為老子是被嚇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