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四百章 浴血霸主

第四百章 浴血霸主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忽然,一道黑影由遠及近,飛速奔掠而來。

看著那一臉焦急之色的熟悉身影,張宇心中滿滿的儘是感動。

「宇哥,你怎麼樣了?怎麼受這麼重的傷勢!還有小黑,劍萬歸宗主,你們都沒事吧,石萬枯那個老賊呢?是不是跑了?」林焱剛一落地,連額頭上的汗珠都是顧不上擦拭,便是連珠炮似得提問連連。

「放心吧,我們還死不了,石萬枯那個老賊也沒有跑掉。」張宇輕笑一聲,回應著。

「那他人呢?石萬枯,滾出來!」林焱怒吼道,目光向著四周巡視起來。

突然,他的目光一顫,身體僵硬在了原地。

「林焱,你怎麼了?」發覺林焱異狀的張宇詫異問道。

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張宇發現,林焱面對之人正是那麻衣老者。

「不用找了,他已經死了。」麻衣老者淡淡的說道,「小焱子,讓我老人家大老遠的跑來,你倒好,直接無視我。」

「額,太爺爺息怒,小焱子只是因為挂念我這兄弟的安危,不是有意的。」林焱身子微彎,尷尬的說道。

「太爺爺?你們?......」林焱一出口,便是讓張宇等人目瞪口呆。

瞥了一眼林焱,再打量一番麻衣老者,張宇也是終於明白為什麼最初會有那種熟悉之感,因為林焱與這麻衣老者竟然有著血脈淵源!

「宇哥,還請你不要生氣,我不是有意隱瞞的。」看著沉默的張宇,林焱一臉慚愧的說道。

「你想到哪去了,誰還沒有個秘密?就是我,對你也沒有全部坦白啊。我只是好奇,你們家族一直默默無聞,可以說是三大勢力中最低調的勢力,沒想到竟然隱藏的這麼深!」張宇一臉驚訝的說道。

在石萬枯之前,浴血平原從來就沒有流傳過窺陰境強者的傳說,所以,石萬枯在突破之後,才會如此目中無人,自認為浴血第一強者。

誰能想到,那已經近乎被遺忘的林家,竟然有著如此恐怖強者,一身實力之強,使得石萬枯在其手中幾乎毫無抵抗之力便被生生斬殺!

「其實,我並不知道家族真的擁有窺陰境這等強者,只是隱晦的聽爺爺提起過而已。所以,在我離開的時候我只是答應你我一定會返回,並不敢保證一定能夠搬來救兵。」林焱解釋道。

「等我回歸家族,爺爺發現我竟然在短短時間之內突破到武宗境界,甚至距離中級武宗也至於一步之遙,心中大喜,也是將家族許多秘辛告訴了我。其中就包括我們家族數百年來無人膽敢侵犯的真相——因為窺陰境的強大存在!」

「當我和太爺爺講了你的情況之後,太爺爺對你也是十分好奇,所以就提前一步趕了過來,還好來的比較及時。」

聽聞林焱所言,張宇心中的戒備之意也是大減,再次躬身道:「小子張宇,見過林老太爺!」

「行了,跟我這沒那麼多的繁文縟節,你要是看的起老朽,就隨小焱子叫我一聲太爺爺,如果看不起的話,就叫我林老頭便是。」

雖然林老太爺說的十分隨意,但是張宇可不敢真的信以為真,且不說人家剛剛救了自己一命,就是以其窺陰境強者的恐怖實力,也值得自己尊敬了。

「太爺爺,您能不能幫我救治一下宇哥他們,他們受的傷實在太重了,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我怕......」林焱欲言又止道。

「好了,你那點小心思還能瞞得過我?反正我也已經出手了,不在意在多坐一會苦力。」林老太爺笑罵一聲,手中也是飛出道道晦澀難明的符文,一眨眼便是融入虛空消失不見。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之後,林老太爺緊閉的雙眸也是驟然睜開,怒喝一聲,虛空便是被撕裂出一道縫隙,手一招,那消失許久的符文便是再次顯現。

這個時候,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符文之上逸散出來的澎湃力量,那股力量之強,就算是張宇也陣陣心驚。

「一人一道,這些可是我花大代價繪製的生命符文,對於治療傷勢,有著奇效。現在融入你們的身體之中,不僅可以趕住你們恢復傷勢,還能夠潛移默化的淬鍊你們的肉身,不過等到你們突破武宗之後,它也就會完全失去作用了。」林老太爺臉上也是閃過一抹肉痛,最終一狠心,也是將那符文分別打入了張宇幾人的體內。

這符文看起來宛如實質,可是剛剛接觸到他們的肉身,便是化為水流一般,融入了身體之中。

張宇能夠感覺到,那符文似乎分解成一個個極為細小的微粒,附著在經脈各處,其上不斷散發著一絲絲柔和能量,溫養著他那殘破的肉身。

並且,天地之中一種張宇也無法理解的能量緩緩的被那些微粒吸收,然後再次釋放出來,流向他們的四肢百骸。

在這個過程中,每一個細胞都便是極為活躍起來,經脈也是拓寬了微不可查的一絲,一切都向著良好的方向發展。

不大一會的功夫,張宇身體表面的傷口便是全部結痂,生出一層全新血肉。雖說距離他傷勢盡復還有著極大的距離,不過最起碼已經讓他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不會像剛開始那樣,連武尊都能輕而易舉的取其性命。

「師傅,你的傷...?」張宇略顯擔憂道。

墨塵從禁錮之中解脫出來之後,便是守護在張宇的身邊寸步不離。在煉化掉那枚生命符文之後,趨於消散的靈魂也是終於穩定下來。

「我沒事。」沉默良久之後,墨塵終於開口道。

「這位道友,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