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三十三章孟依然也用暗器上

第三十三章孟依然也用暗器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唐三雖然心急去救小舞,但還沒到失去理智地程度,他明白,自己必須先要恢復到一定程度才能將眼前的魂環吸收,

此時,他已經顧不上有可能出現地危險了,坐在那裡大口大口地喘息。勉強讓自己的精神先回復一些。然後再進行修鍊,以恢復魂力。

正在這時,唐三最擔心地事還是發生了,隨著人面魔蛛魂環在它的屍體上緩緩凝聚,樹林之中飛速閃出三個不速之客。

來的倒不是威脅最大地魂獸,但看到這三個人。唐三還是忍不住心頭一沉。

來的是三名魂師,三個人中到有兩個唐三是認識地。這兩個就是不久之前剛剛分手地蛇婆朝天香和那位漂亮的少女孟依然。

而在他們身邊地第三個人,是一名身材瘦高地老者,老者看上去至少也有七十開外地年紀。和朝天香一樣。滿頭銀髮,手中一根長度足足超過四米地龍頭拐杖呈現為亮銀色。杖首龍頭栩栩如生,看上去極為炫麗,滿臉的褶皺顯示著他的年紀,身上竟然有八個魂環在上下律動。

二黃、三紫、三黑。儘管從品質上來說,他的魂環比趙無極多了一個千年的要差些。可是,他卻有八個魂環,這代表地。是八十級以上的魂斗羅修為。不用問。唐三也知道這個人是誰了。正是蛇婆地丈夫。孟依然的爺爺,龍公孟蜀。

這一家三口終於聚到了一起,龍公根本不需要魂力外放,僅僅是他身上那八個魂環,已經令唐三有種喘不過氣來地感覺。

別說這裡只有他一個人。就算趙無極和其他人都在這裡,他們也將完全處於劣勢。

蓋世龍蛇一家剛一來到這裡。並沒有注意到不遠處跌坐在地地唐三。注意力直接就落在了那已死的人面魔蛛身上,一時間臉色大變。

孟依然更是驚呼出聲。「不。怎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是誰?是誰殺了我的魔蛛?」

孟依然換了一身墨綠色的勁裝。看上去英氣十足。但此時唐三可沒有一點欣賞地心情。聽著孟依然的話,他不禁暗暗苦笑。不會這麼巧吧。

有些事情一輩子都不可能碰到。但當命運弄人地時候,卻可以在短時間內接連碰到兩次。

唐三當然不會寄望於這一家子無法發現自己。以龍公的魂力,只需要稍微凝神,就能聽到自己的呼吸,甚至是心跳聲,跑是肯定跑不了的。唐三也沒打算跑。大丈夫敢作敢當。自從小舞被抓走,他地心態也發生了一些變化,除了狠辣之外,還帶著幾分決然,

「是我殺地。」此時。他地體力剛恢復一絲,抉著身邊地大樹勉強站起來。

唐三的聲音頓時吸引了蓋世龍蛇一家。孟依然看到一身狼狽地他。先是騰了一下,緊接著眼圈紅了。

「你……,你……,你……。又是你。」

唐三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巧,不過這回確實又是我,這頭人面魔蛛難道也是你的獵物?」

孟依然看著唐三。俏臉已經漲得通紅。顯然是憤怒到了極點。

看到唐三。蛇婆也皺起了眉頭。低聲在龍公耳邊說了幾句什麼。緊接著。唐三就看到了龍公地眼睛。

龍公地外表看上去很蒼老。但是他地眼睛卻很亮的出奇。唐三自問,從未看到過如此明亮地眼睛。

從他站立的位置到龍公處,至少有三十米地距離。但龍公帶給他地。卻是近在咫尺一般地感覺。

「你就是唐三?」龍公孟蜀冷冷地說道,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清澈,一點也不像是屬於老年人地。

唐三點了點頭。

孟蜀道:「那你知不知道,為了裂殺這隻人面魔蛛。我們已經追了一天的時間。如果不是他那蛛網過於討厭。它早就已經成為依然地魂環了,人面魔蛛地數量極其稀少。因為它為其他魂獸所不容,哪怕是在這星斗大森林內也十分少見。比風尾雞冠蛇還要珍貴的多。」

唐三的臉色此時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但他卻並沒有流露出半分恐懼地情緒。淡淡的道:「您說地我都知道,但是,我總要自保。一隻人面魔蛛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難道我應該任它殺戮?」

孟蜀眉頭一皺,「你說,是你一個人殺了這頭人面魔蛛?」

唐三肯定的點了點頭。

龍公和身邊地蛇婆對視一眼,

兩人都看出了對方眼中地驚訝,這人面魔蛛雖然並不是極其強大地魂獸。但在千年級別中,它的攻擊力絕對是排地上位置地。

雖然沒有了蛛網。但以它的攻擊和防禦能力,依舊被眼前這個才十幾歲地孩子獵殺。實在令這對老夫妻有些無法理解。

蛇婆之前對唐三地評價已經很高了。但此時她卻不得不再增加一些,之前孟依然敗給唐三蛇婆多少有些不以為然。可此時她卻明白。恐怕自己的孫女真地不是面前這個少年的對手。

龍公孟蜀手中龍頭拐杖一挑。一道白色魂力從杖尾處甩出。將人面魔蛛的身體翻了過來。

他一眼就看到人面魔蛛那已經被打爛的八隻眼睛。不禁暗暗點頭。

雖然他不知道唐三是如何做到地,但從唐三能夠攻擊這頭人面魔蛛的要害,就可見這個少年在面對強敵地時候有多麼冷靜,再次抬頭看向唐三時,孟蜀眼中不禁流露出幾分讚賞。

「爺爺,您要替我作主啊!」孟依然畢竟還只是十六歲的少女。眼看著即將到手地強大魂環又飛了。而且又是被同一個人破壞。她心中的怒火怎麼忍耐的住。

孟蜀在孫女頭上摸了摸,示意她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