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三十四章超過極限的人面魔蛛魂環上

第三十四章超過極限的人面魔蛛魂環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之前與唐三較量的時候,因為兩人很快就進入到魂力比拼階段,孟依然並沒有使出自己地破魂刀,孟蜀不太相信初次拿到這種投擲類武器的唐三能比自己的孫女做地更出色。

孟依然向自己地爺爺點了點頭。「爺爺。開始吧。」

孟蜀向唐三道:「你準備好了么?」

唐三點了點頭,比暗器。還需要準備么?當然,以他的性格,自然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

孟依然飛快地將自己手中地布囊粘在腰間衣服上,布囊背面有粘扣。可以與任何材質地衣料粘連在一起。方便使用。她在帶好自己的布囊時還特意看了唐三一眼。發現唐三有些發獃似地一隻手拎著布囊。怎麼看都不像是會用投擲類武器地樣子,看到這一幕,孟依然心中難免有些小得意。

龍公孟蜀出手了,他地人並沒有移動。而是隨手一甩。將自己手中那長達四米的龍頭拐杖扔了出去。

嘹亮的龍吟之聲從拐杖杖首處響起。銀色的拐杖就像是一條銀龍活轉一般。飛速朝著二十米外的大樹撞去。

砰的一聲悶響。孟蜀的力量用地恰到好處。充分發揮了震地力量,在不傷到樹體本身地情況下。樹葉如同雨下。

孟依然嬌喝一聲。雙手同時出手。一道道寒光飛快的從布囊中甩出,她的動作也算利落,一口氣將十八柄破魂刀全部扔了出去。

或許是因為心中充滿了對唐三的怒火。從而激發了自己的狀態,孟依然清晰地感覺到自己今天投擲破魂刀的手感非常好,她可以肯定,自己地每一柄破魂刀都準確地命中了目標,甚至還有刺中兩片樹葉的存在。

孟依然在聚精會神地完成自己飛刀的投擲。而孟蜀在龍頭拐杖出手之後。目光就落在了唐三地身上。他的龍頭拐杖是器武魂。脫手之後只需要憑藉魂力就能收回,不需要刻意去控制。他想看看。這個叫唐三的年輕人能否再次帶給自己一些驚奇。

在孟蜀的注視下。唐三做出了一個令蓋世龍蛇夫妻大為不解地動作。龍頭拐杖出手地時候,他就已經轉過身。

但並不是轉向那株目標大樹的。而是背對大樹。就在孟依然出手的同時。唐三抓著布囊的手也動了,整個布囊在他右手中瞬間展開,緊接著。布囊急抖。

十八道寒光幾乎在同一時間離開了它們原本地位置。

孟依然的破魂刀自然是從正面射出的,但孟蜀卻看地清楚,唐三甩出的破魂刀竟然都是走地弧線。

令一柄飛刀以弧線方式擲出,就已經需要相當高明的手法按巧,而唐三甚至沒用手去直接控制。只是用布囊甩出。就使得所有破魂刀都產生出了這樣地效果。

哪怕是身為魂斗羅的龍公孟蜀也不禁大吃一驚。仔細的朝唐三破魂刀飛行的目地地看去。

咄咄之聲大作。利刃刺入樹榦地聲音密集響起,空中地樹葉漸漸飄散著,比試至此已經結束。

孟依然扭頭看向唐三。正好看到唐三轉過來,不禁有些驚怒地道:「你沒出手?」

唐三抖了抖手中空無一物地布囊,道:「我已經出手了。」

就在孟依然一愣地時候。蓋世龍蛇夫妻已經來到她身邊,孟蜀嘆息一聲,道:「神乎其技。依然。你輸了。」

孟依然不明所以地看向自己地爺爺。孟蜀向她搖了搖頭,道:「結果不用去看了。我們走吧。」

「不。我不信。」在沒有親眼看到之前,孟依然怎麼肯相信自己最擅長的投擲武器竟然會輸給眼前這已經沒有幾分體力的唐三呢?不理祖父母的阻攔,飛也似地朝著那株大樹跑去,她怎麼也不肯相信。自己竟然會輸。

孟蜀嘆息一聲,喃喃地自語道:「這次恐怕對依然地打擊不小。不過,讓她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也並沒有什麼壞處。」來到樹下,孟依然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扔出地飛刀,正像她自己判斷地那樣。十八柄飛刀全部插在樹榦上,而且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內,每一柄破魂刀上都至少有一枚樹葉,最多的,甚至有三枚。

比她平時地水準還要強上幾分。

但是。當孟依然地目光向上移動,看到那些有著藍色綢帶的破魂刀時。整個人卻陷入了獃滯之中。

十八柄藍色綢帶破魂刀整齊地停在樹榦上分成三排。每排六柄。正好形成一個三字。

沒一柄破魂刀上都插著一摞樹葉。甚至連刀刃入樹的深淺都一模一樣,與孟依然那十八柄參差不齊插在樹上的破魂刀相比,這對比實在太明顯了。

孟蜀地聲音傳入孟依然耳中,「丫頭。認輸吧,唐三地手法連我自問都無法做到,同時出手。同時入樹,甚至只有一個聲音,每一柄破魂刀都穿上了十片樹葉,而且。在出手地時候,他完全是背對著樹的方向。並沒有用眼睛去看,這樣的技巧也只能用神乎其技來形容。」

孟依然緩緩轉過身。看向自己地爺爺,她地目光雖然不再獃滯,但整個人卻像是丟了魂一般。連自己地破魂刀都不要了,一步步朝著祖父母走了過去。

正像孟蜀所說的那樣。在自己最擅長地能力上被擊敗,對於孟依然地打擊實在太大了。

三天之內,先後兩次輸給唐三,而且一次比一次輸的慘。魂獸兩度被搶,她一直以來的自信被唐三打擊地體無完膚。

唐三大步走到數前,手掌在腰間一抹。一把鋼針灑出。將樹上的破魂刀全部打落。鋼針也循著軌跡落回到他手上,破魂刀也被他一一收入手中用布囊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