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三十七章藍銀草進化後的威力上

第三十七章藍銀草進化後的威力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一般來說,武魂變異是先天註定的,因此,在武魂覺醒的時候,如果武魂已經變異,就會展現出來。受到後天影響而產生的武魂變異實在太少了。唐三的武魂是藍銀草,本身的弱勢導致他吸收任何魂環都比較容易,不會產生太大的排斥。人面魔蛛魂環雖然強勢,但也不會出現這種武魂變異的情況。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藍銀草武魂並沒有消失,依舊可以釋放出來,從這一點我就能斷定他並非是武魂變異。」

弗蘭德道:「那是怎麼回事呢?這些蜘蛛腿總不會是憑空而來吧。無極剛才也說了,這些蜘蛛腿上附帶了人面魔蛛的劇毒。如果應用得當,到不失為一種自身的武器,而且還很有突然性。」

大師眼中光芒閃爍,猛的站起身,「我必須要親眼看到那些蜘蛛腿的情況,才能判斷出它究竟屬於什麼。」

弗蘭德向大師擺了擺手,道:「算了吧,那些孩子也都剛回來,明天你再去找小三也不遲,讓他也休息休息。」

大師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如果真的像我判斷的那樣。那麼,這次唐三在星斗大森林中的收穫就太大了。甚至比他所得到的魂環更好。」

弗蘭德一驚,「你是說……」

大師點了點頭,「但我還不能肯定,如果真的是那樣,那麼,我就答應你留下來。」

弗蘭德哈哈一笑,「好。那我就期待著你能留下。我們兄弟也終於能夠再在一起了。可惜,她不在。」

聽到弗蘭德提起那個她,大師的臉色微變,皺了皺眉,「弗蘭德,不要提起她,我不想和你吵架。」

弗蘭德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好吧。我也不想吵。不過。我真的很希望你留下來。這麼多年了,我對史萊克學院也算是費盡心力,現在終於決定將學院結束,我希望這最後一批學員能夠給我一個完美地結局。有你在,這一切都將變得容易起來。」

從弗蘭德眼中。大師看到了些許疲倦。僵硬地面龐上神色不禁柔和了幾分。點了點頭,「一切都等明天我見過小三再說。」

弗蘭德向趙無極道:「無極,你趕了一天路也累了。趕快去休息吧。這次辛苦你了。」

趙無極微微一笑,道:「學院又不只是你一個人的,我們如果不是對這裡充滿了希望,並且喜歡上這種平靜的生活,誰會留在這裡這麼多年呢?這裡是我們大家的心血。客氣的話不用說了。大師。弗蘭德。我先走了。」

說完,趙無極站起身離開了弗蘭德的辦公室。

弗蘭德一直目送著趙無極離去。眼中流露出幾分欣慰,「這些年要不是有這些老兄弟幫助,或許學院我早就支撐不下去了。等這批學員畢業之後,我也要好好放鬆一下,到大陸各處走走,放鬆一下精神。小剛,到時候一起去么?」

大師愣了一下,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弗蘭德嘆息一聲,「雖然我知道你不願意想起過去,但我還是忍不住要說,當年我們在一起的生活,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那段記憶,是我一生中最快樂地時光。如果一直能那樣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該多好啊!」

聽著弗蘭德的話,大師眼中似乎多了些什麼,低下頭,淡淡的說道:「人都會變老,也都會成熟起來。過去的事既然已經過去了,提起來還有什麼意思?人生若只如初見,說地容易,可真地能實現么?」

弗蘭德嘆息著搖了搖頭,「小剛,你地性格就是太剛硬了。如果你肯軟化一些,或許,現在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你真的不能接受她了么?畢竟,那並不是她的錯。更何況,你真的那麼在乎世俗的眼光么?」

「閉嘴。」大師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起來,厲喝一聲,雙目死死的瞪視著弗蘭德,「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她。你呢?你在幹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為什麼你沒有和她在一起?別告訴我你不喜歡她。如果是那樣,為什麼你還是獨身,還在堅持著史萊克學院?這只不過是當初她地一句戲言而已。」

弗蘭德地目光漸漸變冷,「小剛,你還是那麼執拗,這麼多年了都沒有改變。不錯,我承認,我喜歡她。但是,她真正喜歡的是你。君子不奪人所愛,更何況,在我心中,你一直都是我最好地兄弟。我是忘不了她,但是,我也絕不會對她有所行動,我要的只是曾經的回憶而已。一個人像現在這樣自在不是挺好么?」

大師猛的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自在?狗屁的自在,我要的,是你帶給她幸福。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再見到你,你卻告訴我你要的只是回憶。如果我有能力,我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你。」

弗蘭德嘆息一聲,「小剛,你不要激動。我知道,當初你選擇離開,為的是我們三個人。多年來,你一直音訊全無,就是不想打擾我們的生活。可是,她喜歡的只有你,儘管你們之間是那樣的關係,可是,她只喜歡你。我們都愛過人,難道你讓我去勉強她,勉強她做她不喜歡的事情么?或許那樣的話她會答應,但是,她一生都不會快樂。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她也是。在她臨走之前,我對她說了,我永遠都只是她的大哥,也永遠都願意做她的大哥。她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你,也沒有放棄過心中的那份真摯,難道,你就不能……」

大師笑了,他那僵硬面龐上帶起的笑容給人的感覺卻是森冷,「我和她,可能么?如果可能,我會等到現在?如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