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四十八章皇斗戰隊下

第四十八章皇斗戰隊下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寧榮榮道:「九心海棠這個武魂我知道。和其他武魂不一樣,這個武魂是一脈單傳,每一代只能有一名繼承者。同時活著的,也只能有兩名九心海棠魂師。只有死亡一個,後代才有可能再出現一個。可以說是數量最少的武魂。我爸爸曾經說過,九心海棠,是武魂中的奇蹟。」

寧榮榮的父親是誰,別說大師、弗蘭德和趙無極,就算是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也都知道。那可是七寶琉璃宗的宗主。代表著輔助系魂師的權威。連他都這樣形容一個武魂,那麼,這個武魂的作用可想而知。

對於新奇的武魂,大師總是有著比常人更多的好奇,立刻追問道:「那這九心海棠武魂的作用究竟是什麼?在哪方面起到輔助作用?」

寧榮榮沉聲道:「九心海棠擅長的能力只有一種。不論它有多少個魂環,但魂技卻只有一個。這也正是它的可怕之處。它的作用就在於,範圍性全體治療。治療程度隨魂師心意控制。等級越高,魂環越多,用來治療的魂力就越多。我爸爸說,有九心海棠魂師在,就算想死都不容易。所以,斗魂開始之後,我們必須先讓她脫離戰場,否則的話,在她魂力耗盡之前,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對任何一個對手造成傷害。聽了寧榮榮的話,大師的臉色似乎變得僵硬了,呆立半晌,才徐徐說道:「這果然是一個近乎完美的組合。」

「我們能贏。」

就在這士氣低落,大家都陷入沉寂的時候,唐三突然大聲說出了這充滿著震撼氣息的字。將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

「我說,我們能贏。沐白、小奧、胖子、小舞、榮榮、竹清。你們忘記了么,我們已經擁有了二十七連勝的成績。對方固然強大,可是,我們也同樣不弱。我們有著沐白頂級的強攻系武魂。有著小奧的持續戰鬥能力支持,還有胖子頂級地變異獸武魂和小舞那神奇的柔技,榮榮,難道你認為自己的七寶琉璃塔就比不上九心海棠么?還有竹清,你的速度是我見過同等級中敏攻系魂師里最快的。對方雖然強大,難道我們就弱小么?不,我們一定能夠證明,我們比他們更強。更何況。你們不要忘記我們的年紀。我敢肯定,他們的年紀要比我們更大,就算真的輸了有怎麼樣?失敗是成功之母,就算今天我們不是他們地對手,總有一天,也一定會戰勝他們。勝利必將屬於我們史萊克七怪。如果我們連贏的信心都已經失去,那麼,還何必參加這場斗魂?」

唐三的話,就像是點燃了信心的引線。史萊克七怪這個團隊的每一名隊員,無不是天才中的天才。怪物中的怪物。他們又怎麼會甘心服輸呢?

大家都沒有在說話,但每個人的眼神卻都變得堅定起來,戴沐白率先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緊接著是奧斯卡,史萊克七怪,七個人將手掌相疊。每個人的目光都在燃燒。失去地信心已經找回,此時的他們,心中已經充滿了強烈的戰意。

「老師,這場斗魂。就讓我全權安排吧,可以么?」唐三堅定的看向大師。他知道,這一戰。將是最艱難的考驗,他之所以說出之前的話,是不願意看到夥伴們死氣沉沉地樣子。兩世為人,他知道,想要獲得什麼,就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

在之前每次斗魂之前,大師都會進行一定的戰術指點。但這次唐三卻主動要求接替大師的工作。雖然顯得有些狂妄,但卻看地大師、弗蘭德和趙無極三人暗暗點頭。

一個團隊需要戰術。需要團結,需要配合,但也不能缺少了另一樣東西,那就是血性。沒有了血性的戰隊,永遠也無法激發最深處的潛能。而此時,作為團隊靈魂地唐三,已經做到了這一點。

在弗蘭德三人看來,勝負已經不重要了,這些孩子們已經成長到超出他們預估的程度。現在他們所能做的,就只是看著這些孩子帶給他們更多的驚喜和奇蹟,看看他們究竟能走到怎樣的程度。

索託大斗魂場,貴賓休息區。三號貴賓室。

豪華的房間足有二百平米,巨大的真皮沙髮長度超過了十五米,足以容納十幾個人舒服地休息。整個房間內地裝修都以金色為主,金色的宮燈,金色地壁紙,還有各種金色的裝飾物,無不給人一種金碧輝煌的感覺。在巨大的白色真皮沙發麵前,擺放著一張水晶茶几。上面有精緻的點心和各種飲品提供。最為重要的是,這個房間的一面牆壁是一整塊透明水晶。通過特殊的處理,從這裡能夠看到外面,而外面卻絕對看不到房間內的情況。而水晶牆外,正是索託大斗魂場擁有著最重要地位的中心主斗魂場。

此時,房間內只有七個人,七個各具特色的人。看上去都是二十歲出頭的樣子。

坐在沙發正中的,是一名有著黑色長髮,身材修長的青年,相貌算不上英俊,臉上的表情很少,似乎臉部肌肉僵硬了一般。身穿藍色勁裝,沒有任何裝飾。整個人都給人一種很簡單的感覺。可偏偏這種簡單卻讓人感到很危險。他正靠坐在舒適的沙發上閉目養神同樣坐在沙發上的還有一名女子,她的姿勢可就不是那麼正常了,不靠在沙發背上,而是靠在藍衣青年肩膀處,一臉懶散的樣子,深紫色的短髮看上去英氣十足,奇異的是,她卻有著一雙綠色的眼眸,給人幾分詭異的感覺,說不上有多麼絕色,但卻有一種妖異的魅力。此時她正靠在閉目養神的藍衣青年肩頭玩弄著自己染成碧綠色的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