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五十章碧磷紫毒中

第五十章碧磷紫毒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而那時,他根本不需要退卻,他的夥伴也會來到這邊的戰場上,將對手一擊而潰。

史萊克七怪能夠在索託大斗魂場獲得二十七戰二十七勝的成績,又豈是那麼輕易就能夠被擊敗的。玉天恆的藍電霸王龍武魂雖然強橫,但是,他此時畢竟是孤軍深入,只有一個人。

朱竹清與小舞的身影悄然隱沒,隱沒在戴沐白背後。她們身上纏繞的藍銀草都是以唐三為起點的,在接近唐三的時候,三人顯然會重合在一起,而這先後順序,自然是由唐三對藍銀草的收放來控制的。

戴沐白正面面對玉天恆,朱竹清和小舞在他背後第二、第三的位置。

而就在玉天恆釋放出第三魂技雷霆之怒的同時,戴沐白也同樣釋放出了自己的千年魂環之技,白虎金剛變。

武魂白虎附體而變得雄壯的身體再次膨脹,自身肌肉誇張的隆起,上身衣服被完全撐爆,露出恐怖的肌肉輪廓,最為詭異的是,他的皮膚上都出現了一條條黑色的橫紋。

一雙虎掌再大一圈,上面彈出的利刃都變成了亮銀色,最為奇特的是,他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層強烈的金光之中,彷彿自身鍍金一般。血紅色的雙眸流露著嗜血的光芒,全身上下都帶著那種獸中之王的霸氣。

龍和虎,同樣是武魂中的強者,就算虎略遜於龍,差距也只不過是一線之隔,而戴沐白的魂力比起玉天恆,也只是略微遜色一級而已。

伴隨著狂暴的虎吼之聲,戴沐白的邪眸雙瞳瞬間合一,一團耀眼的白光在白虎金剛變的金色光芒包覆下驟然釋放,白光在空中擴散。達到直徑兩米的程度,宛如流星一般,朝著玉天恆身前撞去。

同樣是強攻系戰魂師,同樣擁有著強力武魂。戴沐白與玉天恆之間的魂技本就有些類似,當白虎金剛變狀態下地白虎烈光波,遇到雷霆之怒狀態下的雷霆萬鈞,會是一副怎樣的局面?

雷矢與烈光波在空中轟然碰撞。整個斗魂台都劇烈的顫抖了一下,恐怖地爆炸力化為強烈的衝擊波四散紛飛。

兜兜漂浮在高空俯瞰著下方的佔據,刺眼的藍白色光芒令她眼前一陣發花,獃獃的自言自語道:「這,這真的只是魂尊之間的斗魂么?」

雷霆萬鈞發動之後,玉天恆的身體已經落在地面。戴沐白也同樣落了下來,魂力、魂技的全面碰撞令兩人幾乎同時後退,玉天恆後退了三步,而戴沐白卻只後退了兩步。嘴角處都流淌出一縷血絲,顯然,在剛才地碰撞中。戴沐白佔據了上風。

並不是說戴沐白的實力能夠強過玉天恆。而是因為玉天恆在之前就已經硬受了胖子的火焰攻擊,雖然有雷霆之怒對火焰的抵消作用,但胖子的鳳凰火焰比一般的火焰不僅更加熾熱,同時還有附著作用,此時玉天恆胸前已被燒地一片漆黑。

更何況雷霆萬鈞的攻擊力雖然恐怖,但卻是範圍性殺傷,而戴沐白的攻擊則是單體。在魂力凝聚上。顯然是戴沐白的白虎烈光波佔據了上風。儘管如此,玉天恆也只是比戴沐白多退後一步,可見藍電霸王龍武魂是多麼霸道的一種存在了。

可惜寧榮榮的七寶琉璃塔目前對魂技還沒有任何增幅效果,增幅的只是力量和速度。否則地話,單是戴沐白這一擊,就能讓對手吃上個大虧。

戴沐白表面雖然受到的衝擊少一些,但實際上他此時身體已經完全麻痹,白虎護身障和白虎金剛罩也沒能將雷霆萬鈞中附帶的雷電之力完全抵消。

可是,向對手發動攻擊的並不是戴沐白一個人,而是史萊克七怪全體。戴沐白地攻擊結束。也將正面雷霆萬鈞全面化解。也就在這個時候,靈動的身影悄然閃爍。從他背後閃了出來。

幽冥突刺將朱竹清的速度提升到極限,身體甚至在空中帶起一連串的殘影,身上的兩個魂環同時暴閃,玉天恆身體還未站穩,朱竹清就已經衝到了他面前。

幽冥靈貓第二魂環技,幽冥百爪,發動。

無數爪影勾織成一片恐怖的利刃之網,玉天恆此時體內氣血翻騰未定,又在之前的雷霆萬鈞下釋放了太多地雷電之力,此時正處於舊力剛盡,新力未生地窘境。

關鍵時刻,玉天恆展現出出色的心理素質,絲毫沒有因為對手地攻擊而慌張。藍電霸王龍之臂橫檔豎接,儘可能的化解著朱竹清的攻擊。

但是,朱竹清的攻擊速度實在太快了,七寶琉璃塔的速度和力量附加在她的幽冥百爪攻擊中完全展現出來。點點火星不斷從玉天恆龍臂上爆發,同時濺起的,還有片片血光。

玉天恆能夠防住的也只有自己身上的要害部位,而在他的另一條手臂、肩膀、雙腿上,都在幽冥百爪的攻擊下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要知道,朱竹清的主要能力就體現在速度和攻擊力上,她所發動的攻擊,都附帶有穿刺效果,看上去並不很深的傷口,魂力卻已經滲透而入,瘋狂的破壞著玉天恆體內的經脈。

雷霆之怒終於幫助玉天恆緩過一口氣來,強烈的雷霆之力再次爆發,但朱竹清的身體卻在那雷電臨身前的剎那橫移數米,剛好躲閃開了玉天恆的反擊。毫無疑問的,又是唐三的藍銀草控制了戰鬥的節奏。

緊隨著朱竹清的橫移,修長的嬌軀出現在玉天恆面前,正是小舞。

劇烈的疼痛從四肢百骸中傳來,背後一熱,顯然是那熾熱的鳳凰火線又已經攻到了背後,而面前的敵人卻又出現了一個。玉天恆知道,再這樣被動下去,不等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