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八十三章大地之王與粉紅娘娘中

第八十三章大地之王與粉紅娘娘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第八十三章『大地之王』與『粉紅娘娘』

柳二龍的眼睛有些紅,顯然是昨天晚上沒睡好。開始的時候,她還期望著大師能夠進帳篷內和她繼續先前的激情。可等了又等,也沒看大師進去。柳二龍的心情可想而知。

「呃……,二龍,你就當我沒說。」弗蘭德在這種時候也不願意去招惹她,同時心中暗嘆,有些求助似的看向一旁正在吃早點,一臉淡漠的大師。

「二龍,夠了。」大師終於開口了。

柳二龍原本沖向弗蘭德的身體停了下來,扭頭看向大師,嬌軀微微顫抖了一下,「你更不是好東西。就會欺負我。」說完這句話,她猛的沖回帳篷內,空中留下一連串晶瑩的水滴。

大師痛苦的閉上雙眼,雖然他什麼都沒有說,但手上的饅頭卻已經被捏的完全變了形。

半個時辰後,收拾妥當的一行人再次上路,只不過氣氛明顯變得微妙了許多。

柳二龍一個人陰沉著臉走在隊伍的最後方,大師、弗蘭德和趙無極走在前面,反而讓史萊克七怪走在中央。

奧斯卡碰碰馬紅俊,「胖子,弄了個第四魂環,感覺怎麼樣?好吸收么?」

馬紅俊點了點頭,道:「很容易啊,才半個時辰就搞定了。一點也沒給我帶來什麼麻煩。真是奇怪。難道說,那頭大地之王被二龍老師虐的已經放棄了生的希望,真地以為我幫它解脫了才任由我吸收么?」

唐三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情況是有可能成立的。老師研究過,如果魂獸在被殺的時候怨念不深,那麼吸收起來就會相對容易一些。相反,如果魂獸的怨念極深,那麼吸收魂環也將變得困難重重。向我上次吸收人面魔蛛魂環的時候就是這種情況。但是,老師也說過。有兩種情況魂獸死亡後被吸收魂環對魂師最有利。一種就是魂獸充滿了極端的怨念。在這種情況下,掉落魂骨地幾率也會大幅度增加。另一種情況,就是在魂獸自願被殺死。自願讓自己成為魂師地魂環時,幾乎有百分之百的幾率會掉落魂骨。並且魂環會完美吸收,不受到年限的限制。也就是說,即使我們現在只有四十級,要是有一頭萬年魂獸願意讓我們殺死並吸收它的魂環,我們也不會遭受反噬。」

「這麼好?」奧斯卡和馬紅俊異口同聲地說道。

一旁的戴沐白道:「好什麼好?你們以為容易啊!魂獸憑什麼願意讓你們殺,願意把魂環給你?這只是理想狀態才會出現。或者說是根本沒可能出現的。」

小舞晃動著自己手中的相思斷腸紅,淡然道:「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或許會出現吧。」

胖子有些失望的道:「那這麼說。我吸收的這個魂環既不屬於第一種,也不屬於第二種情況了?」

唐三道:「如果那頭大地之王是由二龍前輩殺死地。或許會出現第一種情況吧。」

聽了他這話,眾人不禁機靈靈打了個寒戰,回想起昨天柳二龍那狂暴的攻擊,每個人心底都有些驚悸。

唐三繼續道:「第一種情況出現地難度同樣很大,想要讓魂獸的怨念達到極限,就必須要自己動手。不能假手於別人,分散魂獸的怨念。可是,按照正常情況來說。魂師所要獵殺的魂獸。實力都會比自己強一點。很難做到像昨天二龍老師那樣的純虐形態。自然無法達成。而二龍老師雖然可以純虐昨天那頭大地之王,但因為它的實力與二龍老師相差太大。就算二龍老師現在需要魂環附加,也肯定不會選擇它。」

奧斯卡深以為然的道:「難怪魂骨會那麼少。這些情況都太過於極端了。對了,胖子,你的第四魂技是什麼?」

胖子眼露神秘之色,「等有機會動手地時候,我讓你們看看。感覺可是很不錯啊!可惜攻擊範圍小了點。而且沒辦法鎖定對手再釋放。」

落日森林地清晨氣溫有些低,空氣中的水份又十分充足,因此就形成了迷濛地晨霧。

淡淡的霧氣冰冷而濕潤,隨著輕風飄蕩,此時,正是太陽還未完全升起來的時候,也是霧氣最濃之時。

唐三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一個小瓷瓶,從裡面傾倒出一些黑色的小藥丸,遞給每人一粒,包括弗蘭德、大師等人在內。

「這是什麼?」弗蘭德看著那只有米粒大小的藥丸,疑惑的向唐三問道。

唐三道:「這是我自己做的去瘴丸,樹林與深山之中,在清晨十分往往會出現瘴氣,有的瘴氣更是奇毒無比,吃了這去瘴丸至少能夠避免大部分瘴氣的侵襲。也有提神醒腦的作用。」

弗蘭德恍然道:「這都是獨孤博那老怪物教你的吧。看來,你果然從他那裡學了不少東西。」

唐三微微一笑,也不解釋。有了和獨孤博在一起那半年的掩飾,他使用藥物也不會惹人懷疑。更不會有人聯想到這些本來就是他先天就會的東西。

晨霧越來越濃,清晨的寒冷雖然對他們這些普遍四十級以上的魂師沒有太大影響,但能見度也越來越差。

弗蘭德謹慎的道:「大家小心一些,有些魂獸是專門喜歡在清晨行動的,現在視線太差,聚集的緊密一些,以防不測。」

柳二龍快走幾步,來到弗蘭德身邊,拍了拍趙無極的肩膀,「你到後面去吧。我們換換。」

雖然柳二龍看上去已經恢復了平靜,但趙無極可不敢和她多說什麼,趕忙和她換了位置。

柳二龍看了大師一眼,站在他的另一邊,和弗蘭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