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八十八章吞噬八蛛矛上

第八十八章吞噬八蛛矛上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唐三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裡,正用焦急目光注視著自己的小舞。他的眼神愣了一下,眼中的血光這才逐漸退去。大腦也逐漸恢復了清醒。

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剛才自己做了些什麼,用八蛛矛插入人面魔蛛身體,完全是在他大腦一片空白的情況下下意識所為。此時,眼看著小舞還活著,唐三的心也隨之活了過來。這才注意到自己此時的情況。

身下的人面魔蛛依舊在不斷的顫抖著,一股股強悍的能量正順著八蛛矛傳入體內。令唐三有些驚訝的是,這些充滿暴戾之氣的能量在自己身體循環一周後,會重新傳入自己的八蛛矛,然後在自己的脊椎上凝聚,而自己的脊椎骨和背後八蛛矛依附的那八根肋骨卻變得火熱無比,就像是深淵一般吸收著這些能量。

這是唐三真正意義上第一次使用出了八蛛矛的吞噬技能,而吞噬的對象又是一隻人面魔蛛。

本來,八蛛矛的吞噬技能只能暫時將頓時的能量傳入己身,在短時間內使用後就會自行流逝。可此時唐三吞噬的對象和他那八蛛矛的來源一樣,也是一隻人面魔蛛。八蛛矛就產生了自行的反應,或者說是本身的異變。

從人面魔蛛體內吸來的能量,被唐三的外附魂骨自行吸收轉化,化為了自己的能量。這也是因緣巧合,如果不是唐三的魂力已經達到四十級,正好符合了外附魂骨進化的條件,此時他從人面魔蛛體內吸收的能量也不會直接轉入外附魂骨之內。

外附魂骨實在太少見了,所以,就算是大師,對它的研究也有限。其實,外附魂骨的進化並不是因為魂環的不同而停止。只要是魂師吸收了新的魂環,它就會伴隨著進化。進化地條件就像獲得魂環的條件一樣。就是魂師的實力提升到下一個層次。

在唐三已滿四十級的前提下,八蛛矛又吸收到了最適合自己的能量,還怎會客氣。此時,唐三那原本三米長的八蛛矛已經逐漸延伸到四米長度,上面也開始各自長出一排整齊的倒刺。和他身下地六千年人面魔蛛一模一樣。不同的是,唐三的八蛛矛此時完全呈現為吞噬中的慘白色。在這慘白色之下,紅白兩色光暈使他的八蛛矛上多了一層炫麗的花紋。

隨著神志的清醒。唐三很快對自己地身體做出了正確的判斷,按照自己的身體情況,他已經推斷出了緣由,索性就這樣吸收下去。同樣是人面魔蛛,它的能量對於八蛛矛的好處顯而易見。雖然現在還不知道會表現在什麼方面,但唐三還是主動催動體內魂力進行加速吸收。人面魔蛛對自己同類的劇毒雖然能夠免疫,但唐三的八蛛矛可不只是擁有人面魔蛛的毒素。還有那兩種仙品毒草的冰火劇毒。

八角玄冰草與烈火杏嬌疏產生地冰火兩極之力在它體內肆虐,在加上之前龍炎對它身體的破壞。此時這隻人面魔蛛根本沒有半分反抗之力,只能任由唐三吸收。它的生命力正在飛快的流逝,支撐著身體的八條蛛腿逐漸變軟,整個身體開始匍匐在地面上。外殼漸漸呈現出灰白色。

小舞小心翼翼的將相思斷腸紅揣入自己懷中,她自己也是長出口氣,心中一陣後怕,如果不是相思斷腸紅,恐怕自己就要與唐三永別了吧。

柳二龍站在小舞身邊。摸了摸她的頭,雖然嘴上並沒有說什麼,但她眼中的凶厲之氣盡去,反而流露出幾分慈祥地光芒。

小舞抬起頭,看向柳二龍,她突然從這位暴力的殺戮之角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特殊的母性光輝。這種感覺令她份外舒適,再加上受傷後地疲倦,忍不住將頭靠在了柳二龍豐滿的大腿上。

「乖孩子。有我在,以後不會再讓人或者任何東西欺負你。」柳二龍柔聲說道。

眾人看著柳二龍的目光都不禁流露出驚訝之色,這還是剛才那個充滿殺氣。似乎要屠盡一切的殺戮之角么?

「二龍老師,……」小舞眼中流露出感激的光芒,甚至還帶著幾分濡沐的光彩。此時此刻,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母親不也是經常用這樣的目光看著自己么?可是,她已經去了。

「小舞,你願意做我地嫡傳弟子么?」柳二龍輕聲問道。

小舞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我願意。老師。」她何等聰明。一邊說著。就要跪下給柳二龍行拜師之禮。

柳二龍將小舞從地上抱了起來,讓她靠在自己懷中。「我不需要那些俗套的禮數。小舞,老師一生未嫁,現在也沒有什麼親人。我不希望你叫我老師,如果你不嫌棄我地話,我希望能聽你叫我一聲媽媽。」

聽到柳二龍這麼說,一旁的弗蘭德不禁一陣心酸的別過頭去,大師的目光卻已經痴了,看著她,一時間百感交集,嘴唇嗡動著想要說些什麼,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小舞同樣震撼了,看著柳二龍那充滿希冀的雙眼,她那本就已經發紅的美眸中漸漸浮現出一層濃濃的水霧,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緊緊的保住柳二龍,「媽媽,媽媽……」

媽媽,這兩個字在小舞心中是那麼的重要,母親離開她,已經快八年的時間了,她是多麼想叫出這兩個字啊!此時不只是柳二龍從她身上找到了做母親的感覺,同時,小舞也從柳二龍身上找到了母愛的慰藉。一時間心情激蕩,頓時真情流露。

柳二龍輕輕的撫摸著小舞那長長的蠍子辮,妖艷的面龐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可淚水,卻也不受控制的順著面龐滑落。

她愛大師,可大師卻不敢接受這份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