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一百一十六章奇茸通天虎破龍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奇茸通天虎破龍下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大師也向唐三點了點頭,「既然如此,就一戰定勝負吧。明日之戰,最後的勝負,本身也是你們兩個決定的。」

看著每一名夥伴都向自己點著頭,唐三重新正視風笑天。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在這一瞬間,唐三的目光驟然變得凌厲起來。內蘊的氣息就像火山噴發一般,狠狠的撞擊在風笑天身上。

風笑天下意識的退後一步,但很快又重新踏前,兩人之間的氣息劇烈的碰撞著。

「如果你輸了,以後我不希望在火舞身邊看到你。」風笑天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唐三冷聲道:「她是她,我是我。我和她本就沒有一點關係。」說完這句話,他抱著小舞,頭也不回的和史萊克學院一行人走了。

這邊的火藥味兒自然引起了旁人的注意,這其中自然也包括熾火學院。

火無雙看著身邊有些獃滯的妹妹,「這是你想要看到的么?」

火舞茫然搖頭,「我不知道。」

火無雙眼含深意的道:「那你希望誰獲得這場比賽的勝利呢?」

火舞眨了眨眼睛,她突然發現,自己對於擊敗唐三,似乎也不是那麼渴望了。

回到營地,所有人都聚集在戴沐白身邊,經過仔細檢查,大師、弗蘭德他們發現,戴沐白的傷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嚴重。大部分都只是皮外傷而已。筋骨都很正常,休息幾天,自然就會癒合了。魂師的自愈能力比普通人要強的多。

而雷霆學院那邊傳來的消息卻截然相反,玉天心受到了重創,別說是恢復,能否參加總決賽都成問題。雷動更是被戴沐白給廢了一條手臂,沒有幾個月的將養是別指望恢復了。

戴沐白和玉天心的實力確實相差不多,尤其是在之前消耗過一些魂力之後,兩人更是勢均力敵。只有戴沐白自己清楚,這場比賽。他勝就勝在了那株奇茸通天菊上。金剛不壞,不但幫他阻擋了不少雷電對身體的損傷。也保護了他的骨骼經脈。而他的對手,防禦力本應該強過他地藍電霸王龍武魂卻從優勢直接變成了劣勢。

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對唐三的感激,兄弟之間地情誼,是不需要流於口舌的。

為了讓戴沐白好好養傷,就像唐三受傷時一樣,專門給他騰出了一間房。雖然誰也沒說過什麼,但朱竹清很自然的留了下來。

「你想吃點什麼?我去給你弄。」看著滿身繃帶的戴沐白。朱竹清臉上冰冷早已消失,柔和的目光令她那雙大眼睛看上去更加漂亮。

「我不餓。竹清,你過來。」

朱竹清走到戴沐白床前,拉了張椅子坐下。

戴沐白拉起朱竹清的手。「你是不是一直都很恨我?」

朱竹清看了他一眼,「我為什麼要恨你?」

戴沐白苦笑道:「因為我那些不良事迹。如果不是這些事傳回去,你又怎麼會來找我?坦白說,我也沒想到,你父親居然捨得讓你到天斗帝國來。」

朱竹清淡然道:「你真的以為我是因為你那些風流韻事才來找你,對你冷眼相向地么?」

戴沐白愣了一下,「難道不是么?」

朱竹清搖了搖頭,「不是。男人風流不是錯。只要不下流,都不是什麼大問題。但你不同。你不是普通人。你應該明白自己的未來有多麼殘酷。我不希望我的男人玩物喪志,哪天死在女人裙下。媽媽對我說過,如果不能嫁給一個真正的男人,不如終生不嫁。」

戴沐白邪眸中地光芒律動了一下,「你是為了督促我修鍊,才來的?」

朱竹清看著戴沐白,眼眸中多了幾分冷意,「如果你不能達到我的期望,我不但不會嫁給你。還會殺了你。然後再自殺。」

戴沐白苦笑一聲。「你果然不愧是他的女兒,這是你們家一貫的風格。」朱竹清淡淡的道:「這樣有錯么?要是怕這些。你父親也不會讓我成為你的未婚妻。在我成為你未婚妻的那一天起,你地命運就已經改變了。註定無法做個逍遙的普通人。我們之間地婚姻,不只是我們兩個人的是,也關係到我的家族和……」

說到這裡,朱竹清的話突然停了下來,並不是她不想說下去,而是她的身體已經被戴沐白狠狠的拉入懷中。

重重的吻上朱竹清的唇,戴沐白幾乎是瘋狂的索取著。

朱竹清地純很涼,她看上去似乎依舊冷靜,可是她在他懷抱中顫慄地身體卻出賣了他的本

良久,唇分。戴沐白鬆開朱竹清,後者地呼吸已經變得極為急促,俏臉上也升起了兩抹紅暈,「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只有十四歲。」

朱竹清輕咬下唇,「你應該說,我們這些人,誰看上去也都不像是十幾歲的孩子。除了被院長撿回來的馬紅俊,還有出身平凡的奧斯卡之外,我們其餘的五個人哪個背後沒有故事?唐三我看不透,小舞也同樣看不透。就連榮榮都不是表面看上去那麼單純。」

戴沐白眉頭微皺,「說這些幹什麼,不論他們背後有著些什麼,只要你記住,我們永遠都是夥伴,就足夠了。」

朱竹清沒有反駁,而是默默的點了點頭,數次生死與共,共抗強敵,史萊克七怪雖然各有各的秘密,但卻並不會影響他們彼此的感情。

戴沐白絲毫不管之前因為用力抱住朱竹清而在此崩裂的傷口,再次霸道的將她拉入自己懷中,「告訴我,現在你願意做我的妻子了么?」

朱竹清呆了一下,抬頭看向戴沐白那充滿侵略性的目光,默默的點了下頭。

戴沐白突然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