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一百一十八章總決賽武魂城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總決賽武魂城下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一路上走的很平靜,十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前往武魂城的路途也已經過去了一半。

五百名皇家騎士團這樣的護衛隊伍足以堪比皇親國戚,所到之處,任何城市無不以最佳形式進行接待。路上更是沒有遇到任何麻煩。

今天,是趕路的第十一天。史萊克七怪中依舊保持修鍊狀態的就只剩下一個小舞。小舞距離突破四十級已經很近了。其他人都不願意打擾她,將整輛馬車讓給了她一個人。

現在眾人都期望著小舞能夠在總決賽之前突破瓶頸,然後儘快尋找一隻合適的魂獸獲取魂環。只要小舞也進入四十級境界,史萊克七怪的實力又會產生整體提升效果。

「戴老大,你怎麼老看那些騎士。難道你想成為一名戰士么?」馬紅俊好奇的向戴沐白問道。

由於在晉級賽中出色的表現,此時史萊克學院是被安排在了整個前往武魂城隊伍中的中央位置。

戴沐白道:「我們戰魂師本來就是最好的戰士。這有什麼好羨慕的。我只是觀察觀察他們而已。皇家騎士團不愧是天斗帝國的王牌。不但軍容齊整,而且紀律性極好。一點也沒有驕矜之氣,這太難得了。騎士雖然只是最低等的貴族,但出身皇家騎士團,他們在天斗帝國的地位是相當不凡的。這一路上能嚴於律己,完全是平時訓練的成果。」

馬紅俊道:「行了,你怎麼說的跟自己是個軍事家似地。我可不想聽這些。還有十天才到啊!戴老大,我們在隊伍里轉轉怎麼樣?雖然參賽的女魂師數量不多。但大部分卻都是極品。尤其是天水學院那些。更是極品中地極品,別告訴我你沒興趣。」

戴沐白狠狠地瞪了馬紅俊一眼,「閉上你的烏鴉嘴。老子是正經人。從來不幹這種事。」

馬紅俊扭頭看了一眼距離他們不遠處的朱竹清。恍然道:「明白,我明白。你是正經人。下次我說地時候一定小聲點。」

「信不信我拍死你。」戴沐白已經清楚地感覺到兩道寒光爍爍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背上。這些天他和朱竹清之間的關係已經有了天翻地覆般的改變。令戴沐白充滿了興奮。但他可還清晰地記得當初朱竹清在營地中對他說的話。他知道,朱竹清絕對是說得出做得到的人,背脊不禁一陣發涼。

正在戴沐白準備到朱竹清身邊去解釋幾句的時候。突然。一股陰冷的氣息從不遠處傳來。

他們這支隊伍走地大都是官道,只有在能夠抄近路地地方才會走一些偏僻小路。而此時,正是超近道的時候。身處於兩座不高地山丘之間,從這裡穿過去據說能節省幾十里的路程。而且山間小路雖然窄了些,可也算得上平坦。馬車走過毫無問題。

陰冷的氣息是從小路兩側的山上傳來的。感覺到的自然不只是戴沐白一個人。皇家騎士團帶隊的大隊長大喝一聲。「所有人警戒。有情況。」

護衛在眾魂師身邊的皇家騎士團成員立刻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騎士長槍。而那些魂師學院的參賽隊員們卻是一臉的輕鬆寫意。這麼多天才魂師在這裡。他們需要擔心什麼?雖然在數量上來說,這些學員比皇家騎士團少了許多。可要真打起來。實力卻根本不成正比。更何況,各學院帶隊的老師中不乏強者,六、七十級的魂師至少有十幾位。這樣一支隊伍,足以面對萬人以上的大軍團了。

就在這時,無數落石如雨點般從兩旁山丘滾落,這些落石不但出現的非常突兀,而且也非常整齊。飛快的朝著下方而來。

眼前的地形對於整個團隊來說非常不利,皇家騎士團那位大隊長趕忙下達加速前進的命令。而那些落石,也交給了皇家騎士團五百成員。

在這個時候,就顯示出了皇家騎士團的整體素質。雖然他們並不都是魂師。但整體實力卻非常強悍。

兩旁的山丘並不算太高,這也就令落石的重力並非無法抗衡的程度。皇家騎士團的騎士們紛紛後退幾步,只留下中央能夠過人的通道。手中的騎士槍高舉。面對落石迎了上去。

槍動石落,他們就利用著自己手中的長槍不斷將一塊塊飛墜的石塊挑到一旁,五百戰士的長槍組成了一道鋼鐵防線,在如此不利的地形中,短時間內他們竟然沒有讓一塊石頭從自己身前通過。

看到這一幕,先前聽了戴沐白話還有些不以為然的馬紅俊也不禁震撼了。十五所魂師學院在帶隊老師的帶領下飛快的朝著山丘外移動。為了速度更快,他們拋棄了馬車。所有學員下地急行。只要先離開眼前這不利的地形,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現在每個人都很想知道,這臉皇家騎士團都敢襲擊的究竟是什麼人,這裡可是天斗帝國的地盤。難道真的是土匪么?那他們沒長眼睛么?

小舞的修鍊不得不終止,史萊克七怪加上四名替補隊員,緊隨柳二龍和弗蘭德快速前行。

柳二龍本想衝上山包去殺戮一番,卻被弗蘭德攔住了。

「弗老大,你幹什麼攔我。這些不長眼睛的蟊賊,讓我弄死他們多好。」柳二龍不滿的說道。

弗蘭德正色道:「事情沒那麼簡單。難道你不覺得奇怪么?天斗帝國雖然也有一些大的盜賊團體,可他們的消息也靈通的很。我們這樣一支隊伍也有人敢襲擊,他們憑的什麼?看山上的落石,顯然是早有準備,並非無意而為。先不管他們想幹什麼。我們保護好孩子們才是最重要的。小剛不在,我們無法發揮出最佳戰鬥力。守護在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