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一百二十六章器魂真身暗金昊天錘中

第一百二十六章器魂真身暗金昊天錘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大師看向唐三,「困難並不代表絕對,現在你們開始修鍊吧,就在這裡,我要仔細想想明日的戰術。小三,你跟我出來,我要和你單獨談談。」

「是,老師。」

唐三的魂力此時已經恢復了幾分,跟著大師走出房間。

其他人並不知道唐三和大師之間說了什麼,但他們卻都明白,明日一戰,唐三無疑會是關鍵中的關鍵。

可他們也知道,作為史萊克七怪中實力最強,變化最多的他,也肯定早已被對手所針對,他能夠在對方擁有三名魂王的情況下發揮出真正的實力么?

大師帶著唐三來到另一個房間。

「小三,明日比賽,七位一體融合技不能再用。說說你的想法。」大師平靜的說道。

唐三點了點頭,「您的意思我明白。七位一體融合技今天已經暴露,明天肯定會被對手針對。以對方那個邪月與胡列娜的武魂融合技,肯定能夠暫時擋住我們融合技的威力,其他五人只要破壞我們的陣型,我們就是必敗無疑。現在我們想要戰勝對手的方法有兩個,一個就是我不顧靈魂消耗,再次施展器魂真身,但這也有可能會被對手針對,勝率在五成左右。另一個則是破掉對方那兩人的武魂融合技,令他們失去戰鬥能力,然後在集中七人之力拚掉對方的剩餘五人。」

「哦?」大師有些驚訝的看著唐三,「你有破掉對方那兩人武魂融合技的方法?你要明白,武魂融合技可不是融合技。一旦完成,幾乎是沒有破綻的。而且威力極大。正像你所說的,在施展武魂融合技的時候,對方兩人地實際戰鬥力融合在一起也能提升到七十級左右。」

唐三眼中流露出堅定的光芒。雙拳握緊,「他們,就交給我吧。只要沐白他們給我爭取足夠的時間。我相信,我可以。」

整整兩個時辰,唐三和大師始終逗留在房間之中密談,他們討論了什麼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

教皇殿。議事大殿。

教皇比比東端坐在主位上,菊斗羅和鬼斗羅分別坐在她身邊。在他們身前站著地正是那七名代表武魂殿學院參賽的隊員。

邪月、焱和胡列娜站在最前面。

「剛才我說的,你們都聽明白了么?」比比東淡然說道。

「明白了。教皇冕下。」儘管作為武魂殿黃金一代,但邪月三人還是極其恭敬的答應著。

比比東冷然道:「今天唐三施展過了器魂真身。明天必然不可能再次施展。他乃是雙生武魂,如果強行再次使用。就算不死也不會再成為我們的威脅。因此,你們大可不必在這方面擔心。你們只需要注意他們的七位一體融合技,按照我剛才所說的戰術將其破壞,憑藉真正地實力對戰,他們根本不可能是你們地對手。」

「是。」

鬼斗羅鬼魅那有些低沉的聲音從教皇身邊響起。「你們應該知道這場比賽意味著什麼。不只是你們成名地機會,同時也象徵著三塊魂骨的歸屬。武魂殿作為主辦方,如果你們真的輸了,這三塊魂骨是不可能收回的。有七寶琉璃宗的人和那麼多高級魂師學院看著。這是給你們地獎勵,同時,也是給你們的壓力。如果輸了,我會把你們幾個人都丟到迷蹤大峽谷去歷練三年。」

聽到迷蹤大峽谷幾個字,邪月七人幾乎同時激靈靈打了個寒戰,目光頓時變的更加堅定。那個鬼地方。恐怕也只有鬼才能夠生存吧。三年。恐怕他們就真的要變成鬼了。

「好了,你們下去休息吧。」比比東一揮手。邪月七人趕忙從側門走出議事大殿而去。

抬手在面前的桌子上有節奏的敲擊著,比比東眼中流露著思索的光芒。

菊斗羅月關道:「陛下,您在擔心么?雖然他們今天佔據了上風,可實際上,勝利的天平依舊傾斜在我們這邊。」

輕嘆一聲,教皇道:「我擔心的並不是那史萊克七怪,那七個小孩子雖然天賦異稟,可他們地年紀畢竟還小,自身潛力還沒有完全開發出來。除了唐三以外,其他地未來都不足為患。我擔心的變數是大師。很多年以前,我和他就認識,他地聰明才智乃是我生平僅見。儘管他的武魂因為變異而無法修鍊到更高層次,但這個人的智慧卻驚才絕艷,我能想到的,他也一定能想到。今天那非同屬性武魂的七位一體融合技你們也看到了。至少我自問無法做出那樣縝密的安排。我擔心,他明天又會有什麼特殊的安排出現,增加變數。」

鬼斗羅那幻影中閃過一道寒光,「不如,讓我去殺了他。就算有毒斗羅在史萊克學院那裡,我也有八成把握可以一擊必殺。」

教皇冷哼一聲,「你要是這麼有把握,那唐三也不會活著來到這裡。鬼魅,你忘記當年老師是怎麼教導你的了么?獅子搏兔,亦須全力。輕敵大意,乃兵家大忌。」

「是,陛下。」

教皇繼續道:「大師手中有我武魂殿的長老令,是絕不能對他下手的。更何況,這裡是武魂城。在武魂城內要是隨便死了人,還是我們武魂殿的名譽長老,我們武魂殿在魂師心目中的地位豈不是要大大跌落?更何況大師背後還有一個藍電霸王龍家族。就算他已經離開家族,但畢竟是直系成員。你們記住,今後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向他動手。」

「夜了,你們都去休息吧。我要好好想想。」眼中的光芒黯淡了幾分,比比東揮了揮手。

菊斗羅和鬼斗羅悄無聲息的離開了,諾大的議事大殿中,就只剩下了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