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一百四十三章鉛華洗盡圓融如意中

第一百四十三章鉛華洗盡圓融如意中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更為驚訝的是,那個年輕人居然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說不上為什麼,並不是因為氣息,而是一種天生的直覺。

簡單的向周圍貴族們打聽了那個白衣青年卻沒有得到答案後,雪清河更加肯定了與這個青年交往的決心。不是為了昨天懇求自己的妹妹,而是為了一個可能成為帝國未來棟樑的人才。

唐三靜靜的彈動著豎琴,他的心很靜,就像外表流露出的恬靜一樣表裡如一。

一年的時間過去了,一年前他又怎能想到今天自己居然會在眾人面前演奏樂器。在剛剛開始跟隨姑姑學習的時候,他心中本是充滿了懷疑的態度。

但是,當時間過去一個月。唐三卻發現,父親給自己指的路是那麼的正確。

在殺戮之都修鍊,是為了練心。在月軒同樣也是。

當他在這裡漸漸靜下來,回憶起過往四年發生的一切,以及自己整個成長的過程時。他發現自己的精神是那樣的疲倦。

這一年的時間,令他的身心都得到了最好的休息,儘管沒有刻意去修鍊,但多年來所學的一切,卻在這份恬靜中漸漸融會貫通。就連奇經八脈的最後一道防線督脈,也開始漸漸的鬆動了。

五十七級,這是現在唐三的魂力等級。五年時間,從四十二、三級提升到五十七級,平均每年三級,聽上去和他之前在史萊克學院兩年多的修鍊速度無法相比。可實際上,超過四十級之後,每一級提升所需要的魂力又豈是以前所能比擬的呢?

二十歲,五十七級,唐三無疑已經大幅度超越了武魂殿的黃金一代。最重要的是,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是擁有各種技能,需要去控制的唐三。

而是將所有能力融為一爐,踏出了成為強者最關鍵一步的唐

從姑姑近幾個月來眼神中毫不掩飾的讚賞。唐三知道,自己快要到離開這裡地時候了。也唯有想到要去見父親,他平靜下來的心才會泛起層層漣漪。

對於那未知的真相,他已經等的太久太久了。儘管他已經有了一些猜測,但不是從父親口中說出,他又怎能確定?

唐三知道,自己未來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但在月軒的這一年,無疑是自己人生的中轉站。他已經跨越了少年時期,二十歲生日就要到了,他已成年。

畢業典禮順利結束,每一名學員都從軒主唐月華手中接過了自己地畢業證明。歡天喜地的投入到親人懷中。

當唐月華完成這一切時,唐三今天的任務也算完成了,她走到唐三身邊,「今天表現的不錯,表裡如一。」

唐三微微一笑。輕撫琴弦,令最後一絲餘韻飄散。「謝謝。」

正在這時,清朗的聲音響起,「月華阿姨,能給我介紹一下么?」

唐月華回頭看去,只見一身便裝地太子雪清河在優雅大方的剛畢業學員雪珂陪同下走了過來。

她當然早就知道雪珂的身份,大部分學員也都知道,她更看到雪珂對唐三的與眾不同。就連唐三奪了她原本的演奏權,這位公主殿下也沒絲毫不滿。=

「太子殿下。」唐月華微微行禮。

雪清河趕忙還禮,「月華阿姨。您這是做什麼?晚輩可受不起。」

唐月華失笑道:「別老是阿姨阿姨地叫我,我很老么?」

一旁的雪珂俏皮地道:「老師當然不老了,您就象我的姐姐。」

唐月華微笑道:「還是你這丫頭會說話。」一邊說著,她略微讓出半個身位,令雪清河兄妹能夠清楚的看到唐三,「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侄子唐銀。」

聽到侄子二字,雪清河眼中不禁閃過兩道精光,唐三一直在靜靜的觀察著這位曾經給他留下過不錯印象的太子殿下。

五年不見,這位太子變得更加沉穩了。面容上改變不大。但內斂的儒雅氣質還是很給人好感。

舉手投足之間與寧風致有幾分相像,不知是否是他刻意模仿的。

但從他聽姑姑介紹自己後神色之間的變化。想來他是知道姑姑真實身份地。而姑姑也沒有替自己多加掩飾,應該對這位太子殿下很是信任。

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唐三卻已經在腦海中分析了很多。他在琢磨著要不要向這位太子殿下坦白自己的身份。

這個念頭只是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很快就被唐三壓了下去。他知道,就算雪清河值得信任,現在也還不是時候。他需要向父親去求證自己的猜測,如果以後真的需要藉助這位太子殿下的力量守望相助,再向他坦白也不遲。反正他現在的樣貌是怎麼也不回被認出來的。

雪清河也同樣在觀察唐三,離得近了,他不禁更為唐三身上流露出的恬淡高雅所吸引,尤其是聽到唐月華說他是自己的侄子時,更是大為吃驚。作為太子,正像唐三判斷地那樣,他是少數知道唐月華真實身份地人。外界傳唐月華與雪夜大帝之間的八卦,只不過是個笑話。

「唐銀,這位就是當今天斗帝國地太子雪清河殿下。」唐月華也為唐三介紹著。

唐三面露微笑,向雪清河微微施禮,「您好,太子殿下。」對於雪清河身邊的雪珂,他也是微笑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兩人畢竟算是同學,不需多禮。

如果是以前的唐三,對於雪珂這不斷想接近自己的姑娘一定不會假以辭色,但在姑姑一年的教導後,他已經明白了如何將自己真正的情緒深深埋藏。

雪清河微笑道:「早就聽小妹說月軒又出了一位青年才俊,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唐銀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