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一百五十八章成功潛伏

第一百五十八章成功潛伏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唐三從後面能夠看到,胡列娜的雙拳攥的緊緊的,似乎在努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臉的恬淡。

旁邊的邪月一直在觀察他,但想要從唐三臉上看出些什麼,那豈不是比登天還難么。

焱怎麼也沒想到胡列娜居然會對自己說出這種話,委屈、不甘、憤怒、痛苦,種種情緒不斷在心中激蕩。可面對眼前的胡列娜,他卻怎麼也無法發作。

目光越過胡列娜,狠狠的瞪了唐三一眼,怒哼一聲,轉身朝著營地的方向而去。

「現在我可以走了么?胡列娜小姐。」唐三淡淡的說道。

胡列娜轉過身,看向這第一個讓自己動心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她有些驚慌。

快步上前,來到唐三面前,胡列娜歉然道:「對不起,剛才焱他太衝動了。你比介意。這麼著急離開么?不如到我們的營地去坐坐吧。我們也有一年多沒見了,正好可以聊聊殺神領域的心得。」

唐三擺了擺手,「不必了。還沒進你們武魂殿的營地都要被敵視。我要是去了,豈不是被人說成竊取情報么?我可承受不起。」

「你……」胡列娜看著他那一副拒人與千里之外的樣子,想起之前消失的那份優雅,一時間聰明如她竟然有些無言以對。

「娜娜,你剛才說,他也有殺神領域?不給我們介紹一下么?」邪月走到妹妹身邊。他和焱不同。曾經黃金一代的第一人,心態要比焱沉穩的多。他更感興趣的是唐三這個人。能夠讓自己的妹妹變得不同,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

胡列娜看向兄長,「唐銀,這是我哥哥。哥,他叫唐銀。當初在殺戮之都的時候,最後的地獄路我就是和他一起走的。沒有他的幫助,恐怕你已經見不到我了。」

邪月已經猜到了幾分。聞言也沒有過多地驚訝。但眼中卻多少流露出幾分感激。「那我可要謝謝你了。你可是娜娜地救命恩人。」

唐三搖搖頭。「算不上。我們當時是互相幫助而已。目地是一致地。很晚了。我也需要找地方休息。就不打擾你們了。」

欲擒故縱用到唐三這個地步也算是極致了。他就是在賭。賭胡列娜會留住自己。

「你還不能走。」正在這時。一個冷冷地聲音響起。唐三隻覺得眼前一花。下一刻。面前已經多了一個影子。他當然認得。正是鬼斗羅。

「鬼爺爺。您怎麼來了?」胡列娜驚呼一聲。論輩分。菊斗羅和鬼斗羅比教皇比比東還要高上一輩。因此黃金一代私下裡都以爺爺相稱。在正式場合則是稱呼長老。

鬼斗羅地面龐依舊是看不清地。他地聲音很沉穩。也很凝練。「剛才你們地談話我都聽到了。有一點焱說地沒錯。如果他驚擾了我們地目標。而導致前功盡棄。就算是我和菊花關也同樣吃罪不起。娜娜。你應該知道。我們這次地目標對陛下有多麼重要。」

唐三眼中寒光一閃,「那這麼說。你們是要留下我了?」手中昊天錘緩緩抬起。

聽了鬼斗羅的話,胡列娜不禁心中一急,「鬼爺爺,他不會的。他是我的朋友。要不,我勸他先離開星斗大森林?」

鬼斗羅淡然一笑,道:「關心則亂,關心則亂啊!娜娜,這可不像聰明的你了。難道我們地目標就不會出現在森林外圍么?他從任何方向走,都有可能會驚擾到目標。哪怕可能性只有萬分之一。我們也要儘可能避免。」

胡列娜俏臉一紅,但她也從鬼斗羅的話語中沒有聽出任何殺意。

「不能走不代表我們要對你不利。年輕人。我們只是希望你能暫時配合,和我們走在一路。等我們完成了此行的目地之後,自然會還你自由。你不是來獵殺第六魂獸的么?我可以答應幫你出手,選擇一個最適合你的。算是回報,如何?我們武魂殿可並不是的地方。只是一個魂師組織而已。」

鬼斗羅的話別說是唐三聽了驚訝,就連胡列娜和邪月也有些吃驚,鬼斗羅一向以陰冷著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好。我答應。」唐三的回答同樣讓邪月兄妹吃驚。

胡列娜有些驚訝的問道:「你答應?」

唐三淡然道:「沒有反抗的能力。又能得到好處,我為什麼不答應?不過。跟你們在一起,我是不會幫你們出手的。」

鬼斗羅傲然道:「武魂殿還從未需要過別人幫忙。邪月你帶他先去營地安頓下來,就與你和焱住在一起吧。娜娜,你留下,我有話對你說。」

邪月恭敬地道:「是。」然後向唐三做出一個請的手勢,率先向前面走去。

直到此刻,唐三一直緊張的心情才算略微放鬆了幾分,第一步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幾乎是他所想要的最好結果。

看著沒入森林黑暗中的二人,鬼斗羅向胡列娜道:「知道我為什麼要留下他么?」

胡列娜搖了搖頭,「反正不會是因為他有可能驚擾目標。這樣的理由,也只有焱才想得出來。星斗大森林何等龐大,先不說他遇到那隻魂獸的可能性有多少,就算遇到了,那魂獸也不回因為他一個人產生什麼警惕。」

鬼斗羅微笑道:「這才是我們聰明地聖女。我留下他,是因為他有可能會幫我們解決一個大難題。」

胡列娜心中一動,「您是說,昊天宗?」

鬼斗羅緩緩點頭,「不錯。看得出來,他應該很不如意。他說了兩次自己是自由之身。或許這是無意識的強調。但這至少能證明,他與昊天宗的關係並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