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一百七十章猥瑣三賤客

第一百七十章猥瑣三賤客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但佛怒唐蓮和另外兩大暗器有所區別。佛怒唐蓮製作最困難的地方是火藥的配方。要超濃縮火藥才能產生出足夠的效果。那瞬間的爆炸力迸發需要這樣的力量。而孔雀翎則是在這三種暗器中,對製造要求最高,工藝最難的一種。而暴雨梨花針則是對材料要求最為苛刻的一種。三大暗器,可謂是各擅勝場。排名是按照它們所能產生的威力而定的。至於想要在這三大暗器面前閃躲,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到時候就要麻煩長老了。孔雀翎如果能夠製造成功,哪怕只有少數幾件,也同樣能夠給對手以強大的威懾力。可惜……」

泰坦問道:「少主,可惜什麼?」

唐三嘆息一聲,道:「可惜,還有兩種暗器恐怕無法製作。那兩種暗器如果能夠製作成功,就算是封號斗羅,也足以對他們造成殺傷。」

「什麼?還有這樣的暗器?」泰坦大驚失色,看著唐三,神色不禁變得古怪起來。要是真的有這樣的暗器產生,那魂師還修鍊什麼?在這種暗器面前,豈非是必死無疑么?

唐三道:「有是有的,但製作起來卻是在太困難了。它們分別是單體攻擊最強的暴雨梨花針,以及群傷能力最強的佛怒唐蓮。這些暫時不在我們的考慮之內。」

泰坦疑惑的問道:「為什麼?難道這兩種暗器的製作比你剛說的孔雀翎還要麻煩?」

唐三苦笑道:「麻煩倒是並不比孔雀翎麻煩,這三種暗器在全部機括類暗器中排名前三。其中孔雀翎就是第三位。暴雨梨花針第二,最強的是佛怒唐蓮。但論局部攻擊力,佛怒唐蓮還比不上暴雨梨花針。我只說簡單的一點,您就明白為什麼我會說這兩種暗器製作困難了。像暴雨梨花針,不論是本體還是其中噴射的二十七枚梨花針,都要由深海沉銀的銀母來打造。深海沉銀,本就是一種比玄鐵還要昂貴十倍的金屬。至於它的銀母,幾乎是不可能存在地。更不用說購買了。」

哪怕是在前世的傳說中,暴雨梨花針也只是出現過一具而已。正是材質的原因決定了這件超級暗器無法製造。如果用普通的材料,甚至連它的機璜都無法完成。暴雨梨花針最大的特點就是那瞬間噴射時地爆發力。諸葛神弩的噴射力已經很強了,但如果和暴雨梨花針相比,卻不過是螢火之與皓月。

泰坦再次吸入涼氣,別說是見,他就是聽都沒聽過有深海沉銀這東西。更不用說是銀母了。一時間,不禁大為頹然,同時看著唐三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欽佩。小小年紀,不但在魂師方面有所成就,還如此博學。

唐三微笑道:「長老,我的計劃是這樣的。目前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製造出一批能夠與普通魂師抗衡的暗器。這其中,就以最為實用的諸葛神弩為主。諸葛神弩,在有足夠金屬支持的情況下,是可以進行大批量製造地。而且配件的製造工藝並不是很難。只要是技術嫻熟的鐵匠都能夠完成。但拼裝地工藝,我們必須要保密,只能由您和少數力之一族精英才能知道。完成那最後的工序。今後,諸葛神弩將成為我們最主要製造的暗器。其次,我們還要打造一些精巧暗器。不但要威力大,而且要使用。至於高端暗器,就要麻煩您了。我們仔細的研究,在一段時間內只要製造出少量就可以。不但可以高價出售,同時,也可以用做鎮門之寶。這其中就以威力強大的孔雀翎為主。」

聽著唐三地話。泰坦連連點頭。唐三地設想非常實際。諸葛神弩他也看過。雖然工藝不俗。材質也是價比黃金地鐵精打造。但對於力之一族來說。提煉鐵精並不是什麼難事。至於孔雀翎。泰坦已經因為唐三地介紹有些痴迷了。如果不是眼前地聚會必須要去參加。他真想立刻就讓唐三畫出圖紙開始試製。

對於一個鐵匠來說。還有什麼比製造出強大武器更令他動心地呢?

在斗羅大陸這個屬於魂師地世界之中。武器一向不被人所看重。要是能夠通過暗器改變這個現狀。那麼。就像唐三所說地那樣。力之一族地未來不可限量。

迫不及待地。泰坦開始詢問唐三孔雀翎具體地製造方法。這些製造方法早已經烙印在唐三地大腦之中。他索性就在這馬車之中為泰坦進行詳細講解。

可憐地是。馬紅俊和泰隆兩人直接被泰坦驅趕到了另一輛馬車上。給唐三足夠地講解空間。反正他們也聽不懂。在這裡也只能礙事。

等到了途中一座休息城市地時。泰坦迫不及待地去買來了紙筆。也顧不得什麼主僕之分了。就讓唐三開始在馬車中給他勾畫圖紙。他則開始琢磨著如何來製造。哪怕是一點細節也不願意放過。

唐三也極為配合。儘管馬車上多少也會有些顛簸。但以他的實力,自然不會受到這點滴顛簸的影響。從泰坦身上,他似乎看到了前一世的自己。對於這位長者除了尊敬之外,兩人的關係也越來越親切。

當兩個痴迷的人碰到一起,時間過的飛快。//www.shudao.net首發書.道//唐三和泰坦這一小一老正研究地熱火朝天時,他們此行地目的地龍興城已經快到了。

「爺爺。」泰隆地呼喚聲在馬車外響起。

泰坦不滿的怒道:「不是說過么,沒事別來吵我們。」

馬車外的泰隆不禁一陣苦笑,趕路已經有近半個月了。除了必要的排泄之外,唐三和泰隆就連吃飯都沒下過馬車。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