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一百七十三章破防亂披風之威

第一百七十三章破防亂披風之威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唐三在瀑布下練習的時候,腳下踩的是光滑的圓石,他的平衡力得到了極強的鍛煉,此時第一次在外面施展開來,體內魂力涌動,令他產生出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終於,九九八十一錘的最後一錘揮出,濃郁的白光瞬間放大,那不只是唐三的攻擊力,同時還有他自身所釋放的殺神領域。為了能夠降服這御之一族,他可以說是不遺餘力的。

泰坦大喝道:「老犀牛,用武魂。」

牛皋此時也顧不上臉面了,畢竟,和臉面比起來,生命才是更加重要的。原本就寬厚的身體急速膨脹,皮膚瞬間變成了黑色,極其厚重的角質層驟然而出,身上的第一、第二、第三,三個需要魂力最少,釋放速度最快的魂環同時光芒閃爍。真的令牛皋那雄壯的身體變成了一座保壘。

轟----

充分蓄力後的亂披風錘法絕對是可怕的。儘管沒有昊天錘輔助,這疊加了唐三八十一次轟擊魂力的最後一錘,在瞬間爆發出的攻擊力還是令人咋舌。

那一拳爆發的力量宛如龍吟虎嘯一般霸道,那曾經令兩百米瀑布逆流的恐怖力量再次展現,恢宏的魂力驟然吞噬了那雄壯的身體。強橫的爆發力瞬間炸響。

巨響中,牛皋那龐大的身體宛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受到殺神領域的影響,唐三的攻擊力再提升幾分,而牛皋的防禦則降低幾分,此消彼長之下,攻擊效果更加恐怖。

那如同山嶽一般的身體瞬間飛撞,筆直的轟擊在了大廳的牆壁上,出現一個人形缺口。

不得不說,御之一族的建築相當結實,整個大廳雖然一陣劇烈的晃動,可終於還算沒有崩潰。

唐三旋轉的身體已經停了下來。胸前不斷的起伏著,沒有昊天錘地輔助,他這亂披風錘法的威力要減弱了很多。而且也大大的增加了自身的消耗。全部八十一錘竟然令他的魂力急跌近五成之多。

泰坦大步走到唐三背後。一隻手搭上他地肩膀。將魂力向他體內輸入。渾厚地魂力雖然不能為他補充。但卻可以幫他理順氣息。

急促地腳步聲從外面響起。先前牛皋只顧著和泰坦親熱地聊天。甚至都忘記讓下人上茶了。但這邊出現了如此巨大地動靜。整個御之一族都被驚動了。

呼啦啦。外面湧入至少有二十多人。一個個都是那麼雄壯。為首一人相貌與那牛皋有八分相像。只是要年輕許多。一進大廳他就看到了泰坦。

「原來是泰伯伯來了。咦。您來了。我爸怎麼沒在?剛才那響聲是?」壯漢一邊恭敬地想泰坦行禮。一邊有些疑惑地問道。

泰坦看看唐三。臉色變地極為古怪。來人家這裡做客。卻把主人從牆裡轟了出去。他當然不會為牛皋地身體擔憂。如果唐三使用了昊天錘。或許還能真地傷到他。但赤手空拳地話。就算是八十一擊亂披風錘法。也不可能對釋放了武魂地牛皋造成真正傷害。

泰隆在唐三耳邊低聲道:「他叫牛奔。是牛皋爺爺地長子。和我爸也是好朋友。他地天賦要比我爸爸強上不少。魂力修為應該和少主差不多。」

沒等泰坦回答,主人就回來了。破洞處,牛皋灰頭土臉的鑽了進來。身上衣服已是多處破損,武魂收斂了,但那一身灰塵和他那怪異的表情卻令人捧腹。

牛奔和一眾御之一族的族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老牛皋,一個個都愣住了。牛奔甚至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泰坦伯伯,這就是您的不對了。您怎麼才一來就欺負我爸啊!」牛奔強忍著笑意,向泰坦說道。因為他和泰諾之間的關係,再加上泰坦是看著他從小長大地,一直十分親近。所以他也沒有太多顧忌。

泰坦哈哈一笑,道:「誰讓你爸爸非要較勁呢?這不是被我收拾了么?沒事,沒事,我們兩個老傢伙隨便切磋一下而已。你沒看到你伯伯我吃虧的時候呢。你可不能偏向你爸啊!」

牛皋瞪了泰坦一眼,很顯然泰坦是在幫自己掩飾。惱羞成怒之下,這一腔怒火頓時發泄在了兒子身上,「混蛋,誰讓你們進來的?沒看到我和泰坦族長在敘舊么?滾,都給我滾出去。」

牛奔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被牛皋罵的卻一點脾氣也沒有。在御之一族,牛皋就是絕對的權威。這也是為什麼牛奔看到父親吃癟後想笑的原因了。

「好,好,爸您別生氣。我這就滾。你們老哥倆繼續敘----舊----吧。我去給你們準備酒菜。」說完。牛奔趕忙揮揮手。帶著一種御之一族的人退了出去。

泰坦讚歎道:「牛奔這小子比我們家泰諾強多了。越來越會辦事了。還沒繼承你這臭脾氣,不錯。不錯。」

「不錯個屁。」牛皋此時是一臉的不甘。氣沖沖地走了過來,拍打了拍打身上的塵土,雖然不願,但卻不得不面對唐

「小子,你贏了。.shudao.書道首發剛才我用了武魂,第三拳也不用打你了。老夫說話算數。從今以後,我們御之一族與你父親還有你之間,再沒有任何仇恨。」

看著牛皋咬牙切齒的樣子,唐三不禁莞爾,他當然聽得出牛皋話語中並沒有與昊天宗釋懷的意思。但他也不在意。昊天宗雖然是他的宗門,但對於這些附屬宗族確實虧欠太多。那並不是一時半會兒,一場比試就能夠化解的。只能慢慢來。

「是前輩大意了,才讓晚輩取巧。要是正常戰鬥,對手哪有給晚輩蓄力這麼久的可能。」

牛皋哼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