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一百八十七章月黑風高殺人夜

第一百八十七章月黑風高殺人夜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正文第一百八十七章月黑風高殺人夜

一般來說,拍賣會的第一件拍品都會選擇中上等,而且最容易吸引人的物品來進行拍賣。因為這樣可以給整個拍賣會訂個基調,第一件拍品價格高,後面的拍賣物品價格自然也容易抬高。

「三萬。」寧榮榮第一次開口,就足以震懾全場。頓時,拍賣場鴉雀無聲。台上的思迪也陷入了短暫的驚愕之中。他在台上,對於第一排的客人自然能夠看的清楚。而樓高的身形那麼怪異,他又怎麼會認不出呢?而寧榮榮就坐在樓高的另一側。

思迪頓時心領神會,沒有像正常程序那樣故意拖延時間,而是快速的道:「八號貴賓出價三萬金魂幣。三萬金魂幣一次,三萬金魂幣兩次,三萬金魂幣……」正在他準備宣布這塊玄鐵成交之時,突然,一個聲音從後面響起。

「四萬。」

聽到這個聲音,唐三頓時皺了皺眉頭,他根本不需要去看,也聽出了這個人的身份。不是別人,正是昨天滾出去的那位武魂殿庚辛城主殿殿主,主教邁爾斯。

昨天,邁爾斯滾出去之後,嚇得屁滾尿流的跑回了主殿,在他看來,自己恐怕是要倒霉了,被武魂殿長老級別的強者看到自己那樣的一面,懲罰肯定會隨後而來。這種想法令他心驚膽戰的等了整整一天。可卻什麼都沒發生。

邁爾斯的心這才活絡起來,暗暗猜測,看來,長老可能也只是路過而已。或許,長老就是為了與鐵匠協會談兼并的事情呢?既然沒來找自己,說明長老並沒有看責怪的意思。想到這些,他立刻有些會錯意了,今天這拍賣會他本就是準備來參加的。一個是看看長老們還在不在,另一個。也是順便給鐵匠協會找些麻煩,逼迫他們儘快妥協。無論從哪個角度考慮,他也不認為武魂殿的長老會真的站在鐵匠協會那一邊。他唯一沒想到的就是那長老根本就是假的。

淡淡的光芒閃爍,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冰冷地神光,他沒有吭聲,只是向寧榮榮擺了擺手。

寧榮榮有些愕然。但還是依照唐三的意思沒有再加價。

邁爾斯的報價成為了最終價格,四萬金魂幣,雖然這塊玄鐵在唐三眼中遠不止這個價格,可實際上,在鐵匠、鑄造根本不受到重視的斗羅大陸。這個價格已經算得上是天價了。

拍賣繼續。第一件拍品價格雖高。但最後的兩個價格卻有些突兀,不但沒能提升拍賣氣氛,反而有些打壓的感覺。之後地數件拍品都是成品。無非是一些武器之類的,成交價格都不是很高。

到了第五件拍品,才又是一塊稀有金屬。其價值不再玄鐵之下,乃是一塊精金,其價值之高,絲毫不在之前的玄鐵之下。重量也達到了五十公斤的高度。這塊精金的出現。無疑令拍賣會又進入了。

在唐三地示意下,寧榮榮再次出手。當價格飆升到兩萬金魂幣時,邁爾斯討厭的聲音又一次出現了。

「三萬金魂幣。」

低低的議論聲開始在拍賣場內響起,同一個號碼,兩次高價競拍稀有金屬,自然容易引起人的注意。首發

寧榮榮眼中流露出幾分怒意,剛想舉牌。卻又被唐三攔住了。唐三嘴唇嗡動,一縷聲音傳入寧榮榮耳中。他只說了一句話,寧榮榮的情緒很快就穩定下來。這塊精金也就以三萬金魂幣的價格與邁爾斯成交了。

邁爾斯正在暗暗得意,兩次打壓了拍賣會,等拍賣結束之後。他有的是辦法折磨鐵匠協會。譬如,以武魂殿的名義作為擔保分期付款,拿了東西以後,就一直拖延下去,拖延到武魂殿與自己妥協為主。類似地壞主意他早已裝滿了一肚子。

接下來,在幾件重量不是很大,或者不算過於珍貴的金屬上,寧榮榮成功競拍。唐三的意思很明確,只要是珍貴的稀有金屬,一律競拍。進行收購。

寧榮榮也遵照他的意思進行。很快。寧榮榮與邁爾斯。就成為了整個拍賣會上的焦點。成為了競拍成功次數最多的競拍者。

而且,凡是邁爾斯出價地時候。寧榮榮一律保持沉默,根本就不和他爭搶。這令邁爾斯也有些奇怪,不過他也無所謂,他都是專門找價格最高的東西進行競拍的。

終於,輪到最後一件拍品上場了。這次推上來的是一輛小推車,在紅布的覆蓋下,裡面似乎籠罩著兩個人。鐵匠協會地拍賣會當然不可能競拍奴隸,這件拍品立刻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注意。

當拍品擺好後,思迪深吸口氣,他當然也感覺出了今天拍賣會上的異常,但拍賣必須要進行下去,這關係到鐵匠協會的聲譽。

「下面,將競拍的拍品,是今天的最後一件,也是壓軸拍品。我想,我只用一句話就能夠說明它的份量。這其實是兩件單獨的拍品。它們的製造者正是我的老師,鐵匠協會會長,樓高神匠。」

此話一出,頓時全場嘩然。要知道,樓高成為神匠之後,已經很少出作品了。就算製造出來,也不會拿來拍賣。此時竟然出現了兩件樓高地作品,對拍賣熱情地觸動之大可想而知。就連邁爾斯也不禁愣了愣神。誰都知道。樓高的作品是絕對寶物。

思迪眼看場上氣氛已經挑起地差不多了,微微一笑,道:「好,下面我們先拍賣第一件。」一邊說著,他將那個高大一些的人形物品上紅布拉了下來。

那當然不可能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木質的人形架子,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人形架子上所支撐的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