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二百零九章魔鯨海域

第二百零九章魔鯨海域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唐三沒有再侵犯小舞,就那麼摟著她,讓她在自己懷中沉沉的睡去,儘管在她真正陷入睡眠中時,她的靈魂已經重新回到自己體內,但是,這一夜唐三卻依舊感覺到自己是抱著小舞入眠的。這一夜,他睡的很香。外面的寒意絲毫無法影響到他內心的火熱。也同時燃起了他對實力的強烈渴望。只有早日達到九十級,才能復活自己的愛人。

清晨時分,海上瀰漫著一層淡淡的晨霧,船員將準備好的早餐端了上來。暈船的三人神色都好了許多。身體狀態恢復,食慾自然也隨之恢復。

早餐是黑麵包、魚湯再加上一點煙熏三文魚和魚子醬。標準的海上早餐。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唐三他們出了大價錢,這魚子醬用的是黑魚子醬,味道相當鮮美。每一顆飽滿的魚子咬破,都會有一股動人的鮮味兒湧入口中。配上黑麵包,更是極品美味。

早餐準備的不少,但一會兒的工夫就被眾人風捲殘雲般的吃完了。

馬紅俊跳起來,道:「走,去甲板上換換空氣。天氣越來越冷了。要不要我幫你們暖和一下?」

奧斯卡也站起身,吃了早飯,他精神充足了許多,和唐三對了一下眼神,「謝了,胖子。不過我們還沒那麼虛弱。走吧。大家一起去甲板上呼吸新鮮空氣。」

出了艙房,來到甲板上。伴隨著陽光從東方升起,海上的晨霧正在漸漸散去。

船長海德爾帶著幾名船員走了過來,哈哈一笑,道:「各位貴賓,早餐的味道還好么?」

馬紅俊伸出大拇指。道:「相當不錯。尤其是那黑魚子醬,真是鮮美啊!」

海德爾得意的道:「那是當然。這黑魚子醬如果賣到內陸去。可是價比黃金的。不過。更加美妙的感覺還在後面。時間也差不多了。」

就在他說話地同時,馬紅俊腳下突然踉蹌了一下,晃了晃頭,喃喃的道:「怎麼有點暈。」

海德爾微微一笑。道:「暈就對了。誰讓你剛才吃地最多呢?倒也。倒也。」

史萊克七怪除了小舞之外。臉色同時變了。從馬紅俊開始。緊接著是戴沐白、唐三、奧斯卡、寧榮榮、朱竹清。再加上一個白沉香。相繼倒地。惟有小舞還獃獃地站在那裡。

海德爾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就算你們都是魂師又怎麼樣?到了海上。那就是我們地天下。這次不錯。這幾個年輕人不知道是哪家貴族地子弟。掏空他們地魂導器。我們發了。團長一定會大大賞賜我們地。動手。把他們先都捆起來。卸了四肢關節。」

大副碰了碰海德爾。指著小舞道:「怎麼還有一個沒倒下地。我記得剛才她也吃了啊!」

海德爾也冷了一下。看著目光獃滯。有些茫然失措站在那裡地小舞。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就在這時。幽幽地聲音響起。「她沒倒下。那是因為她不會像我們這樣裝。由大喜到大悲地過程豈不是更刺激么?」

伴隨著聲音響起,原本倒地的史萊克七怪眾人一一站起。拍拍身上沾染的些許塵土,在海德爾和一眾水手目瞪口呆的注視下重新站在了他們面前。

「這。這不可能……」海德爾氣急敗壞的大叫,「我的雞鳴五鼓散足以讓人沉睡三天三夜。你們,你們……」

唐三有些憐憫的看著他,連解釋都懶得解釋,對身為唐門宗主地他用毒,這就像魯班門前耍大斧,關公面前弄大刀一樣。就算沒有唐三,只是小奧的解毒小臘腸也能輕鬆的解除那點迷藥。

「其實,第一天出海的時候,我就注意你們了。你們不過是一條海船,但作為船長的你,卻對魂師太了解了。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用了什麼方法來掩飾自己的魂力。但是,魂師和普通人畢竟還是不一樣的。你這些船員,一個個行動矯捷,力量明顯超過普通人。全部由魂師組成的船員,這配備還是令我們相當榮幸的。」

看著唐三那平淡卻似乎比海水更加深邃地眼眸,海德爾憤怒了,「被你們識破了那又怎麼樣?這裡是大海,你們這些陸地上地旱鴨子,就算是魂師,也一樣要死。動手,給我幹掉他們,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

一邊說著,他們再也不需要掩飾,剎那間,以海德爾為首,這八個人同時釋放出了自己地武魂。

一圈圈靚麗的魂環亮起,海德爾這位船長身上足足亮起了五個魂環,他地大副也有四個魂環之多。另外六名魂師,有兩個三環,四個兩環。正如唐三所說的那樣,這八個人全是魂師。海德爾想的很清楚,就算這些年輕人都是魂師又怎麼樣?迷藥不成,動手也絕對能將這些人拿下了。這裡是大海,他們又都是海魂師,先天就有優勢。而眼前這些人,年紀都不過二十歲左右,能有多少成就?了不起是個三環的魂尊。以他自己魂王的級別,完全可以輕鬆的將這些年輕人收拾了。

看著他們一個個釋放魂環那囂張的樣子,唐三若有所思的道:「這些天我仔細觀察過了。如果是魂師的話,有三個人就足以操縱這條船正常行進。多於的人也沒什麼用。」

在他說話的工夫,對方八個人已經都撲了過來,這裡是大海,有豐富的水屬性能量讓他們調動,實在不行,還可以深入海中。當然,那是最後一步。這條船可是價值不菲,不到萬不得已,這些人還是不舍的毀船的。

寧榮榮和奧斯卡笑吟吟的站在那裡,當他們看到這些船員的魂力等級時,就一點動手的打算都沒有了。

動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