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二百一十四章主人要性服務么

第二百一十四章主人要性服務么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吉祥在這時候就擔負起了重要的任務,他主動要求幫助唐三給史萊克七怪眾人喂飯。唐三扶著,他來喂。讓每個人都喝了一碗稀粥。就像當初唐三剛被他救回來時一樣,現在眾人還不適宜吃太多東西。

大家都吃完後,唐三自己也吃了一點,小舞在房間內唯一的一張床上睡了。唐三走到紫珍珠面前。

「想不想吃點東西?我可以暫時先放開你。但請你嘴下留德。我叫唐三,你可以稱呼我的名字。如果你同意的話,就眨一下眼睛。」

聽了唐三的話,紫珍珠果然眨了一下眼睛。

唐三沒有去碰觸紫珍珠的身體,對方畢竟是女人,藍銀皇點出,解開了紫珍珠的麻穴和啞穴。

穴位解開,紫珍珠的身體一軟,險些摔倒在地,支撐住自己的身體,恨恨的瞪視著唐三,「你會妖術么?」

唐三淡然一笑,道:「你應該理解為這是一種技能。」

紫珍珠冷哼一聲,也不再說話,大步走到剩餘的食物面前,也不顧其已經涼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其吃相之難看,足以和以前的馬紅俊相比。怎麼看,她也不像個女人的樣子。看的唐三一陣皺眉。

一會兒的工夫,紫珍珠風捲殘雲一般將剩餘的食物都吃了,看也不看唐三一眼,自己走到角落中坐了下來,閉上眼睛就睡。

唐三嘴角處流露出一絲微笑,看得出,這位團長實在是鬱悶的很。他也沒有開口,目光隱隱掃向外圍,幾名探頭探腦的海盜趕忙隱去身形。他卻彷彿沒有看到似的。就坐在大廳中央閉合雙目,盤膝修鍊。

海風吹拂島上樹木,發出沙沙的聲音,不過現在已經要進入冬季了,森林中已經少有樹葉,不過,海上的溫度總要比內陸高上一些。海洋氣候令這裡並不算太寒冷。

夜色漸深。唐三在靜靜地修鍊。史萊克六怪都沉沉地睡去。這缺了一面牆壁地房間顯得很安靜。

就在這時。靠在角落裡地紫珍珠悄悄地睜開了雙眼。看著唐三。露出一個惡狠狠地眼神。朝著他地方向露出個鬼臉。看了看周圍。悄悄地移動著自己地身體。她移動地距離並不長。只有一米左右。那裡是一張桌子。紫珍珠就直接鑽到桌子下面。抬手在桌子下方輕輕一按。桌下地地板頓時翻轉過來。她整個人頃刻間消失在桌板之下。整個過程竟然沒有發出絲毫聲音。

「不用盯著看了。繼續修鍊吧。」就在紫珍珠離去後幾秒鐘地時間。唐三淡淡地聲音響起。

吉祥睜開雙眼。不解地看著唐三。「老師。您是故意放她走地么?」

唐三淡然一笑。道:「否則。你認為她能夠離開這裡么?我不但放她走。而且很快她就能感覺到。自己地實力又恢復了。半個時辰內。她一定會帶著大量地海盜殺回來。你信不信?」

吉祥看著唐三。眼中儘是疑惑。

唐三微笑道:「我只是要告訴她,不論她怎麼做,也根本無法對我構成威脅。我讓她走就是這個目地。夥伴們養傷至少還要五天以上的時間。我沒工夫整天提防著這些海盜,不如一次讓他們服氣。」

吉祥若有所悟,眨了眨眼睛。向唐三問道:「老師,您的第六魂環真的是十萬年級別的?」

唐三眉頭微皺,但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待會兒,老師讓你看看本門的另一項絕學。你的武魂是針,非常適合這種絕學。」

正像唐三所說地那樣,不到半個時辰,外面就已經熱鬧起來,紫珍珠囂張的聲音在外面響起,「給我團團圍住,一隻蒼蠅都不能放出去。他媽的。這個混蛋。老娘要不讓他喝我兩盆洗腳水,他就不知道我紫珍珠的厲害。」

聽著紫珍珠的聲音。唐三不禁莞爾一笑。卻依舊巋然不動。吉祥一直坐在旁邊靜靜的觀察著唐三,唐三的沉穩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彷彿外面發生什麼,他都不需要有絲毫擔心似的。唐三就像一座可以保護他們所有人地堅實保壘一般。

「唐三,你個王八蛋,你給我出來。媽的,老娘長這麼大,還沒受過這麼大的侮辱。我到要看看,你憑什麼以一個人的力量對抗我們幾千人。老娘也不難為你,你喝兩盆老娘的洗腳水,老娘就放你們走。當然,那小姑娘必須要留給我做老婆。」

此時,紫珍珠的這間房外面已經密密麻麻圍的都是海盜,火把高照,令村子裡燈火通明。幾乎所有的魂師都集中到了內圈,一個個小心翼翼的警惕的看著木屋。

白天和唐三交流過地那名老海盜此時就站在紫珍珠身邊,低聲向紫珍珠道:「團長,那個人並不好對付。我看,還是算了吧。反正他們也只是要在咱們這裡休息休息就離去了。既然您已經脫險了,他又沒做過什麼真正危害咱們紫珍珠海盜團地事,還是不要過多樹敵的好。」

「放屁。」紫珍珠因為憤怒,極為豐滿地胸脯有力的起伏著,「老娘什麼時候受過這樣地氣,我說讓他喝兩盆洗腳水,就一定要讓他喝。唐三,你個王八蛋,你給我滾出來。」

正在這時,優雅的聲音從房間中傳出,「紫珍珠,你沒聽過那句話么?天做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紫珍珠愣了一下,「都他媽的這個時候了,你還和老娘拽文。小子,你給我聽著。我可以不為難你那些夥伴。但你今天做的事必須要給老娘一個交代。我們這裡有幾千人,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你。」

遠遠的,透過破掉的牆壁她能夠看到房間內的情景,唐三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