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二百一十九章海神九考三叉戟烙印

第二百一十九章海神九考三叉戟烙印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在此之前,唐三也曾經見過金色的魂力,最有代表性的無疑就是千仞雪的六翼天使武魂。但是,眼前這一道金光和以往他所見到的任何金色都截然不同。這是充滿了威嚴和恢宏的王道之光。當它出現的那一瞬間,整座海神島上,不論是七聖柱、森林、丘陵,還是海中海,在這一刻已經完全被渲染成了金色。甚至所有的海魂師身上,史萊克七怪和白沉香身上,也都渲染上了那層特殊的金光。

而這道金光的終點卻只有一個,那就是站在海馬聖柱下,略微有些茫然的唐三。

如此恢宏浩大的場面,不亞於大自然的威嚴,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么?這是此時唐三心中思考的問題。

那金色光柱帶給他一種很奇異的感覺,彷彿體內有什麼東西被觸動了似的,緊接著,接連九片正方形的金色光幕憑空而至,出現在他面前。第一片光幕上的光芒最為閃亮,其他八面都顯得有些暗淡。沒等唐三多做思考,這些光幕已經宛如一顆顆金色流星一般直接飄入他眉心之中。

頓時,巨大的信息量直接灌入腦海之中,而這些信息由偏偏模糊不清,其中只有一股能夠辨識清楚。唐三明白,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朱竹清和戴沐白坐下思索的原因。

腦海中被那龐大的金色所充滿,緊接著,唐三感受到一種醍醐灌頂般的特殊能量波動,全身上下,彷彿都浸泡在清涼的液體之中,說不出的舒服。潛移默化中,唐三隱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這道金光之中發生了什麼細微的改變。究竟是什麼他說不清,但那種感覺很神奇,就像是理順了他身體的機能一般,說不出的舒服。

不自覺的張口吐出一口濁氣。這似乎就是金光將體內所有雜質逼迫而出地濁氣。

金光漸漸淡化,首先是從空中和海中海處漸漸淡化。然後是四面八方的淡化。唐三地身體,就是這全部金光最後的終點。而那所有金光最後收斂的地方,就是他額頭正中。在那裡,留下的並不是一個星狀痕迹,而是一個金色的三叉戟標記。淡淡的金色三叉戟,帶給唐三地。是一種充滿威嚴的高貴。儘管他只是站在那裡,那三叉戟卻帶著一種俯視蒼生的感覺。

緩緩睜開雙眼,唐三那原本澄藍色地眸光看上去更加澄澈了。抬起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平滑的額頭,唐三向完全獃滯,宛如雕塑一般的海馬斗羅問道:「前輩,紅色是頂級考核,那這金色又是什麼考核?我好想需要完成九樣考核才算通過。」

海馬斗羅用力晃了晃頭,再仔細看向唐三,他看到的,依舊是那閃爍著燦爛金光的三叉戟烙印。沒錯,這不是在做夢。

「我也不知道。」這五個字從海馬斗羅口中吐出似乎十分艱難。

唐三疑惑地看著海馬斗羅。道:「那她呢?為什麼她會出現頂級一考地情況?」唐三摟過小舞。伴隨著他身上金光地消失。之前環繞在小舞身體周圍地紅光也已經悄然不見了。只剩下那一顆圓圓地紅點。

海馬斗羅深深地注視著唐三。「頂級一考為什麼會出現。我同樣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她所要面臨地這一考是什麼。雖然只有一考。但卻絕對當得起頂級考核地難度。因為。她地考驗就是跟隨在你身邊。完成九考。」

聽了海馬斗羅地話。唐三不禁一愣。他想不到海神考驗居然還會出現這樣地情況。但海馬斗羅地話也無意令他地情緒放鬆了許多。只要能夠讓他幫助小舞。他也就放心了。總比小舞自己要面臨什麼考驗好地多。

「好漂亮地三叉戟。三哥。你更帥了。」寧榮榮忍不住讚歎道。

唐三看不到自己地容貌。「三叉戟?你說我額頭出現地烙印和你們不一樣么?」

寧榮榮點了點頭。道:「不一樣地。你額頭上是一個金色地三叉戟。很漂亮。看上去特別高貴。」

唐三不禁有些無語了,抱著半分希望,他再次問向海馬斗羅,「前輩,您再仔細想想,剛才的金光代表的究竟是什麼?我要面臨是頂級九考?」

海馬斗羅剛想說話,一個悠然的聲音卻從遠方傳來,這聲音彷彿來自天界,優美動聽宛如來自天界一般,但又充滿了慈和的味道。

「不用難為他了。從海神島出現到現在,這種情況也還是第一次出現。你所要承受的,並不是頂級九考。而是海神九考。」

聲音由遠而近,當最後一個字傳入史萊克七怪耳中時,遠處,一個紅色的光點緩緩放大,眾人只是覺得空間似乎略微扭曲了一下,下一刻,海馬聖柱前就已經多了一個人。

她的身高看上去與小舞差不多,全身都籠罩在一層鮮紅色的長袍內,海藍色的長髮披散在身後,雖然沒有小舞那麼長,但散開後也接近垂至地面。柔美的容顏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歲左右,她的美更多是來源於氣質,高貴、優雅還有和煦的溫潤。在她右手之中,握著一柄長達三米的權杖,權杖是金色的,就像剛才天際出現的那種金。通體雕刻著魔紋,杖首處是宛如長矛一般的菱形凸起。那長矛尖端下方五寸處,鑲嵌著一顆菱形的金色寶石。

如果只是看容貌,她絕對是不可多得的美女,而她的氣質確實任何人也無法相比的。哪怕是唐三曾經見過的教皇比比東,在氣質上也要遜色於她。

最令人驚訝的,還是她那雙眼睛,澄澈的藍眸比大海更加深邃,其中慈和的滄桑卻彷彿經歷了恆古歲月。這雙眼眸,又豈是三十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