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二百二十四章十萬年唐三的第七魂環求月票

第二百二十四章十萬年唐三的第七魂環求月票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波賽西艱難的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她的心,不受控制的牽動了幾下。回過身,看向那高高聳立在神山山頂的海神殿,她用一種奇特的聲音自語道:「他,成功了。」

紅色的身影騰空而起,誰也沒有看到,此時,在波賽西眼角處,低落了一顆晶瑩如珍珠般的水滴。

史萊克七怪都沒有去驚動唐三,唐三也就是那麼盤膝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彷彿變成了恆古久遠的化石一般。而此時的他,全身已經被血色所浸滿。整個人就像是一座血紅色的雕像。

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朱竹清、寧榮榮,五人的目光在這一刻被一一點亮。唐三承受神賜魂環的過程,感染了他們每一個人。甚至沒有人說話。寧榮榮拉起小舞,六個人一起走上了通往海神殿的階梯。直接攀登到第二十五級處才坐了下來。唐三的極限已經突破,而他們的極限又在哪裡呢?哪怕是白沉香,也直接走上了第十級台階才坐下。

神山腳下,一切又恢復了平靜。努力修鍊的六個人,被動承受壓力的小舞,還有那化為血色雕像,一動不動的唐三。

唐三這一坐,就是整整一百天的時間。一個月,他始終一動不動。身上鮮紅色的血液也變成了紫黑色,結成了一層硬痂在皮膚表面。如果不是能過感覺到他那微弱而穩定的心跳,以及海神斗羅波賽西臨走時說的那句話,恐怕眾人都會以為此時地唐三已經永遠成為了雕像。

一百天。一動不動的一百天。就在最後一天來臨之際,撕裂般的破碎聲驚醒了正在修鍊的眾人。

一道道裂痕,開始出現在唐三身上的硬痂上,那撕裂般的破碎聲正是由此而來。

七道身影飛騰而起,此時此刻,他們再也顧不得修鍊,一百天的苦苦等候,他們所等待的人終於有了動靜。

破碎處越來越多。漸漸地,那一塊塊紫黑色的硬痂開始脫落,露出了裡面閃爍著淡淡藍金色的肌膚。令眾人有些吃驚的是,在這脫落地過程中。就連唐三的頭髮也一同脫落了,那與硬痂凝結在一起的頭髮也隨之落去。

「嗯----」輕哼聲響起,唐三已經裸露出來的皮膚上開始泛起一層淡淡的藍金色,緊接著,藍金色變得越來越明顯起來。光芒向外擴散。每一道藍金色地光彩似乎都在驅逐著身上的污穢。

啪地一聲。在這一剎那。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唐三身上剩餘地穢物在一瞬間全部彈起。露出了他那近乎完美地身材。強烈地藍金色光彩彷彿令他化為了另一個太陽。足以與空中烈日相比地另一個太陽。在那刺目地光芒和劇烈地能量波動下。眾人紛紛後退。

就在那藍金色地光芒之中。端坐於地地身影緩緩站起。雙臂有力地向身體兩旁伸展開來。只聽他身上傳來一陣鏗鏘地骨骼爆鳴聲。沒錯。就是鏗鏘地。似乎整個人都在向外伸展一般。

當他地身體伸展到極限時。驟然間。一聲宛如龍吟般地清越長嘯破空而出。史萊克六怪只覺得身體周圍在這長嘯聲中瞬間變成了藍金色地海洋。下一刻。他們吃驚地發現。眼前地環形海和神山都消失了。他們竟然站在一片茂密地大森林中。而這片森林內。所有地植物竟然都是藍金色地。

地面上。是一層厚厚地藍銀皇輕輕擺動。周圍地植物都像是用藍寶石雕琢後沐浴在金色地陽光中。充滿了夢幻般地色彩。

沒等他們反映過來。突然。周圍景物一邊。原本地光明和無限地生命氣息毫無預兆地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極度地冰冷和一片白蒙蒙地世界。無數肅殺地氣息宛如利刃一般在他們身體周圍游弋。令他們有種身體隨時會被撕碎地感覺。

最為恐怖地是發自內心地顫慄。恐懼地感覺幾乎一瞬間就令他們彷彿被一種特殊地能量徹底壓抑一般。哪怕是舉手投足都極為困難。如果不是長時間在海神之光中承受壓力。這在充滿殺機地世界中產生地極度恐懼彷彿就要令他們瘋狂一般。

幸好,這種恐怖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就在眾人感到自己的心臟彷彿都要爆裂的時候,周身一輕,那宛如修羅地獄一般的氣息瞬間消失。周圍又變回了他們熟悉的場景。還是那海神山腳下,面前也還是那清澈的環形海。

如釋重負的感覺令每個人的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眼露駭然之色下意識的後退。反倒是小舞依舊茫然的站在那裡,什麼事也沒有。沒有靈魂的她,似乎並沒有感受到剛才那令人驚恐的龐大壓力。

而實際上,她之所以沒有蒞臨先前那痛苦之境,並非是因為沒有靈魂之故,剛才那恐怖的景象也絕非單純的精神攻擊。小舞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主要是因為她的靈魂就在發動先前那恐怖景象之人的本體之內。氣機相親所致,自然不會對她產生任何傷害。

藍金色光芒漸漸收斂,眾人勉強定神,能夠看到那光芒之中人影閃動。很快,所有的光芒完全沒入那一個人的體內,露出了本相。

眾人大大的鬆了口氣,看著那顯現出的身影神色都變得古怪起來,笑容悄然浮現。

站在那裡的唐三,身上已經罩上了一件乾淨的長袍,遮蓋住了自己的身體,並沒有像馬紅俊在獲得魂環後赤身,先前在光芒掩蓋中的人影閃動,其實就是他在穿衣服。

不過,此時的他看上去甚至比當初的馬紅俊更加可笑。光滑地頭上沒有一根毛髮,甚至能夠反射陽光。就連眉毛也沒剩下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