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三十三集七怪真身第二百二十五章穿越海神之光

第三十三集七怪真身第二百二十五章穿越海神之光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半年後,海神山腳下。

史萊克七怪整齊的站了一排,靜靜的看著正在通往海神殿那階梯上艱難上行的白色身影。

今天,是他們所要經過的海神考驗第一關的最後一天。他們沒有給自己留任何退路,通關的機會只有一次。不論是唐三,還是他的夥伴們,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能夠百分之百的完成這次考研。因此,他們才必須要破釜沉舟的發動這最後的衝擊。只有在沒有後路的情況下,才能最大程度的即發出他們自身的潛力。

一年的時間過去了,史萊克七怪的精神面貌都有了極大的改善,每個人的眼神中,都多了來這裡之前未曾有過的堅定。

承受著巨大壓力,一直修鍊到現在,令他們不論是身體、魂力還是毅力,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就在一個月前,戴沐白也終於完成了質變的過程,在神賜魂環的幫助下,突破了七十級的瓶頸,達到了和唐三一樣的魂聖境界。而其他人也都有著不同程度的提升。

史萊克七怪目前的魂力等級是:

邪眸白虎戴沐白,七十一級強攻系戰魂聖。

大香腸叔叔奧斯卡,六十八級食物系器魂帝。

千手修羅唐三,七十六級控制系戰魂聖。

邪火鳳凰馬紅俊,六十八級強攻系戰魂帝。

柔骨魅兔小舞。魂力不詳。身體抗性大幅提升。

七寶琉璃寧榮榮。六十九級輔助系器魂帝。

幽冥靈貓朱竹清。六十九級敏攻系戰魂帝。

一年在海神之光中地苦修。令他們每個人都大幅度地成長。魂力提升至少也在七級以上。這在他們這個等級地修鍊中。幾乎是不可能完成地任務。

同時。這一年他們也付出了巨大地努力。幾乎是不眠不休地修鍊著。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沒能完成既定地目標。除了唐三和戴沐白以外。其他人還是沒能突破七十級。達到質地飛躍。不過。就算如此。他們也相信自己。絕對有完成這第一考驗地能力。

此時此刻。攀登在階梯上地。正是白沉香。在史萊克七怪正式開始衝擊第一考驗之前。白沉香在檢驗著她地進步程度。

儘管她早就達到了五十級魂力的程度。但卻因為沒有魂環的緣故沒能繼續提升魂力。但這些日子以來地苦修,也令白沉香的身體抗壓能力有了長足的進步。唐三相信,一旦她獲得了屬於自己的第五魂環,那麼,她的魂力還會有一個跳躍性地成長。至於能夠提升到什麼級別,卻是他也猜不到的。但唐三可以肯定的是,在過去的一年中,白沉香默默的努力,一點也不比他們七個人少。或者說。在史萊克七怪的影響下,白沉香對於修鍊已經有了全新的理解。她再也不是以前敏之一族的那個千金大小姐了。

「胖子。你說香香能夠攀登到什麼位置?」奧斯卡碰了碰身邊正全神貫注的注視著白沉香地馬紅俊。

馬紅俊搖了搖頭,道:「不好說。我也從未看到過她傾盡全力的去攀登。不過。我相信她這一年來地收穫絕對不小。不只是身體上和魂力的改善。更重要地是對心的鍛煉。有了海神之光中這一年地經歷,不論是她還是我們。在面對困難時的態度都和以前不一樣了。不會畏懼,不會退縮。只會去征服。」

聽了胖子地話,奧斯卡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似的,吃驚的看著他,「沒想到啊!胖子,你什麼時候說話也變得這麼有哲理了?」

馬紅俊的目光依舊沒有離開攀登中的白沉香,哼了一聲,道:「不要崇拜哥,哥只是個傳說。」

「傳說你一臉。香香差不多到瓶頸了。」

果然,此時白沉香已經攀登到了五十七級台階的位置,這是她以前從未打到過的高度。她的攀登沒有任何人的輔助,完全是憑藉著自己的能力。身體在顫抖中前進。每踏出一步,都已經變得極其困難。

但此時的白沉香卻沒有一點放棄的意思,咬緊牙根,身形微斜,體內的魂力極限的運轉,釋放武魂後出現的雙翼在背後收起,儘可能的減少自己攀登時的阻力。繼續向上。

五十八、五十九、六十。三級台階的攀登,竟然足足用去了一炷香的時間。圍繞在白沉香身邊的,已經不只是那金蒙蒙的光芒,還有濃濃的水霧。那是她自身蒸騰而出的汗水所致。

這是最後的衝擊機會了,白沉香絕不願意輕易放棄,但是,她的身體已經達到了極限,就在六十級的台階處,她一次次抬起腿,又一次次放下。

不,我一定還能再前進,哪怕是一步也好。白沉香在心中拚命的吶喊著。

她沒有史萊克七怪那樣變態的天分,但是,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和他們在一起,白沉香的心也充分收到了七怪的感染,尤其是唐三在承受神賜魂環考驗時那種永不放棄的精神,深深的觸動了她。令她深刻的明白,想要成為一名真正強大的魂師,後天的努力有多麼重要。

六十到六十一,只是短短的一級台階,但對於白沉香來說,卻是心的突破。她的實力不夠,但她卻絕不會放棄。下方看著她的馬紅俊雙拳已經不自覺的握緊,香香,加油,你行的,你一定行的。

第九次,白沉香抬起了自己的右腿,這一次,她沒有再放下,而是艱難的向前邁進。似乎有無數的力量在後面拉扯著她似的,哪怕只是前進一分,都是那樣的困難。

淡淡的血色開始出現在白沉香那潔白地衣服上,那是在巨大壓力作用下,從毛孔中滲出的血液。可見她透支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