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二百四十三章再現小舞獻祭的時刻

第二百四十三章再現小舞獻祭的時刻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就在海矛斗羅黃金長矛刺出,所有一切似乎都在按照t的時候,突然間,一種莫名的恐懼瞬間襲上心頭。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正面而來的那甚至令他都認為沒有蓄力情況下無法抵擋的攻擊突然毫無預兆的消失了。而就在這時,一個沒有絲毫氣勢迸發的黃金殺字卻從側面印上了他那身矛合一的黃金長矛之上。

岸邊,唐三眼中終於流露出了一絲笑容,淡淡的道:「進入對手未知屬性的領域內作戰是你在這整場戰鬥中最大的敗筆。」

「進入對手未知屬性的領域內作戰是你在這整場戰鬥中最大的敗筆。」

很顯然,他這句話是針對海矛斗羅的。就在海矛斗羅闖入寧榮榮幻之空間的同時,唐三的精神力也飛速的跟進,並且最大程度的感受著他的能量變化。沒錯,海矛斗羅判斷的很正確,唐三雖然能夠通過精神力判斷他的動向,但卻不可能判斷出他的魂骨技能。但是,當海矛斗羅發動一次攻擊後就毫不猶豫的選擇在聖柱旁分離本體的時候,唐三卻猜到了他必定有所圖謀。

看上去,他似乎是打算用聖柱做掩護來分離本體,可是,以他封號斗羅的實力,顯然還遠遠未到堅持不住武魂真身的程度,而且這樣做的危險性是極大的。但海矛斗羅也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他本身正處於寧榮榮的幻之空間內。

幻之空間雖然不是先天領域,不能與唐三的兩大領域相比,但作為魂骨領域,它的作用怎麼也不可能只是讓對手的精神力無法探測這麼簡單。幻之空間的技能只有一個,那就是迷惑。海矛斗羅正是在這個領域的作用下出現了極其失敗的判斷。

戴沐白那一擊的威壓是沒錯的。確實是真正攻擊帶來的壓力,但是,那威壓卻在幻之空間領域的作用下變換了一下方位。相當於是將戴沐白攻擊中的壓力與實際攻擊力分開了。壓力和氣息從一個方向傳來,而實際的攻擊力卻從另一個方向傳來。而因為壓力傳來的方向正好是在海矛斗羅與海之矛聖柱的方向,完全符合對手之前所展現出的陰險,海之矛斗羅才沒有任何懷疑。這所有的一切都在唐三的掌控之中。不論你有什麼手段,只要作用不在戴沐白身上,又能有什麼用呢?而戴沐白從側面發動一擊,在完全沒能防禦的情況下硬生生的承受,恐怕換了海神斗羅波賽西都要受創。

因為,就在發動攻擊之前,唐三傳入戴沐白耳中的指揮是:亢奮粉紅腸、超越極限墨綠腸、堅挺金蒼蠅,全部服用。武魂真身配白虎破滅殺。再加上寧榮榮的全面輔助,攻擊力可想而知。

如非這樣,海矛斗羅又怎會感覺戴沐白的攻擊力不遜於他的第八魂技?要知道,他可是類似於純攻擊型魂師的存在啊!

轟——

破碎的金光從幻之空間內爆發出來,也就在這一刻,幻之空間緩緩散去。寧榮榮這個領域畢竟不是天賦領域,又轉移了戴沐白那麼龐大的威勢,效果成功後也終於無法再維持下去。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目的已經達到。

戴沐白和寧榮榮水淋淋地站在海之矛聖柱台上。就在他們對面。已經人矛分離地海矛斗羅正在大口大口地喘息著。依靠著手上那已經出現了一層裂紋地黃金長矛才勉強支撐著自己地身體不倒下去。但他身前地衣襟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唐三在岸邊說地那句話他也聽到了。艱難地將頭轉向唐三地方向。「是你?」

唐三點了點頭。恭敬地道:「前輩實力確實強大。如果是正面對戰。沐白和榮榮聯手也絕非前輩對手。前輩擁有著無與倫比地強大攻擊力。雖然這一戰前輩敗了。但卻是敗在我們四人聯手之下。

奧斯卡雖然沒出手。但他那三根香腸對戴沐白地進一步增幅。令那一擊白虎破滅殺地威力幾乎再次暴增一倍攻擊力。否則。身矛合一地海矛斗羅又怎麼會那麼容易被擊潰。

海矛斗羅無法抑制地大口大口喘息著。每喘息一次。都會有鮮血從嘴角溢出。顯然是身受重創。看著唐三。他不甘地問道:「為什麼?為什麼你能預知我地所有攻擊手段?」剛才這一戰。被牽著鼻子走地感覺可以說令他終生難忘。

唐三淡然一笑,「我是一名控制系魂師。至於為什麼,您很快就會明白的。」

就在這時,寧榮榮與戴沐白眉心處都出現了變化,破碎的黑光融入戴沐白額頭之中,而寧榮榮額頭處紅色七芒星噴出一道紅光照射在戴沐白身上,然後再迴轉本體之內。得到了第五考完成度提升到百分之五十的提示。

虎嘯聲暢快的從戴沐白口中爆發而出,雖然這一戰他與寧榮榮藉助了唐三和奧斯卡的能力,但真正面對海矛斗羅的還是他們二人而已,而且他們面對的也是完全狀態的海矛斗羅。作為七位聖柱守護斗羅中攻擊力最強悍的一位,他給予的獎勵也絕不吝嗇。戴沐白的魂力沒有像奧斯卡那樣只是提升半級,而是完整的一級。這樣一來,也真正幫他提升到了八十級的程度。難怪他會如此興奮的發出長嘯了。

海矛斗羅這才感覺到自己輸的似乎也不算太冤枉,從武魂本身角度來看,他的海之矛並不次於戴沐白的白虎。但誰想到這個擁有白虎武魂看上去是魂聖的傢伙竟然已經到了即將突破八十級的程度。這一戰,固然是輸給了對方的控制,但同樣也是輸給了自己的輕敵。如果一上來就發動強攻,或許局面就會是另外一個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