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二百五十九章殺戮之王曾祖

第二百五十九章殺戮之王曾祖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己竭盡全力的一擊,就那麼被對手的舉火撩天輕易擊t7手身上產生的變化,卻只是膝蓋以下陷入地面之中。那巨大的深坑是三叉戟與長劍碰撞時產生的爆炸性能量,同時也是唐三和殺戮之王卸掉對手能量衝擊時所產生的力量所致。

僅僅是一次碰撞,唐三就已經徹底潰敗,甚至連海神三叉戟都被震飛脫手。自從幼年還是修鍊魂力到現在,唐三還從未經歷過如此慘敗。哪怕是當年小舞為了救他獻祭時,也是被眾多人圍攻所致。可眼前的殺戮之王卻只有一個人,而且竟然還擊潰了他的神器。

唐三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為什麼先前完全在自己計算之內的殺戮之王,在受到海神之光的籠罩後,居然會變的如此強大,強大到了自己根本無法抗衡的程度。

強大的不只是他的魂力,還有他手中那柄劍。因為唐三相信,就算是海神斗羅波賽西面對自己先前那全力以赴的攻擊時也決不可能抵擋的這麼輕鬆。而眼前的殺戮之王實力不但絲毫不遜色于波賽西,而且,他手中那柄劍似乎也並不遜色於自己的海神三叉戟。所以自己才會敗的如此之慘。

不過,雖然身受重創,但唐三卻有種感覺,先前對手明明能夠帶給自己更強的衝擊,可到後面,殺戮之王卻似乎收力了,沒有讓他那劍鋒上最鋒銳的能量切入自己的身體。否則,現在的自己恐怕已經被斬殺了。

一向將戰鬥計算的巨細無遺的唐三此時腦海中卻已是一片混亂,身體的痛楚他能忍受,但那種發自內心的挫敗感,以及無法抗衡的感覺卻令他極其痛苦。他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哪怕在遇到強大的對手時,也是信心十足的想盡辦法與對方周旋。可是,殺戮之王突然暴增的實力,以及眼前的局面卻令他心中一陣絕望。

後悔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唐三現在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如何在自己被殺後保住小舞。或許,能有什麼辦法在自己被殺死的同時幫助小舞在如意百寶囊中完成復活的過程,畢竟,自己真正的實力早已經到了封號斗羅境界。

正在唐三思緒紊亂的同時,殺戮之王的聲音卻響了起來,「這是海神的力量,為什麼海神三叉戟會在你手中?你認識波賽西么?」

他的聲音和先前相比有了很大的變化,沒有了尖銳和邪異,變得蒼老而厚重,根本不像是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到像是一位威嚴的長者。

嗯?唐三畢竟是聰明人,雖然受到的打擊巨大,但聽到殺戮之王聲音的變化,原本絕望的心中希望重燃。魂力釋放,推動著自己的身體從周圍的土石中掙脫出來。腳踏深坑時因為用力引發傷勢,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但他還是立刻就挺直了自己的搖桿,父親曾經的教導無論何時他也不會忘記。

殺戮之王確實和以前不一樣了,雖然全身依舊釋放著血色光彩,但他的雙眼卻變得格外清明,深邃的目光凝望著唐三,眼神中流露著思索和一些複雜的情緒。感覺上,就像是大夢方醒一般。

「你也認識波賽西前輩?」唐三面露疑惑地問道。他並沒有絲毫逃跑地打算。眼前這個人地實力絲毫不在波賽西之下。而且他手中那柄重劍更是波賽西所沒有地強大武器。哪怕是瀚海護身罩地隱身效果也決不可能從他面前逃遁。

殺戮之王眼中閃過一道濃濃地悲哀。「多少年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她還好么?」

唐三淡淡地道:「我也不知道該說她好還是不好。你究竟是誰?」

「我是誰?我是誰?哈哈哈哈哈……」殺戮之王突然仰天大笑。但在大笑聲中。他地表情卻是極其痛苦地。兩行血淚順著眼角處流淌而出。

「我贏了?還是輸了?所有地一切對我來說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我錯了?我對了?幾十年如一夢。我卻落下了如此罪孽。修羅。好一個修羅。我終究還是沒能通過你地考驗。這並不是什麼錯與對。或許是時與運。」

狂躁地能量波動令周圍地一切都在顫抖。殺戮之王手中地重劍也不斷溢出一片片血光。

唐三隻是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他,隱約中他明白,眼前的殺戮之王與之前那完全血色的殺戮之王有了很大的不同。似乎,現在的他才是本來的他。但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卻是他猜不到的。

良久,殺戮之王的情緒才漸漸平靜下來,血淚停止流淌,目光也重新變得凝練起來。

「看你手持海神三叉戟,又擁有海神之光這樣的能力,你應該是海神選中的人吧。」

唐三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點了點頭。

殺戮之王淡淡的道:「可惜,你還並不是真正的海神,否則,剛才敗的就是我了。人成神,這艱難的一步我邁了數十年,卻依舊沒能完全邁過去,也永遠不可能邁過去了。年輕人,謝謝你。」

「謝我?」唐三有些不解的看著殺戮之王。

殺戮之王淡淡的道:「如果不是你的海神之光,我的本性也不可能清醒過來。會一直在那邪惡的血色中迷失自我,被惡念所掌控。是你的海神之光讓我從那囚籠中掙脫出來,並且成就了這半神之體。雖然這一切都已經晚了,不過,能夠感受到神級的力量,我這一生的夙願也算是了結了一半。」

一邊說著,他手中紅光收斂,那柄重劍已經化為絲絲血色融入他的手掌之中漸漸消失不見。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前後為什麼有這麼巨大的變化。是你將我從那之中拯救出來,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