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二百六十九章重返昊天宗

第二百六十九章重返昊天宗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初,唐三將神匠樓高和大量珍貴金屬送到昊天宗的時t的配方也留在了那裡。他早就做過實驗,炸藥在這個世界完全能夠配出來。因此,神匠樓高不只是要製作暴雨梨花針,同時也要製作唐門最強大的暗器佛怒唐蓮。這在唐三前世中傾力研究的恐怖武器。

相對來說,製造佛怒唐蓮的工藝比製造暴雨梨花針更難,因為炸藥的調配以及本體的鑄造都非常困難。但是,唐三畢竟有過製造佛怒唐蓮的經驗,因此,他留給樓高的圖紙就要精準的多,精確到了每一個細節。所以,從樓高的角度來看,反而是製造暴雨梨花針要困難一些。

五年的時間過去了,唐三也不敢肯定現在樓高能否製造出這兩件絕世暗器。但想來有大伯的輔助,鍛造應該沒什麼問題。

昊天宗位於天斗城以東三百里外,遠遠的,唐三一家四口已經看到了那小山村中升起的炊煙。

唐昊當初雖然給了唐三這裡的地圖,可那地圖卻是唐三的姑姑唐月華給他的,他自己並沒有來過這裡。眼看著眼前這破落的小山村,唐昊的眼神中明顯閃過一道冷光。

曾幾何時,昊天宗還是天下第一宗門,此時卻落得如此下場,甚至要用這麼一個破落的山村作為外面的門戶。作為昊天宗曾經最強的封號斗羅,唐昊此時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過,他握緊的左拳卻被一雙柔軟的手抓住了,唐昊扭頭看去,只見妻子正在溫柔的注視著自己,阿銀輕聲道:「別想得太多了。你們父子倆既然回來了,昊天宗一定會重現輝煌。」

看著妻子,唐昊臉上的冷硬頓時柔和了許多,反握住阿銀的手,點了點頭。「放心吧,我沒事。只是離開了宗門這麼多年,終於回來,心中有些悵然。」

唐三看著父親殘缺的身體,忍不住道:「爸,昊天宗要是不肯容納我們,等拿回您的魂骨,我們走就是了。」

唐昊臉色一板,沉聲道:「住口。小三,你要記住,不論宗門對我們如何,我們都是宗門中的一份子,我們用的武魂都是宗門傳承的昊天錘。不論何時,你都是昊天宗的子弟。」

儘管唐昊只剩一臂一腿,但發起怒來,威嚴依舊。

「是。」唐三趕忙答應一聲。不過。在他心中。對於昊天宗卻是一點好感也沒有。遙望山村後地山峰。心中暗想。如果一切順利也就罷了。要是宗門那些長老們膽敢對父親不利。就別怪自己不留情面。

正在這時。唐三突然看到母親看過來地目光。在母親眼眸中他看到了支持之色。

唐昊為了回報宗門之恩。自斷兩肢。昊天宗多年以來甚至從未給過唐昊任何支持。這讓阿銀不僅是對昊天宗沒好感。甚至還帶有強烈地憎惡。自然是支持兒子地。

有了母親地支持。唐三頓時寬心大放。不論父親對宗門地感情如何執著。母親在他心中地地位肯定是更高地。到了關鍵時刻。母親地話一定會起到關鍵作用。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村口。村落前。幾名村夫頓時看到了他們地存在。雖然唐三曾經來過。但這村子裡只是昊天宗外圍弟子。見過他地人並不多。眼看四人走來。頓時有人上來攔住他們。

「請離開這裡。我們這裡不歡迎外來者。」一名村民冷淡地說道。

唐三眉頭微皺,「連話都和上次一樣,一點創意都沒有。」一邊說著,他直接釋放出了自己的昊天錘。

黑光尚未出現,宛如烏雲蓋頂一般的壓力已經從唐三左手處澎湃而出。現在的昊天錘可不是當初那沒有魂環的昊天錘了。巨大的錘身看上去比黝黑的海神三叉戟還要威猛幾分,錘頭體積足足比以前增大了一倍。錘柄長度也延伸到了近兩米,現在的昊天錘,再不是鑄造錘的模樣,而是一柄貨真價實的戰錘。

黑色的錘身上暗金紋路流轉,尤其是銘刻的殺神領域,還帶給它一層血色光暈。霸氣中隱含著強橫的殺氣,如同實質一般擴散開來。

一紅,兩黑,三個魂環整齊的排列在昊天錘上,光芒內蘊,但卻充滿了無形的壓迫力。

那幾名攔在前方的村名同時臉色大變,慌不迭的後退,一直退到村口處才勉強站穩,注視著唐三手中的昊天錘,他們已經驚駭的說不出話來。

唐三淡淡的道:「速去宗門稟報,就說唐昊、唐三父子,攜眷屬歸來。」

幾名村民對望一眼,趕忙朝村子裡跑去。

此時,唐昊若有所思的在想著什麼,眉頭緊皺,阿銀則一臉淡然的站在他身邊,挽著他的獨臂。不時看看兒子,每當她看到自己那高大英俊的兒子時,眼中就不禁流露出滿足的笑容,得子如此,夫復何求。

昊天宗在這前哨小村中總會留有宗門弟子的,那些村民因為太過於吃驚唐三手中的昊天錘,甚至都忘記了引他們先入村。時間不長,一個人已經在村民的簇擁下走了出來。

這人穿著熟悉的灰衣裝束,倒是熟人,當初唐三第一次來昊天宗的時候,就是他與唐龍一起來迎接的自己,唐三還記得,這名年紀比自己要大上幾歲的三代弟子名叫唐玉。

唐玉看到唐三,明顯鬆了口氣,「真是你啊!我還以為那些外門弟子唬我呢。你好,唐三,歡迎回來。怎麼我剛聽他們說,二叔也跟你一起回來了?」

唐三眼神一黯,唐玉分明看到了父親,只不過,卻並沒有認出身體殘缺的父親,這不禁令他心中對昊天宗的怨氣更增幾分。沉聲道:「我父在此。」

唐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