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二百七十三章唐家軍九十三級帝師

第二百七十三章唐家軍九十三級帝師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崩陛下是在三年前雪夜大帝病逝後繼位的,這幾圖治,對我們唐門也十分照顧。宗門目前有弟子總數達到兩千三百人,其中,除了我們原本四宗弟子之外,都是由史萊克學院培養後送來的精銳弟子,全部經過大師的篩選。在帝國的支持下,我們生產出了大批量以諸葛神弩為主的暗器,為天斗帝國裝備了一支萬人精銳軍隊。雪崩陛下親自為這支軍隊名為唐家軍,這次出征,由爺爺暫代這一軍統帥,就等您正式接任了。」

泰諾將唐三最急於知道的情況用簡短的話語說了一遍,聽了他的話,唐三點了點頭,「看來,雪崩多年的隱忍果然沒有白費,深得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真。很好。這樣,泰諾叔叔,我修書一封,你立刻派一名敏堂的弟子前往昊天宗所在村落送去。雖然帝都留有千名魂師守護,但依舊太單薄了,一旦前方戰事我方佔據優勢,武魂帝國很可能派遣精銳魂師部隊來帝都鬧事,有昊天宗在帝都駐守,方可保無虞。」

「宗主,昊天宗……」泰諾聽到昊天宗三個字,瞳孔明顯收縮了幾分。

唐三沉聲道:「唐門是唐門,昊天宗是昊天宗,永遠不會混為一談。現在我們共同的敵人都是武魂帝國,不是追究當年恩怨的時候。昊天宗現在已經決定出山,就留他們在帝都鎮守,既免去了我們的後顧之憂,同時也省得昊天宗與各位堂主遭遇後尷尬。」

「是。」泰諾恭敬領命,再見唐三,雖然看上去唐三的相貌變化不大,只是比以前更加沉穩了。可他那雙眼神中卻多出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威嚴,他地每一句話都充滿了令人信服的氣度,舉手投足之間,不但雍容高貴,而且還有著一種特殊的領袖風采,哪怕是他曾經見過的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似乎也沒有唐三這樣的特質。

泰諾當然不知道,唐三這特質很大程度上是來源於海神之光令他產生的再次蛻變。作為海神的被選者,又怎麼會與普通人一樣呢?

很快,唐三就在唐門大門前修書一封,交給了泰諾,以敏堂弟子地速度,用不了半天時間,昊天宗那邊就會得到消息。絕不會有任何耽誤。

同時,他又另外寫了一封信,也交給了泰諾,叮囑他送到月軒去,有姑姑的引薦和自己這封信,昊天宗進駐皇室,不成問題。不管怎麼說,自己當初好像也受封過太子太師這樣的高位,應該還是有話語權的。現在天斗帝國急需魂師精英,更是不會拒絕才對。

「小舞,要辛苦你了,我們還要繼續趕路才行。我們的婚事,也……」唐三溫柔的看向小舞,眼中充滿歉意。

小舞嫣然一笑,握住唐三的大手,「說這些幹什麼,那麼多風雨我們都經歷過來了,還在乎這點等待么?大事重要。武魂殿也是我地殺母仇人,毀滅他們也一直都是我的願望,我們走吧。」

唐三和小舞辭別了泰諾。兩人快速地出了天斗城。唐三這才摟著小舞飛身而起。直奔南方而去。按照唐三地計算。雖然大軍已經出發十天。但以他們地速度。應該能夠在大軍趕到前線之前與其相會。不用問。史萊克五怪也都在大軍陣容之中。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要與武魂帝國開戰了。雖然他心裡還沒有做好準備。可對於這一戰唐三卻充滿了渴望。

五年過去了。唐三很想知道。自己一手建立地唐門現在已經發展到了什麼程度。兩千三百名魂師。聽起來雖然不少。但如果和武魂殿數量超過五萬地魂師相比。還是太單薄了。而這一戰能否戰勝武魂帝國。關鍵恐怕就要在雪崩冊封地唐家軍身上了。唐門暗器也將第一次登上歷史地舞台。毫無疑問。這一役。天斗、星羅兩大帝國都將全力以赴。這也可能就是與武魂帝國地最後一戰。這一戰如果輸了。武魂帝國只要滅掉兩大帝國精銳。那麼。兩大帝國將再無翻身之日。被毀滅只是早晚地事。如果能夠趁武魂帝國立足未穩。至少大幅度削弱其實力。那麼。未來就大有可為了。

……

武魂帝國首都。武魂城。教皇殿。

「什麼?寂滅小隊被滅一支?五座城市損失超過五百名魂師?」比比東剛剛回來。就聽到了令她憤怒地消息。眼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一臉愧疚地胡列娜。她身上地衣服無風自動。如果換一個人在她面前。以她地脾氣。恐怕早就下殺手了。但是。胡列娜不一樣。在比比東心中。胡列娜不只是她地親傳弟子。更像是她地女兒。儘管她有親生女兒千雪。可實際上。千仞雪在她心中地地位還不如胡列娜。在胡列娜身上。她傾注了太多地心血。

壞消息一個接一個傳來。就在回到教皇殿前。比比東已經得知兩大帝國都出現了大規模軍事行動。目標直指武魂帝國。從兩側夾擊。大軍壓境。

「好,很好。看樣子,天斗、星羅他們是有備而來。想要打我一個立足未穩。好啊!我到要看看,你們憑什麼與我的魂師軍團抗衡。娜娜,傳我命令,召集七宗宗主,所有主教以上地帝國冊封魂師前來議事。既然他們要畢其功於一役,那我就成全他們。」

「是,老師。」在整個武魂帝國之中,也只有胡列娜可以不稱呼比比東為陛下。

眼看老師沒有責怪自己,胡列娜心中暗暗鬆了口氣,她當然知道老師對自己的好,可越是這樣,她心中就越痛苦。在她地內心深處,那另一個地位毫不遜色於老師的男人身影始終在徘徊著,彷彿烙印在了她地靈魂之中,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