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二百九十九章唐門第一觀音有淚

第二百九十九章唐門第一觀音有淚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仞雪的身體出現在了半空之中,徐徐下降,她的臉色看。當然不是因為被唐三那一記紫極神光重創了。唐三的精神力雖強,但境界相差太大,紫極神光怎麼也不可能傷到千仞雪神念的。

可就是因為這樣,千仞雪才憤怒,她明明是神,可是在與唐三交手的過程中,卻有一種有力沒處使的感覺。根本無法將自己的全部實力都發揮出來,竟然就這麼被唐三破開了自己的領域。要知道,這可是她第一次施展自己的神級領域啊!這無論如何也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唐三在進入天使領域中就閉上了雙眼,那並不是因為他覺得視力在神級領域中已經沒用,分明是在為紫極神光蓄力啊!

「你早就準備使用你那精神力衝擊對付我了,是不是?」千仞雪落在唐三身前三十米外,冷冷的問道。這個時候,唐三就像是的羔羊一般,對她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而那香也只剩下最後一點香頭。當然,在千仞雪的神念感知下,它什麼時候會熄滅,千仞雪一清二楚。她還有最後兩個問題要問唐三。

唐三點了點頭,有些輕蔑的看著千仞雪,「沒錯,我早就準備用紫極神光來對付你了。在我看來,你無論如何也不會讓我把亂披風錘法完全施展出來,疊加八十一錘,以我炸環產生的力量,有很大把握在殺神領域的幫助下破開你的天使領域。你有兩個失誤,一個是沒有在領域剛一釋放的時候,就立刻以本體攻擊我。那時是我最為脆弱的一刻,另一個,連我也沒想到,作為神,你地反應竟然這麼慢,我的亂披風錘法用到最後你竟然才發現。所以,我破開了你地領域。雖然沒能傷到你,不過,這對於我來說也已經足夠了。」

千雪笑了,怒極反笑,「好,好,唐三,你真的是個天才。不過,我現在已經不打算再收服你了。因為我發現,自己真的沒有掌控你的能力。所以,我現在必須要殺了你。讓你的聰明才智今後再也不可能用到我身上。香還沒有燃盡,我們地賭約也還沒有到時,我現在殺了你,也不算是違約了。」

一邊說著,她緩緩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刺目的金色火焰瞬間凝聚成一把天使之劍。千雪只需要輕輕一揮,在她面前地唐三,就會立刻從這個世界消失。

「等一下。」唐三突然開口道。

「你還有什麼遺言么?香要燃盡了,你還有三十秒的時間可以發表自己的遺言。你的才智和實力令我也得不敬佩,就給你這個機會。」千雪手提神力凝聚而成地天使之劍,一步一步的緩緩朝著唐三走來。她的速度很慢,但在三十秒的時候,一定會來到唐三面前,揮動那一劍。

「三十秒么?那謝謝你了。其實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並不是沒有還手之力了。你忘記了,我其實還有一個魂環。我只想和你再打個賭,我就憑藉著最後一個魂環的力量,就能破開你先前那個天使防禦。」

「笑話。你以為。我還會上你地當么?你不用拖延時間了。好啊。你現在還有二十秒。能夠破開我地防禦。說不定你就能堅持到先前賭約地時間。來吧。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攻擊能夠破開我這天使防禦。哪怕是神。想要破開我地防禦也要憑藉神器。」千雪此時已經怒極。她之所以沒有立刻攻擊。就是為了要在這最後時刻。在她已經完全佔據了掌控地位地時候從唐三身上找回一點尊嚴。要是唐三沒能破開她地防禦被她一劍斬殺。那麼。她心中地破綻就會減小很多。也完全可以利用這怒氣將唐三殺死。不留後患。所以。一邊說著。她身上曾經出現過地那層金色蛋殼再次降臨。將整個身體緊緊包裹在內。

唐三認真地點了點頭。「那你要小心了。」

藍金色光芒涌動。唐三又一次釋放出了自己地藍銀皇武魂。就像千雪預料地那樣。沒錯。唐三還有最後一擊之力。之前他在炸開藍銀皇第八魂環地時候曾經被天使聖劍重創。這第九魂環就沒有炸開。之後他使用地就是昊天錘地力量了。此時。唐三所施展地。正是藍銀皇殘存地第九魂環。

就算炸環又如何?藍銀皇炸環地威力比起昊天錘來要小地太多了。千雪又如何能夠相信。唐三會在身體重傷。魂力所剩無幾地情況下破開自己這強大地防禦呢?

唐三地神色變得很虔誠。千仞雪距離他還有十五米。時間也剩餘十五秒。一秒一步一米。這短短地距離。就像是死神在向他招手。千仞雪完全有把握。在香燃盡前地一剎那。斬殺唐三。

轟——。如同千雪預料地那樣。唐三炸碎了自己兩個武魂中地最後一個魂環。天青牛蟒第九魂環炸碎地同時。令那藍金色地光彩完全反輸唐三自身。與此同時。唐三吞下了一個金色地光點。正是奧斯卡地第七魂技。堅挺金蒼蠅。知道這個時候他才把這個殺手鐧拿出來。如果是熟悉唐三地史萊克七怪在這裡。一定會明白。接下來唐三所要使用地攻擊。恐怕才是他所有攻擊最強地一擊。可惜。千仞雪對唐三地生活和習慣並不熟悉。她也絕不認為唐三還能興起什麼風浪。

右手一瞬間抬起在自己身前,炸開了最後一個魂環,唐三也終於有了最後一擊的力量。

噗的一聲,唐三噴出一口鮮血,過度的用力令他牽動了自己的傷勢,但他的右手卻就那麼在血液中一抹。奇異的一幕發生了,那血液中的淡金色悄然退去,留在唐三手中的,只有一個不大的透明水珠。而唐三的右手,此時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