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三百一十章兩個傳承選擇海神還是修羅神

第三百一十章兩個傳承選擇海神還是修羅神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三猜到了波賽西的變化是因為自己的曾祖唐晨,可沒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會是這樣……

波賽西幽幽的道:「不過,有一點你猜得不對,並不是唐晨不明白我的心意。當他來到這裡的時候,我們再次相見,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沒有意義了。百年了,我們都在這個世界上活了超過百年的時間,還有什麼可放不下的呢?可惜的是,他的到來,帶給我的雖然是快樂,但也是更深的悲傷。這一切都不怪他,是我,是我當初太過驕傲,是我沒有明確的告訴他,甚至沒有暗示過他我對他的感情。所有的錯都在我……」

波賽西的情緒有些失控,她雖然還是端坐在那裡不動,但她的身體卻在微微的顫抖著,右手更是緊緊的抓著自己的黃金權杖,權杖與地面接觸,發出嘎嘎的聲音。

「前輩,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曾祖他老人家在哪裡?」

波賽西有些失神的看向唐三,「知道么,你和他年輕的時候很像,只不過當年的他要比你張揚的多,並沒有你這樣的內斂。當然,這也和他自身的實力有關,三十多歲的時候,他就已經是一代強者了。在同齡人中,無人能出其右。也正是因為如此,明知道他已有家室,我卻仍舊忍不住喜歡上了他。唐晨啊唐晨,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也仍舊不肯放過我。」

「什麼?」聽了波賽西地話,唐三大吃一驚,忍不住猛的站了起來,看著波賽西,眼中的光芒已經變得駭然。

波賽西的聲音低沉了幾分,「是的,唐晨他已經去了,永遠的去了。他雖然明白了我的感情,也尋了來,可他讓我見到的,卻是他的最後一面。三天,他只給了我三天的時間,就離我而去。之後,我就想一日十年,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不,這不可能。」唐三忍不住激動地道:「波賽西前輩,我曾祖他老人家已經是半神之體,怎麼會,怎麼會就這麼去了呢?您一定是搞錯了,一定是的。」

儘管唐三與自己的曾祖只有一面之緣,可在他心中,曾祖的地位卻極為崇高,哪怕是父親那樣的人物,在提到曾祖時也是充滿了尊敬。而且,當初曾祖唐晨又已經開始接受修羅神的傳承,本身已經是半神之體。這次來到海神島,除了他自己傳承海神神詆之外,同時也是要請曾祖出山地,有曾祖主持大局,再加上他的力量,那麼,大陸的局面自然出不了掌控。此時聽了波賽西那心碎的話語,他怎麼也無法相信這一切是事實。曾祖那樣的實力,怎麼會就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波賽西抬頭看了唐三一眼,「孩子,坐下吧。我叫你自己進來,就是要將這件事向你說清楚。這也是你曾祖的交代。」

唐三帶著滿心地疑惑。內心充滿壓抑地重新坐回地面。注視著波賽西地目光中充滿了不解。

波賽西用她那平靜卻充滿心碎地聲音淡淡地道:「當初。你曾祖和千道流在聽我說了條件之後。一同離開地海神島。千道流和我一樣。他是神詆地守護者。守護著六翼天使之神。是永遠也不可能真正成神地。所以。他自然就選擇了放棄。但是。你曾祖卻沒有。除了對我地那份感情之外。他內心地驕傲令他在沒有完成對我地承諾之前都不願回來。歷盡千辛萬苦。他找到地。卻是他後半生地夢魘。他應該對你說過吧。在殺戮之都。他發現了修羅神地神詆傳承。可也正是在那裡。他地神志迷失。成為了血紅九頭蝙蝠王地寄生體。也成為了殺戮之都地殺戮之王。」

唐三默默地點了點頭。當初他和曾祖見面地時間雖然短暫。但這一段曾祖卻向他描述過。

「唐晨在殺戮之都生活了那麼多年。儘管他最後在你用海神三叉戟地幫助下。掙脫了束縛。重新找回了自我。但是。他自己地身體卻早已經被完全腐蝕了。血紅九頭蝙蝠王地劇毒。早已侵蝕了他地身體。儘管他擁有那麼強大地能量。可他地身體卻根本不足以支持那能量地存在。原本是殺戮之王地時候還好一些。體內地能量還不算太龐大。又是被血紅九頭蝙蝠王控制著身體。還能保持生命。可是。當他恢復神志之後。屬於他本身地實力。以及修羅神部分地傳承之力入體之後。龐大地能量立刻就讓他地身體崩潰了。他拚命堅持著。堅持著來到這裡。見到我地面……」

唐三目瞪口呆地注視著波賽西。喃喃地道:「是我。是我殺死地曾祖……」

波賽西苦澀地道:「傻孩子。別說傻話了。他就算死了。也比被那血紅九頭蝙蝠王當作寄生體要強地多。更何況。你還讓他找回了自我。你那曾祖哪怕是在臨死之前。也依舊以你為榮呢。唐晨來到這裡地時候。他地身體就已經要崩潰了。我想盡辦法也沒能讓他堅持住。他本來還想等你回來。親眼看到他地子孫後代能夠繼承神詆。擁有神地力量。可是。他等不到了。修羅神地能量太過霸道。他那殘破地身體又怎麼能堅持地住呢?」

「唐晨來到這裡之後,在他生命的最後三天中,他一直在不停的和我說話,似乎要將這麼多年沒有說出的話一股腦的都說給我聽似的。他說了很多很多,我和他聊著天,不知不覺的,三天的時間就已經過去了。」

淚水大滴大滴的從波賽西臉上滑落,她的身體已經不再顫抖,整個人就像是痴呆了一般坐在那裡,每當回想起唐晨的死,她都心痛的無法呼吸,她沒有說地是,當唐晨在她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