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三百一十一章傳承開始獻祭海神斗羅

第三百一十一章傳承開始獻祭海神斗羅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可是,海神傳承要付出的,是波賽西大人的生命啊!看著那已經緊閉的大門,哽咽著說道,「你們難道忘記了么?我們能有今天,波賽西大人給與了我們多少幫助。沒有大人,就沒有我們。可現在我們卻要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死。我受不了。」

海馬斗羅嘆息一聲,道:「大人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或許,這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結果吧。自從那個人再次來到這裡之後,大人就變了。難道你看不出,她的心也隨著那個人的死而死去。活著對她來說才更加痛苦。」

「好了,都住口吧。讓我們等待海神大人的降臨。也為波賽西大人祈福。」海龍斗羅緩緩走到最前面,單膝跪倒在地,雙手在胸前擺出一個姿勢,不再開口。

其他六位聖柱守護斗羅,包括心中充滿不甘的海魔女也排列在海龍斗羅背後跪下,七人臉上,都流露著深切的悲傷之色,默默的祈禱著。

海神殿內。

大門閉合後,這裡頓時變成了一片漆黑。儘管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但這一次的感覺卻是完全不同的。小舞、戴沐白、奧斯卡、寧榮榮、馬紅俊、朱竹清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唐三身上。他即將進行神詆的傳承了啊!一旦完成,他就將成為真正的神。那可是神啊!一個真正的神。

每個人的呼吸都不自覺的變得急促起來,看著唐三地目光也變得有些微妙。其中最多的情緒就是興奮和羨慕。當然,也有一絲淡淡的擔憂。雖然他們不知道海神之心破碎後會對唐三的傳承有那麼巨大的影響,但他們總知道神詆傳承是件很有風險地事。

戴沐白猛的抬起右手,一把抓住唐三的肩膀,「小三,一定要成功。」

奧斯卡把自己壓箱底的各種高級香腸都拿了出來,遞到唐三面前,用行動來支持他。唐三微笑著向他搖了搖頭。人類魂師的輔助技能對於神來說是沒有作用的,這一點從唐三滅殺深海魔鯨王時暫時調動了修羅神之力後無法接受寧榮榮九寶琉璃塔增幅就能看出來。所以,這些香腸在他傳承的過程中是不會有作用的。

馬紅俊直接給了唐三一個大大的熊抱,「三哥,一直以來你都是我心中的偶像,在我心中,就沒有什麼事是你做不到地。這次也一樣。」

寧榮榮就像和朱綉清約好了一樣。二女一左一右。來到唐三身邊。同時踮起腳尖。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寧榮榮嘻嘻一笑。道:「都說美女地鼓勵能產生無窮力量。三哥。你可不要讓我們失望哦。」出奇地是。戴沐白和奧斯卡並沒有流露出半分嫉妒。他們眼中就只有鼓勵。

小舞最後一個來到唐三面前。其他人都站到一旁。不去看他們。將這最後地時間留給他們。

唐三拉起小舞地雙手。送到自己嘴邊。「小舞。我向你求過婚地。你也答應過我。放心吧。就算再難再苦。為了讓你成為我地新娘。我也一定會成功。」

小舞地眼圈紅了。她猛地撲入唐三懷中。雙手摸著唐三地面龐。痴痴地看著他。「哥。我愛你。為了我。你一定要活著。你記著。不論你是人、是神、是鬼。我都會永遠跟隨在你身邊。」

唐三當然能夠明白小舞話語中地含義。他地心驟然揪緊了一下。用力地給了小舞一個擁抱。在她額頭上那血紅色地烙印處留下了一個吻痕。這才鬆開手。瞬間騰空而起。身形一閃。已經登上了那座他曾經拔出海神三叉戟地平台。

驟然間,史萊克六怪都清晰地感覺到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動瀰漫在自己身體周圍,在他們額頭上,當初曾經出現過地魔紋再次顯現。不論是黑色五芒星也好、六芒星也罷,還有寧榮榮那紅色的七芒星。六個人額頭上的光芒幾乎同時亮起。給這黑暗的世界增添了幾分光彩。

彷彿有一股特殊的力量牽引著他們,六人同時騰空而起,各自飛躍上了一座平台。

海神斗羅波賽西低沉的聲音在海神殿內回蕩,「你們都已經準備好了么?」

「是的,我們準備好了。」包括唐三在內,史萊克七怪同時吶喊出聲。決定未來命運的時刻終於來臨了。如果說這個時候他們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但在這種時候,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退路。堅定的信念,必定成功的信念充斥在心頭。每個人都拿出了自己最佳的狀態。

波賽西緩緩舉起手中的金色權杖,長達三米的權杖,通體雕刻著魔紋,杖首處是宛如長矛一般的菱形凸起。那長矛尖端下方五寸處,鑲嵌著一顆菱形的金色寶石。當波賽西將它高高舉起的時候,明亮的金光已經從那塊菱形寶石處瞬間點燃。剎那間,照亮了整座海神殿。

「站到平台的中央。」波賽西淡淡的說道。此時此刻,她面龐上多了一抹潮紅色,就在這一瞬間的工夫,她彷彿重新變得年輕了似的,活力迸發。眼神中的悲傷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興奮。

波賽西仰天狂呼,「等待了一百年,這一刻終於就要來臨了。偉大的海神大人啊!您的僕人終於能夠完成您交付的任務了。」

淡淡的金色從波賽西腳下開始升起,在這一刻,她整個人似乎都進入了一種特殊的呃狀態,那淡金色的光芒,正是波賽西的魂力,這也是史萊克七怪第一次看到,這位海神斗羅真正的展現出自己的力量。

在那淡金色光芒的渲染下,波賽西的頭髮無風飄揚,澎湃的金色光芒掩映之下,一個接一個魂環從她體內釋放而出。每一個魂環上,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