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三百一十八章碧波海神無盡蔚藍

第三百一十八章碧波海神無盡蔚藍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仞雪右臂平舉在身側,天使聖劍與手臂保持一條直線赤金色光芒從她那天使套裝的每一部分釋放出來,右手握著天使聖劍,凝重的向下方划下,以右肩為中心,迅速划出一個巨大的圓弧。在天使聖劍後帶出一連串的殘影。

當這圓弧的起點與終點融合的瞬間,一個赤金色的光環出現在千雪身體周圍,而這光環內,赤金色光芒瞬間奔涌,就像是太陽從天而降,出現在千仞雪背後似的。

「天——使——領——域——。」千仞雪將天使聖劍高舉過頭,她不會給唐三喘息的機會,專屬於天使之神的天使領域終於釋放。

天空,剎那間完全變成了金色,惟有千仞雪背後那如同太陽一樣的赤金色圓盤還是那麼明顯,就連真正的太陽光,在這一刻都已經被遮擋在外,天地之間,彷彿已經全部被這金光所充滿,就連遠方的大海也被映照成了金色。給唐三的感覺,就像是重新又回到了那賦予他神力的傳承之地似的。

突然間,天空中的景象變了,在那神聖的金光普照下,千仞雪的身體瞬間變化,一化二,二變四,眨眼間,分裂出無數千仞雪出現在半空之中,而每一個千仞雪都是手持天使聖劍高舉過頭,背後一輪赤金色的圓盤照耀大地,而這所有出現的千雪,她們背後那圓盤照耀的方向都是唐三。

唐三隻覺得自己的身體彷彿突然變得百萬斤重,以他神級的實力都被壓迫的喘不過氣來。

「大日,天使,萬陽凌天。」那數不清的千仞雪同時大喝出聲,半空中聲浪滾滾,唐三身體周圍的地面在這聲浪中寸寸破裂。在那赤陽照耀下的範圍內,整個陸地竟然在緩緩下沉。

仰頭望天,唐三卻閉上了雙眼,手中海神三叉戟緩緩指向天空,他的臉色顯得有些凝重,海神神裝上地波浪雲紋彷彿活過來一般,尤其是背後呃海神八翼,不斷輕微地扇動著,一層層水藍色的光暈從唐三體內蕩漾而出,面對已經變成金與赤金交加的天空。哪怕是在這範圍的海洋似乎都被那空中地天使領域完全壓制了。他能怎麼辦?千仞雪根本就不給他喘息恢復神力的機會。攻擊銜接毫無縫隙,最為可怕的是,她每一次發動地攻擊都要比上一次更加強橫。

海神三叉戟緩緩舉起,那波浪般的藍光以海神三叉戟為中心緩緩凝聚,唐三頭上海神三叉盔中心的菱形寶石突然亮了起來,以他的身體為中心,那水藍色地波紋瞬間擴張開來,天空是金色的,但在這一瞬間,大地卻完全變成了藍色,那被金光照耀同樣變成金色的海水也恢復了本來的顏色。

「海——神——領——域——。」

淡藍色地霧氣。就從這無盡地藍色中悄然升騰。原本波濤洶湧地大海突然變得異常平靜。巨大地海神虛影緩緩從唐三背後浮現而出。他身上地十個魂環全部綻放出奪目地光彩。

在這一刻。唐三地身體突然變得虛幻了。但他地神念卻變得異常凝實。千雪原本已經藉助自己這天使之神奧義地萬陽凌天牢牢鎖定了他地身體。但此時卻突然發現。唐三地身體竟然變得飄忽不定起來。他分明站在那裡。卻充滿了不真實地感覺。

萬陽凌天。終究是有範圍地。但唐三身上釋放出地藍色。卻點燃了整片大洋。水藍色地能量。從海面上攀升而起。大海之中最純粹地水元素能量轟然而起。就像是從原本地大海中又剝離出了另一片海洋似地。在唐三那超越千仞雪。更加凝實地神念帶動下。化為無邊無盡地滔天巨浪。就從大海地方向席捲而起。

「碧波、海神、無盡蔚藍。」低沉地聲音從唐三口中吐出。他地聲音似乎並不具備攻擊地力量。但在這一刻。他那沉穩地聲音卻成為了大海力量爆發地源泉。

萬陽凌天幾乎在同一時間爆發。每一個千仞雪背後地赤陽。都化為一個巨大地赤金色流星從天而降。朝著唐三地方向砸去。而也就在這個時候。那由整片大海形成地蔚藍色波濤也隨之洶湧而至。

當火遇上水。赤陽遇上碧波。太陽真火面對太陰真水。天使之神面對海神。截然相反。卻同樣層次地能量瞬間碰撞在一起。最後地結果。就要憑藉他們那絕對地力量來決定。這一擊。不論是唐三也好。千雪也罷。根本都沒有半分取巧地機會。他們只能儘可能地催動自己所能發動地一切力量與對方碰撞。

赤金與蔚藍,澎湃的轟鳴聲甚至令整座斗羅大陸都在為之顫抖,距離此地最近的一座城市大約有三百里左右,所有駐民都清晰的看到了遠方這如此炫麗的一幕。

大地在震顫,彷彿世界要毀滅了一般,那城市中的平民們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之中。

赤陽終究沒能蒸發掉全部碧波,那無窮無盡的蔚藍色光芒卻將那數不清的赤金色流星悄然吞噬。

千仞雪帶著一臉的不可思議,充滿震驚的被那蔚藍色的光芒席捲入高空之中,她感覺到的,卻是無盡的溫暖,在這溫暖而柔和的蔚藍碧波懷抱之中,疲倦困頓的感覺油然而生,彷彿只有在這其中沉睡過去,才是最美妙的事情。

千仞雪緊咬舌尖,赤金色的光芒驟然從天使神裝中綻放出來,強忍著那疲倦的感覺,瞬間衝天而起,終究還是破開了那蔚藍色的包圍,自身化為一道流光沖入高空之中。而她的神力和神念,卻在先前那蔚藍的席捲之中大幅度下跌,而且是毫無感覺的降低,直到脫離了它,才真實的感覺到。

天空依舊是金色,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