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羅大陸 >第三百二十七章滿城儘是綠幽幽

第三百二十七章滿城儘是綠幽幽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奇幻

..

轟轟轟——,四聲令整個嘉陵關都為之顫抖的劇烈轟起,接著幽冥白虎驟然沖入武魂帝國魂師軍團中製造混亂的機會,唐門破城小隊再次發起了衝鋒。這一次他們的準備更加充分,助跑的距離也更遠,因為城頭的大混亂,御堂弟子也騰出一些人手幫助力堂弟子支撐著那巨大的撞城錘沖向城門,令那五十萬斤的重量更加恐怖的爆發開來。

巨大的凹陷出現在城門上,伴隨著這強橫的撞擊,天斗帝國百萬雄師也跟隨著怒吼出聲,他們的聲音成為了力堂和御堂弟子們最大的動力,快速後退,第三次衝擊接踵而至。

一道道巨大的裂痕開始出現在城門相連的牆壁上,這生鐵門雖然足夠厚,也足夠堅實,但卻並不代表它們連接的城牆也足夠結實。巨大的生鐵門在撞擊中已經開始變形,連帶著周圍的城牆也越來越無法支持了。

嘉陵關城上,金鱷斗羅已是紅了雙眼,他當然知道城門被衝破會是怎樣的結果,「混蛋,反擊,阻止他們。就算是死也要給我頂住。」他這怒吼聲毫無疑問是朝著魂師軍團發出的。此時在一連串的騷亂之後,魂師軍團那上萬魂師也已經定住了神。

幽冥白虎雖然強悍,但他面對的畢竟是數以萬計的魂師大軍,魂師的身體強度要遠遠超過普通人,在擊殺了數百敵人的同時,幽冥白虎也消耗了大量的能量,恐慌中的武魂帝國魂師們不斷將各種各樣的魂技釋放在他們身上,攻擊實在太多了,導致幽冥白虎整體的能量下跌速度甚至比先前面對四、五兩位供奉的時候還要快。

面對眾多魂師圍攻,雖然幽冥白虎每一次攻擊都能帶走數十名魂師的生命,但從它本身釋放出的光芒來看,他的攻擊已經不可能維持太長時間了,武魂帝國的魂師們也勉強清醒過來,大部分魂師的攻擊依舊朝著幽冥白虎傾瀉,少部分也已經騰出手來,朝著城下的唐門破城小隊再次發動了攻擊。他們也知道,要是嘉陵關破了,他們也絕對好不了。

「戴老大,撤回來。」正在與六奉糾纏的馬紅俊不斷從空中發動俯衝攻擊,因為身在空中,他對場上的局勢看的最清楚,武魂帝國這邊沒什麼人注意到那軟趴趴的趴在地上的碧磷蛇皇,他可是看的清楚。尤其是戴沐白那邊的武魂帝國魂師們已經調整過來,大量的魂師都在聚集力量向幽冥白虎發動攻擊,在這樣下去,戴沐白和朱竹清的實力雖強,也要被耗死了。畢竟他們的多一半鑽石腸已經吃了,不可能再有完全恢復魂力的可能。正所謂蟻多咬死象,那畢竟是軍團級的魂師。

戴沐白也道不能再這麼下去,聽到馬紅俊的提醒,幽冥白虎再次迸發出恐怖的爆發力,龐大的白色能量瞬間席捲而出,這一次,足足有上百名魂師被轟擊的飛了起來,阻擋住了眾多攻向幽冥白虎的魂技,幽冥白虎也趁此機會倒躍而出,沒有再進入強者們這邊的戰場,而是直接朝著城下跳了出去,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魂力也所剩無幾,必須要到安全的地方恢復魂力。身體尚在空中,幽冥白虎已經潰散,重新化為了戴沐白和朱竹清兩人。他們的神色雖然十分疲憊,但臉上的興奮卻是顯而易見的。從攻城戰開始到現在,毫無疑問,在戰鬥中他們取得的戰績最為輝煌。

此時,嘉陵關城上,雙方強者的戰鬥中,天斗帝國一方已經佔據了一定的優勢,憑藉著城下寧風致、寧榮榮父女的輔助支持,再加上已經被重創了一部份敵人,現在武魂帝國一方需要那些八十多級的魂師們全力以赴,才能勉強配合幾位供奉和封號斗羅抵擋住這邊的攻擊。可這些魂斗羅的數量卻在快速減少著。小舞那如同幽靈一般的身影在不斷的瞬間轉移中憑藉著她那強橫的柔技,一個接一個帶走著他們的生命。每減少一個敵人,他們遇到的阻力也自然會減少幾分。可以預料,這場戰鬥,天斗帝國一方的眾強者至少不會失敗。畢竟,小舞、馬紅俊和奧斯卡的多一半鑽石腸還沒有使用。他們隨時還能迸發出最強的實力加入戰鬥之中。

有著多一半鑽石腸的寧榮榮,持續增幅能力也足以維持到這場戰鬥結束。

隨著幽冥白虎下城。負指揮地金鱷斗羅也算是暫時鬆了口氣。儘管幽冥白虎在這短短時間內斬殺了近千名魂師軍團地魂師。但畢竟城頭上地魂師數量眾多。只要穩住陣腳。天斗帝國就算在這邊強者對戰中佔據了上風。憑藉著如此大量地魂師。他們固守嘉陵關也還是能夠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地。此時。在他地命令下。城內地弓箭手已經在盾牌兵地掩護下登上了城頭。紛紛就位。開始向城下傾瀉箭矢。巨弩也被調集起來。開始發射。那可是重裝甲步兵手中地塔盾也完全無法阻擋地強橫防禦武器。

可就在金鱷斗羅這一口氣沒有喘勻地時候。他突然看到。一個臉色蒼白地老者緩緩從城頭上站了起來。一身墨綠色地長袍。還有那標誌性地墨綠色頭髮。令金鱷斗羅心頭驟然一沉。

這個人他當然認識。當初他前往武魂殿斗羅殿進行封號冊封地時候還是金鱷斗羅主持地。如果換作以前。金鱷斗羅當然不會將他看在眼裡。但這個人。如果放在戰場上。卻是一個最為恐怖地存在。正是獨孤博。

獨孤博似乎感覺到了金鱷斗羅在看他似地。朝著這邊扭過頭來。咧嘴一笑。露出了森森白牙。此時他地臉色看上去十分難看。蒼白如紙。明顯是脫力了地樣子。但金鱷斗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