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四十四章半先天強者

第二千四百四十四章半先天強者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怎麼回事前輩,我們現在不但沒吸到內氣,我們自已的內氣好像都在朝著丑前輩身〖體〗內被吸去了?」這時,天通忍不住大叫了起來。這貨雙眼瞪得老大,一臉的恐懼。

「沒錯,我也感覺一樣。開始的時候還覺得是不是就是如此,要還一些給丑前輩再吸回來更精純,不過,我感覺太怪了。」王仁磅也張嘴講道。

「怎麼可能,死人還能吸你們的內息,這世上還真鬧鬼了不成?」車一刀根本就不信。

「是真的,真被他吸去了。」這時,藍存鈞也震駭的叫了起來,不久,才喏等人都張嘴講是這樣的。

「大家趕緊脫掌收掌,咱們趕緊離開這裡,我看這裡有詭異。快點!離開!」葉凡再不敢猶豫,大叫了起來。

「脫不掉,屍體上的吸力太大了。」天通憋紫了臉,雙手在劇烈的顫慄著嘴裡大叫道。剛才是〖興〗奮,此刻就變成驚恐了。

葉凡趕緊騰到空中,雙掌賣力的一拍往丑無端的屍體上拍去,想震開眾人跟他的聯繫。

「別亂動!」車一刀慌得大叫正想伸手把葉凡架回來。

突然,洞壁里響起了「哈哈哈」那雄厚的聲音,震得眾人耳膜嗡嗡直響。

丑無端居然真活了,他睜開了雙眼,嘴色掛著微笑,說道:「很好,很好,一個十二段大圓滿,三個十段,一個九段,下邊六七段還有好幾個口哈哈哈……。」

「前……前輩,你真活了,你沒死啊?難道……」車一刀雙眼凸得滾圓,嘴唇jī動得都在顫慄。

「死了還能活過來嗎,本人是那麼好死的嗎?實話告訴你,本人正在練一種龜息大法。為的就是今天,終於讓我等到了你們的到來口好好好!」丑無端叭著嘴笑道。

不過,此人手掌卻是朝著眾人,王仁磅等人還是無法脫出其手掌內息的控制之下〖體〗內內息還在源源不斷的往丑無端身上被抽去。

「前輩這話什麼意恩,晚輩不明白?」車一刀臉色一僵,也感覺到了什麼。

「呵呵呵,很簡單,本人救了你就是為了今天。今天也是本人突破到先天大能者的時候。

而你們,你們就是為人提供足夠內息之氣的奴僕。車一刀,現在明白了嗎?

你們不掙扎還好,越掙扎的話會越慘的。只要讓老夫順利突破到傳說中的『先天大能者,之境老夫會留你們一個全屍的。

不然,你們將生不如死,來吧,車一刀,把你的內息全都逼出來。不要想著抵抗,你們,在老夫眼中,如螻蟻一般的弱小。

你也許會說你也達到口段大圓滿了。不過,老夫想告訴你,老夫已經達到半先天之境差一點就全面成功了。

所以,不要想抵抗,那只能給你們增加一些無端的痛苦。」丑無端淡淡的講道。

「那你先前怎麼願意損失功力相助他們都突破?」車一刀臉色陰沉著問道。

「很簡單,他們突破後功底子越高內息的精純度就越高,就越能相助我的突破,明白了嗎?」丑無端哈哈狂笑了起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在騙我。連你給我的都是假的吧,像什麼葯經口還有,我覺得奇怪了,刃年沒見你吃東西,你怎麼活下去。難道世上還真有這樣的神奇武技?叫什麼龜息大法?」車一刀憤憤然問道。

「你錯了,我給你的倒都是真的。

不過,那也是為了讓你早日達到12段大圓滿之境以便於老夫抽取內息罷了。

至於說吃飯,當然得吃了不然,我早餓死了。雖說有這種龜息之功閉功後不會讓你發現我還活著,但我三凹天必須得吃飽喝足了。你是不是感覺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莫名其妙的睡去了。呵呵。」丑無端略顯得瑟的笑道。

「我還以為是練功太累的原因倒致的,原來都是你在搗鬼是不是?是你把我弄暈的。」車一刀差點要抓狂了,想不到被一個自己恭敬得很的人給騙了而且還騙得如此的慘,不抓狂都不行了。

「攻擊!」葉凡叫道飛刀一下子就甩出去了十幾把,破開空氣狠扎向了丑無端。葉凡不想再講了,再講下去天通等人都支撐不住了。

而車一刀跟車天都不慢。

「車天,你背我當我的腿,咱們合力攻擊。」車一刀喊道,跳到車天背上。車天背著他,感覺父親往上一扯,車天一腳蹬在地下雙雙都騰到了空中。

車一刀在空中雙掌一拍,一股冷煞煞的掌力如寒冰一般的攻擊向了丑無端的腦袋。

不過,轉眼間,車一刀震驚得雙眼珠子差點掉地下了。自己的掌力不但石沉大海一般。

而且,從丑無端的手掌中猛然的扯出一把無匹的吸力來,把自己〖體〗內的內息都給扯著往他的身〖體〗內循去。

車一刀反拚命的想以反挫之力脫出手掌來,不過,這些都是徒勞。因為,對方掌上傳來的吸噬之力太強悍了,即便是口段大圓滿的車一刀也抵擋不住。

至於說王仁磅等人,根本就是在胡亂折騰,全沒用。葉幾見飛刀根本就沒用,在距離丑無端一米距離時就被這室內強悍的多種內息之力給反震得飛到了石壁當中扎了進去。丑無端倒是屁事沒有。

「來來來,小夥子,你也有著十段二三個層次身手,不抽了可惜了。」丑無端空出一根手指頭往葉凡一招。

葉凡頓時感覺身子一震,感覺一股火灼之力從丑無端的手指頭上傳來,猶如一條看不見的繩子一般把自己套住了,而身〖體〗內的內息之氣不由自主的往丑無端身上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