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這老不死的打不死

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這老不死的打不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怪了,宗無秋難道不累,你看,他還站在現場。他們在幹什麼,你看看蛇窟洞道口,好像他們正在壘砌石頭。

對了,莫非是要澆灌混泥土把這洞窟給完全封死了。不過,這樣一來三毒教可就肉痛了。

而丑無端一下子也不會死,三毒教倒要時刻防著,等於在這裡埋了一不定時的炸彈。」葉凡說道。

「如果換作你我也只能如此了,進不敢進去,打不過他。放他出來三毒教估計全得玩完了。所以,解決掉丑無端比解決掉我們還要重要。不過,如果給我們逃走後這三毒教的總壇估計得重新換地兒了。」王仁磅講道。

「不好教主,左側一塊地方的岩石突然在叭叭震響著而且微微有震落鬆動的樣子。」這時,站在蛇窟右側一個三毒教徒有些驚慌的叫道。

「怎麼回事?」宗無秋趕緊帶著人轉了過去。

「不好,這側面難道有我們沒發現的小洞之類的側洞或者是岩縫。現在被那老傢伙發現了從這裡打穿過來了。」宗浮峰說道。

「好像是有這樣的東西,以前是用石頭堵死了。」大長老宗明天講道。

「全給我圍過來,那老傢伙一冒頭咱們就打,打死他!」宗無秋黑著個臉下了命令。

這邊。十幾竿槍給調了過來,而弓弩手有好幾十個。火箭彈居然還有三個,全對準了那鬆動的地方。

轟隆……

宗無秋的話剛完,還真給丑無端打開了。不過。丑無端沒冒頭來,先出來的全是石頭,如雨一般的從裡頭砸了出來。一時未及防備之下,那些拿弓箭的箭手們被砸死了十來個。現場頓時血肉模糊一片。

「打!」宗無秋氣得嘴唇都在顫慄。

子彈卟卟響著。不久,洞里冒出的居然是蛇。蛇窟的蛇也不曉得丑無端用了什麼法子,給他驅趕到了這裡。

全從穿透的山岩處冒了出來。宗無秋心在滴血,不過,沒辦法,自己養的蛇也得自個兒下手殺了。

戰鬥持續了十幾分鐘。

蛇也被殺死了估計不下萬條了,就在這時候,一塊很大的石頭從洞里砸了出來。速度很快。

「快閃開!」宗浮峰叫道。

「射擊,老傢伙在石頭後邊!」宗無秋眼尖,大叫道。雙掌往石頭上攻擊了過去。

火箭筒一震,一發火箭射擊了過去。

轟隆一聲巨響,巨石炸開了。不過,從煙霧中騰出一人影來跌倒在了地下。

葉凡發現,還真是丑無端這老傢伙。好像受了重傷,這貨蓬頭散發的。臉腫得像豬頭,而全身都在冒血,也不曉得是人血還是蛇血了。

宗無秋等人不要命的圍攻了過去。

丑無端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居然騰空而起足有七八米高。老傢伙速度奇快,一巴掌拍向了宗無秋。

嘣地一聲悶響。宗無秋這12段位大圓滿高手居然閃不過去,被拍得直接就跌倒在了幾十米開外,一半身體給砸進了紫狼花里。

「教主!」這時,從外邊衝進來一個全身黑色的傢伙。這傢伙悍不畏死,速度也不慢,居然一下子從背後狠狠的抱住了丑無端。

丑無端給急了,手肘子往後一拐,那個黑色皮膚的傢伙嘴下巴馬上就掉地下了。

那是活生生的被丑無端給砸落在地下的,頓時,那人滿臉都是血。

不過,那傢伙很頑強,居然死抱住不放。

宗無秋彈了起來,十幾顆毒球在手中一旋轉砸了過來。而宗無秋的眼睛都快變成紫色的了。

此刻,宗無秋運用的是三毒教的拚命秘術,把全身內氣和毒氣聚集於掌上跟著毒球飛砸了過來。

「教主快跑!」黑人大叫了一聲,突然身體一震,跟著毒球炸開了。頓時,滿天血雨飄飛。

「嗎的,這難道就是傳說中所說的自爆!」王仁磅擦巴了一下眼睛,差點驚掉了眼球。

「應該是。」葉凡說道。

「我聽爺爺講這種人體自爆需要12段大圓滿境界的高手才能做到。這種高手體內的內氣經過高壓之後本人收縮震動丹田,最後氣壓受不了時就會產生高熱自爆。12段位高手自爆產生的能量不啞於一顆五六百公斤當量的重磅炸彈。」王仁磅講道。

「嗯,你看到沒,地下被炸出了一個四十來米的大坑。不過,這黑人是誰,怎麼肯自爆?」葉凡說道。

「丑無端終於死了,嗎的,這老不死的,都130歲了還不死。」王仁磅罵道,「宗無秋估計就剩下半條命了,你看,好像連站都站不穩當了。」

「130歲,我看未必。而且,死沒死也不能確定。」葉凡搖了搖頭。

「怎麼講?」王仁磅問道。

「丑無端講自己有130歲,誰曉得他是不是騙車一刀的。至於有沒死,你等著看就是了。」葉凡說道,這貨顯得一臉的神秘。

灰塵跟草葉花朵飛騰到了幾十米高的地方,現在漸漸的掉了下來。

「哈哈哈,老傢伙,你終於死了,死得好,我呸!」宗無秋一邊狂笑著一邊噴著血走向了那個不曉得有多深的大坑。而幾位長老以及護法們都圍過來了。

「人呢?」一個三毒教徒驚訝的叫道,因為坑中沒人。

「早炸碎了,你們不清楚。這位黑皮膚的人叫宗德,他還是我一個叔爺。

自身功底子已達12段大圓滿。只不過他說自己老了,無法進階了。而且,他活了120歲,全身都給毒染成了黑色。

他一輩子都駐守在祖廟,不過,最近他自己知道大限將至,一直跟我說估計不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