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二十三章這場怎麼收啊

第二千三百二十三章這場怎麼收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們要查人家,人家自然要拖了,這是正常現象。---------.caihogxu.cm----不過,葉凡有什麼動作沒有?」張向東問道。

「沒有,他的親信全給我推開在海山煤礦之外了。而且,同嶺的高成同志是個好同志,很配合我們的工作。就是分管黨群的孔端同志也時有提醒一點什麼。讓調查組少走了很多彎路啊!」田林笑道。

「想漁翁得利罷了。」張向東冷冷的哼了一聲。

「這個我明白,無非是想借我們的手把葉凡整下去。爾後空出的位置就有得他們去折騰了。不過,我田林會是他們手中的槍嗎?這些傢伙,真有些笨。」田林一臉自信的講道。

「他們並不笨,你們只是互相利用罷了。」張向東冷笑道,「你們有幾成把握把這事拿下來?」

「八成!」田林哼道。

「唉,老田,這事,叫我怎麼說,我真是開不了口。」張向東突然皺起了眉頭。

「難道有變故?」田林一驚,人都站了起來,心微微有些涼意。

「嗯,是相當的棘手。這事,適可而止就是了。」張向東臉色難看的講道。

「適可而止,到底要適可到什麼地步,難道這是上頭的意思?」田林急著問道。

「唉,你問這個幹嘛,照著去做就是了。」張向東板上了臉。對田林的口氣也有些不滿意了。

「張委員,不是我想問,不問清楚這事怎麼處理。處理不好咱們都難過,而且,這事,我想,已經相當的難處理好了。因為,咱們造出的聲勢太大了。這下子如果真要適可而止還真不好收場了。既然張委員這樣指示我,所以,我想請教一下。完全按照張委員的指示處理就是了。」田林趕緊解釋道。

「這事,唉,老田,的確太難為你了。不過,你琢磨一下,這事,是不是總有解決的辦法。

調查組肯定得繼續調查下去,要調查。只是這個調查要有個度掌握。差不多就是了。

要挖,但不能挖太深。而且,有些事要想些變通的法子。既能把這事擱檯面上去平息群眾的眼睛。但也要做到領會上面的意圖。」張向東模稜兩可的講著話。

「真那樣子搞的話咱們這次是白忙活了,而且,我是有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感覺。」田林樣子相當的頹廢。

「我想。老田,是不是咱們都想歪了。是不是中了什麼?」張向東說道。

「您是講中了別人的圈套?」田林猛然一驚,人都站了起來。那額角,都有細汗珠子冒出來了。

「你琢磨一下,是不是有些問題。這事,也不曉得是哪位尊神捅到內參上去的。結果,那位尊神並沒有捅第二刀,而咱們以為抓住了機會捅了第二刀。不過,這第二刀難下刀了。」張向東一臉陰沉著講道。

「人為刀咀。我為魚肉。」田林隨口念叨了一句,嘴角無由的抽搐了一下,老傢伙的臉上黑得快下雨了,講道,「我也有點這種感覺了,這事,按理講應該不會是葉凡那一夥整出來故意套我們的吧。」

「他完全可以排除。如果他真敢這樣子干,那絕對是在玩火。他不會這麼笨的,這事有多大,體制內凡是長有腦子的同志都能清醒的認識到。」張向東搖了搖頭,說道。「會不會是燕那邊乾的?」

田林嘴角囉嗦了一下。

「燕春來那老匹夫,還真有點像是他的手筆。」田林忍不住罵了一句。要曉得,田林如果不是氣到極點,絕不會如此破口像的粗漢罵人的。人家是高幹,高水平的幹部。

「也不一定就能確定是他,葉凡結下的仇家相當的多。光是在京里,你有沒聽說過,顧家跟他的仇怨絕對比咱們深刻得多。」張向東哼聲道。

「聽說當年顧龍天的『下課』就跟他有關係,而且,他的孫子到現在聽說全癱在床上,智力連八歲小兒都不入。

顧峰山休息了一陣子後如今東山再起,高就一省之長了。估計,顧家忍了幾年了也該到了爆發的時候了。

不過,我就不明白了。既然能把這事捅到內參上,那又為什麼顧家不下第二刀。

難道他們算準了我們會出手,那也太玄乎了。」田林顯然有些不相信。

「也許,是咱們操之過急了。他們本來打算是下第二刀的,連路數都設計好了。不過,被咱們橫刀一出破了計劃。只不過,這次的事件為什麼他們都不出刀。如果大家合力出刀,也許,這事,早解決了。可惜了。」張向東有些遺憾,搖了搖頭。

「算啦,再講這個也沒用了。目前還是請張委員您給指條道吧。適可而止,適可而止,怎麼樣個適可……而止……」田林說道,又轉回老路上了。

「呵呵呵,辦法不是沒有。其實,你可以對外界說是葉凡早就把海山煤礦的事秘密上報過來了。

只是,當初葉凡同志考慮到同嶺的實際,而遇難礦工們也得到了豐厚的賠償。

就連遇難礦工家屬們都妥善的得以安置了。同嶺市政府也很盡心了,這些遇難礦工家屬都非常的滿意。

只是,這份材料在辦公室遞上來慢了點。結果,一不小心你們那邊速度很快,馬上就出發了。」張向東倒是出起了餿主意來了。

「唉,明明是這小子乾的『好事』兒,咱們不但不能弄下他來,倒要為他擦巴屁股,這是哪門子道理。

這事,我真做不出來。張委員,真是太憋屈死了。而且,沒準兒上頭有些同志認為這事是咱們乾的。

咱們冤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