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六十二章投票結果大跌眼鏡

第二千四百六十二章投票結果大跌眼鏡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此言差矣,不要講別的,張強同志現在的任務是保護國家領導人。這個,難道不比錢森同志的職位以及職責更為重要?」葉凡突然出嘴,一句話出來,西門東洪那臉都微微變色。

這話要是傳到領導耳里哪還了得,並且,九巨頭的代表戴成就在這裡頭坐著。

更何況,看今天這架勢,戴成好像有相助葉凡的意思了。所以,西門東洪趕緊說道:「葉凡同志,你曲解我的意思了。我是從整體著眼。當然,從單個職務跟責任方面來講張強同志工作的性質更為重要一些。但是,我想說,這只是兩個不同的工種方面罷了。一個是人一個是國家。」

「工作不分貴賤,都重要。比如拿咱們a組來講吧。打雜的外圍部隊重要嗎?

有些同志也許會有輕視的心理,其實,我覺得,他們相當的重要。

如果沒有他們,也許,我們的任務就將陷入失敗之中。

簡單來講,正式隊員受傷了是不是得他們給送回國。如果沒有他們相助,咱們的隊員傷亡更為慘重。

就拿科級組的專家來講,他們大多數沒有功底子。是純學者,他們不重要嗎?

如果沒有他們,咱們哪來高科技的防雷鞋以及一系列給隊員們配備的現代最新的設備。

不但大大的提高了隊員們的作戰能力,而且,大大的降低了組裡隊員的傷亡。

從另一個側面講,也是促進了國家安全的穩定。所以,從穩重一塊來講,錢森同志較合適。」想不到蘭遠金同志居然會噴出這麼一句話來。

「既然工作不分貴賤,那騰各同志的工作是不是危險度更高。不但要時刻提防被對方識破,而且,為了工作,騰各同志甚至犧牲了自己的身體。

這種犧牲小我幸福大家的可貴精神就是我楊國濤也是佩服不已。而且,剛才龔組長也講過了。

昌背山秘密是今年咱們組裡的一件大事,一定要爭取在今年內解決掉。

沒有騰各同志的辛勞咱們連一線希望都看不見。所以,騰各同志是三位同志中最突出的。

破格提拔是他應該所得的。」楊國濤看了蘭遠金一眼,馬上橫插了一扛子。

「那可不一定,昌背山之秘還沒解開之前誰也不能肯定騰各同志知道的關於那把鑰匙的秘密就是真的秘密。只有咱們拿到那邊鑰匙打開昌背山之秘密。那個時候,騰各同志還真是立功了。不要講別的,就是我葉凡也應該佩服他。」葉凡講道。

「那你也不能肯定騰各同志知道的秘密不是真的?葉凡同志,做什麼都需要講求證據。」蘭遠金居然又反駁起葉凡來。

葉凡總算是明白了。這傢伙好像唯恐天下不亂似的。這裡插一杠子那邊又伸一腿的。好像有攪局的嫌疑。

「沒錯,我也正想把這句話還給遠金同志,你難道能拿出證明騰各同志的秘密是真的秘密的證據嗎?只要遠金同志能拿出來,我葉凡心服口服,晚上不再囉嗦任何一句。」葉凡也是盯著蘭遠金硬煞煞的講道。

「剛才龔組長可是有講過,騰各同志知道的秘密的真實性有八成。難道葉凡同志置疑龔組長的決定。

而且,我聽說關於這個秘密的確認,還是經過a組專家以及一些重量級人物研究得出的。

難道葉凡同志置疑a組團隊的能力?更何況,a組的組織決定難道會草率?葉凡同導,你是不相信咱們a組的領導啊!」蘭遠金也惱了,直面跟葉凡較上真了。而且很陰辣,把葉凡逼向了a組全體成員的對立面。

「沒錯,顯然葉凡同志認為咱們a組團隊的眼光不行,還不如他一個人的眼光嘛。

我說嘛,葉凡同誌喜歡在地方政府工作而不喜歡全心全意的在a組工作。

這種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同志我看思想上就有些問題。對於這樣的同志』我很不明白,組裡為什麼還會讓他繼續呆在組裡干著掛羊頭賣狗肉的活計。

a組工作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邊的疏忽,一旦因此出了大問題就悔之晚了。」楊國濤馬上發話,跟蘭遠金合夥攻擊起葉凡來了。

「呵呵,我還真是求之不得。國濤同志,我感謝你提出了這個問題。只要龔組長批准,我葉凡二話不講,馬上卸下任何職務,專心在地方上工作。

再也不幹掛羊頭賣狗肉的活計,國濤同志這比喻很深刻嘛。把a組工作都講成了掛羊頭,哪咱們在坐的全成了小羊了。

而政府工作成了賣狗肉,那政府中最大的頭應該是咱們的唐主席,那唐主席豈不成了賣狗肉之人。

所以,為了規避這種事,我慎重請求龔組長能批准讓我回到地方專心工作。

我現在馬上就向a組常委委員會提出申請。其實,這個問題縈繞在我心中已經很久了。這樣子幹下去的確不利於專心的工作,而且對於我的身體來講也是一種嚴重的損害。

所以,既然今天國濤同志也認為我呆在a組的確不合適,不利於工作的開展,所以,我現在就提出來了。」葉凡一講完,馬上拿起筆來在紙上寫了幾行字遞向了龔開河。說道』「龔組長,這是我的辭職申請。」

「葉凡同志,我想你要清楚,我龔開河雖說是a組負責人,但是,我並沒有權力批准你的辭職。而且,我也不希望你辭職。」龔開河一臉嚴肅的講道,而且是狠狠的瞪了蘭遠金跟楊國濤一眼。

「可是不辭職不行啊,我這耳朵天天聽著也受不了。更何況,國濤同志還是搞思想政治工作的。

要是天天以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