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六十四章夜見一號

第二千四百六十四章夜見一號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開河,看你臉色好像不怎麼好。干工作可是也要注意休息,別累污了身體。a組一大攤子還等著你去安排,沒有你盯著可不行。」唐〖主〗席一邊招呼龔開河坐下,一邊親切的說道。

「〖主〗席到現在不是也沒休息?這大過年的還在這裡。開河干工作不累。」龔開河一臉恭敬,說道。

「坐下講話。」唐〖主〗席指著側旁的椅子說道。

兩人坐了下來。

「〖主〗席,我工作沒幹好。」龔開河一臉鬱悶,悶頭喝了。茶後嘆了口氣。

「怎麼啦,有話講話嘛,別急。」唐〖主〗席問道。

「這個,〖主〗席能不能給秦志和錢風雲兩位同志講一聲,再給我們a組一個少將名額?」龔開河說道,秦志和錢風雲是軍界委員會兩位副〖主〗席。

「將軍名額不是兒戲,不是說給就能給的。那少將滿天飛不成了青菜蘿卜。拿來還有什麼意義?大家都不當回事了還怎麼以此jī厲同志們勇於往上。不過,你可以給我講講到底怎麼回事?」唐〖主〗席一臉嚴肅的看著龔開河。

「對不起唐〖主〗席,我錯了。」龔開河像個犯錯的孩子低下了頭。

「呵呵,知錯就改就是好同志嘛。再說了,我曉得,你肯定遇上難事了。是不是哪個不聽話的同志給你氣受了。你們a組這個部門不同於共和國其它任何部門。

裡頭個個都是高手,高手都是有臭脾氣的。而且,a組雖說是共和國的神秘部隊,但a組的許多地方還保持著古代江湖上的一些傳統。

所以,正是因為這些原因,使得a組居然特殊性,不可能跟其它國家部門搞得一樣的中規中矩的。

你龔開河同志從另一個方面講就是一個草頭王,所以,這些同志的確是很難管。

能管得下來這證明你開河同志是個有能力的同志嘛!其中遇上一點溝溝坎坎千萬彆氣餒,總是有辦法解決的是不是?」唐〖主〗席笑著安慰道。

「其實,我不是饒舌。這事,葉凡同志並沒有什麼錯。關鍵是職數太少了,無法安排下來。在這件事上我心裡有愧.....」龔開河把晚上推薦的事有選擇的彙報了一遍下來。

「葉凡同志是沒錯,他有一顆為了兄弟的心。而且,他們這幫兄弟我也聽說過了,出生入死都不會眨一下眼皮的。

更何況這次是為國家辦事,在大過年的還提著腦袋去三毒教。而且還為咱們a組平添了一位⒓段大圓滿的強者。

這些,都是葉凡同志為首的功勞。不過,a組也是有紀律的。干工作不能兒戲視之,既然加入了a組就得遵守a組的規矩。

不能說你犯了小脾氣想干就干,不幹就不幹。這一點你要嚴肅的批評葉凡同志。」唐〖主〗席說道。

「批評,這個,我著實下不了。。我也曉得他的脾氣。他本身又沒錯,我怎麼下嘴批評他。

剛才〖主〗席也講了,高手都是有脾氣的。讓他發一下泄了就好了。我想,過幾天他氣消了還不是過去了。

其實,葉凡同志的思想素質還是過硬的,哪次國家有大事需要他時他沒有站出來。

而且都是浴血奮戰。更何況,車一刀前輩可是葉凡招進來的。聽說車前輩很賣葉凡的面子,那是因為葉凡救過他的命。

這種人往往秉性很難改變,我是有些擔心。」龔開河說道。

「你是擔心車一刀同志不服?」唐〖主〗席問道。

「有這種可能,咱們好不容易招進來一位絕頂高手撐門臉兒,總不能讓人家一進來就不痛快是不是?以後辦起事來稍微的留了一手也是個大麻煩。」龔開河講道。

「也如…」唐〖主〗席點了點頭陷入了沉思當中,良久才抬起頭來,問道「據你們這些天下來的觀察以及檢查推算,張強同志是不是功底子真的得廢了?」

「八成是這樣,他現在身上的毒還沒有解決掉。即便是能解決掉那功底子最多能保持在二段到三段左右。唉,他可是六段位能力的。而且,張強同志在a組也幹了不少年頭了,以前跟著鐵占雄同志。在這一塊上工作經驗豐富,我是很捨不得啊!」龔開河有些可惜的講道。

「那是講來如果毒不能解決掉張強同志還有生命危險?」唐〖主〗席問道。

「嗯。」龔開河很是凝重的點了點頭。

「他是個人才啊。」唐〖主〗席搖了搖頭』想了想說道「這樣吧,要全力給張強同志去毒。二來,前次我好像也聽你講過張強同志想到地方部隊工作是不是?」

「是有這麼回事,他相中了浦海市那邊的海軍基地。」龔開河說道。

「海軍可不同於你們a組作戰,海軍是跟水打交道的。軍艦跟特勤作戰全是兩碼子事。雖說a組也有幾支直接所屬的海軍基地,但張強並沒有去哪些地方任職過,不怎麼妥當。」唐〖主〗席講道。

「〖主〗席的意思是?」龔開河其實心裡一喜,問道。

「去天雲省吧,那邊的機械化步兵師不是正缺一個師長。這個位置對張強來講也正合適。」唐〖主〗席說道。

「職位是落實了,可就軍銜一塊是不是也能落實下來?當然,〖主〗席,我並不是擔心葉凡同志會怎麼樣鬧矛盾。主要是張強同志這些年下來的確表現突出。這些也是應該給他的,只是限於條件,我想,能不能在他身上開個特殊口子。」龔開河說道。

「開河啊開河,你是不是在考我?」想不到唐〖主〗席突然笑了。

「我哪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