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七十二章田省長太客氣了

第二千四百七十二章田省長太客氣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別,你的任務我可是幹不了。到時干不好那不是挨罵嗎?對我來講就不是出成績而是敗名了。人哪,各有各的本事是不是?這個,你個小葉啊。」田初一笑道。

轉爾收斂了笑,說道,「財政部的款子已經到省財政廳了。大手筆啊,這次給了一個億。

聽說他們決定掛勾幫扶紅谷寨。這真是個好消息,相信有財神爺相助,紅谷寨的幾千老百姓有得好日子奔了。

不過,像這樣的大事估計都要搞個儀式掛個牌子的。你們準備好了沒有,還有,日期確定了沒有?」

「確定了,這事我問過風部長了。他說定在3月1號那天。到時風部長會親自帶著財政部一行人下來到紅谷寨掛牌。

這事,不曉得能請到幾位省里領導下來一起熱鬧一下。不過,不管怎麼樣,田省長您一定要來。

當初紅谷寨的情況田省長您可是也在場的。我是有大決心帶領紅谷寨民們走上致富路的。」葉凡說道。

「呵呵呵,這事,你不用請我自個兒就會來。至於其他的領導,那就得看你小葉書記的請柬份量夠不夠重了?」田初一笑道,心情大好。

「到時我搞個純金的請柬夠份量了吧?」葉凡開玩笑道。

「那可是變相受賂,更請不來人了。」田初一笑著,轉爾說道,「不過,有件事我得跟你商量一下。」

「田省長您請說。」葉凡坐直了身子。

「這事說句實話我還有些難以啟齒。不過,這事,又必須得跟你講一下。」田初一說道。

葉凡沒作聲,看著田初一。

「是這樣的,財政部不是下拔了一個億。你看,你們同嶺市經濟發展狀況還不錯。雖說跟沿海大市沒法比,但在咱們晉嶺省內來講還在排在前六強的。」田省長講著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而風州地區就不一樣了,到現在還沒有撤地建市。

因為經濟跟不上,各方面事業也發展不起來。就連最基本的民生問題的解決也有困難。

該地區還有著幾十萬的老百姓飲水以及用水都有困難。這次省里經過規划過後決定全面整修天風渠。

因為,它將惠及幾十萬老百姓。不過,天風渠太老了也太破了。需要的資金非常的大,資金缺貨口也不小。」

葉凡似乎捕捉到了一些不好的信息,感覺是不是省里盯上了財政部對同嶺的拔款。

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講道:「是啊,天風渠太老了。這條長達幾十里的長渠要想全面的讓它恢復原貌。

煥發昔日的風彩。所需要的錢款數量也是驚人的。咱們這個時代不同於五六十年代。

那個時候一聲號召。沒有錢也能把水渠建設起來。現在不行了,金錢至上,辦哪件事不需要錢?

不過天風渠所產生的問題跟我們同嶺紅谷寨子問題差不多。群眾到現在也還沒有徹底解決掉吃水和用水問題,還有交通問題。

這兩大難問題成了紅谷寨寨民們致富路上的攔路虎。所以,市委市政府這次也是下定了決心,趁著財政部掛勾幫扶的良好契機。

先讓紅谷寨通路通水,爾後改造劣質農田。以發展多種農業產業的摸式帶領紅谷寨人民致富。」

「不一樣。」田省長搖了搖頭。說道,「你們的問題小一些。所需的資金量也小得多。

而且,從規模上比較也小得多。紅谷寨最多六千人。可是天風渠涉及到了幾十萬的群眾用水問題。

而且,這次天風渠不但要全面的整修,某些地方因為農田的變更以及道路建設等情況還要改道。等於要多修上一截水渠了。」

「呵呵,只不過是兩個問題罷了。咱們所需要的資金可並不比天風渠所需的量少。

紅谷寨的農田有一半都是中性鹽鹼地。不要講別的,光是通路這一個項目就得一千五百萬左右。

而水的問題到現在還沒解決掉。紅谷電站又漫天要價,咱們這點錢還不夠給他們填牙縫的。

就財政部拔下來的一個億全填進去還有著相當大的缺口。不過,我們也考慮到了省里的困難。

所以,決定不伸手向省里要錢了。我們自已想辦法籌措資金分階段解決這些問題。」葉凡笑道。

「葉凡同志,準確給你講吧。是這樣的,這次財政部下拔的一個億我們只能給你們同嶺市六千萬。」田初一盯著葉凡講道。

「這麼少,還有四千萬呢?」葉凡著急了,問道。而且,心裡也是一震,轉瞬間就明白了。

剛才田省長跟自己那般的客氣,跟自己大談天風渠,估計要把同嶺的錢給挪到風州地區去了。不然,田省長那麼多廢話幹什麼。

「相信你也猜到了一點,沒錯,省里決定把另外的四千萬給風州地區專門用於天風渠的改造項目。」田初一表情嚴肅,講道。

「田省長,那可是財政部掛勾幫扶我們同嶺市紅谷寨的專項款子。是絕對不能挪用的,到時風部長問起來我們怎麼應付。

要是惹得財政部領導惱了,人家今後不再拔款了怎麼辦?我們紅谷寨還指望著財政部有後續的款子繼續拔下來呢?

這次的機會好不容易,怎麼說,根本就是搶來的。更何況,我們本來資金缺口就不小,這六千萬拿來能幹什麼。

估計公路一通就所剩無幾了。還怎麼談劣質田的改造?這個,還請省里考慮到我們的實際困難,把這筆款子拔給我們。」葉凡爭辯道。

「我不是正跟你聊這個問題嗎?你們同嶺再困難能困難過風州地區嗎?你要理解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