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七十七章管理風州地區

第二千四百七十七章管理風州地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嗯,你的顧慮有道理,風州離同嶺的確太遠了。人又不是鋼鐵造的來來回回的的確受不了。

而要求風州全面的配合你干好這件事也的確會遇上這樣或那樣的實際上的問題。

不過,我得先把法國的紅拍天真朱家說動了才行。

只要他們肯來,你的問題我來解決。」羅坎成很果斷的講道。

「那好,羅書記您給風州的蔡書記給個指示。要求他們把風州畜牲以及工業發展這兩塊的相關的資料弄一份給我,特別是皮毛一塊。越快越好,而且,最好是詳細一些。過幾天我先叫我朋友帶幾個相關方面的專家抽空到風州去一趟實地看看。」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兩天後,26號那天,風州地委秘書長丘含香輕輕的敲響了葉凡辦公室的門。

丘含笑三十幾歲,長相雖說普通,但人很有氣質。穿著一身的標準白領披風紅色皮靴。咋一看去不像是一個幹部倒像是時髦的女士。

「葉書記,您好,我是丘含笑。蔡書記叫我過來送資料,還有,您有什麼問題直接問我就是了。今後,您的直接聯絡人就是我了。」丘含笑微笑著說道。

「坐吧丘秘書長,咱們邊喝茶邊聊聊,不必要搞得這麼嚴肅是不是?」葉凡笑著,坐在了拐角處的沙發上。

「蔡書記聽說了紅拍天真集團後心裡很是著急。就怕路搞不好嚇走了貴客。所以,要求我全力配合葉書記。這是我們那邊有關皮毛以及畜牲產業一塊的資料。我還帶來了相關方面的兩個專家,他們就在外間。」丘含笑一邊坐下一邊就拿出了資料遞了過去。

葉凡接過後快速瀏覽了一遍下來。

「把專家也叫進來一起聊聊,有利於我們掌握第一手材料。」葉凡說道,丘含笑出去帶進來兩個中年男子。

介紹說一個是皮毛方面的專家叫李星池,一個是市場方面的專家叫韋國林。

「你們有牛皮羊皮狐狸皮等皮子,我想問問,你們的加工企業生產的皮子質量怎麼樣?」葉凡問道。

「大部分都屬於低檔次的品質。中等的皮料子還佔不到總產量的一成。

這個,主要原因是風州相關方面的生產製作太落後了。葉書記也知道,風州因為地僻路差,引不來帶著先進技術的皮料子方面的商家。咱們自己當然也想過這個問題,想投資做大做現代一些。不過,所需的資金太大,而且。生產工藝那是屬於人家商家的秘密。

咱們拿不到,所以。即便是投再多的錢也沒辦法搞。只能是為沿海那些商家提供低質量的原質皮。

實際上就是拔皮後搞乾淨這種粗加工罷了。而且。這種加工污染性非常的大,但利潤卻是低得很。

這是我們風州皮料子加工一塊的現狀。」李星池略顯憂色,說道。

「沒錯,並且,本來就分散的皮料粗加工因為沒有能形成統一的規模在市場競爭力方面就更差了。

往往都是由沿海一些廠商來挑料子。價格由他們喊,正因為沒有統一的規劃,而且還經常出現粗製小廠為了爭搶客源互相剎價。

使得本來就利潤微薄的皮料子加工一塊的利潤更低了。沒有利潤就賺不到錢。沒有錢就造成了機器得不到更新,而製作料子的工人人心也不穩當。

從而也留不住從外地花錢聘請來的技術人才。這樣形成惡性循環。使得風州的皮料子加工品質是越來越粗糙。

而養牛羊的農民也因為賣不出好價錢而減產或改產。地委行署當然也看到了這些的危害性,也試圖作出良性的引導。

不過。終因為財力不足而停了下來。畢竟,政府不可能親自去辦工廠搞皮料子加工。

所以,引導的效果倒是越來越差,而引導的力度因為效果差而慢慢的越來越小了。

一句話,風州的皮料子加工非常的混亂。既沒有形成市場也沒有形成規模,全是零星的小打小鬧各自為陣。」韋國林也是直言不晦。估計事先有得到允許的,不然,韋國林估計是不敢如此講話的。畢竟,這事是紙包不住火的。

是省委羅書記親自指示的事。如果因為風州弄虛作假搞砸了的話那蔡亮這個地委書記估計也是當到頭了。蔡亮充分的認識到了這裡頭的敏感性。

「葉書記,其實,風州也有可取之處。雖說皮料子加工沒有形成規模和產業鏈,但風州的皮料子出產和加工在明清兩朝時是相當有名氣的。」這時,丘含笑說道。

「噢,那這樣看來你們風州的皮料子加工歷史還不短嘛?」葉凡那緊繃的心情又鬆緩了一點。畢竟,風州的皮料子加工現狀真是令人堪憂。

而羅書記又如此的有決心要求葉凡辦好這件事。如果辦不成這件事葉老大估計在晉嶺的仕途就將止步於此了。

葉凡也認識到了這件貌似一個普通的引資的問題,其實裡頭蘊含的敏感性相當的高。

它簡直可以決定一個官員的前程,葉老大不得不慎重起來。而且,斟酌再三,葉凡覺得引來『紅拍天真』的可能性還是較大的。

這個,葉老大並不怎麼看好風州的皮料子加工。而為什麼有引來法國的朱家。關鍵在於葉老大手段的展示。

這個展示,一個方面取決於風州的皮料子加工,而另一個更重要的方面就是葉凡相讓朱家見到了自己的實力。

而且,朱娜被抓那是因為朱家對頭的緣故。估計,這一方面要解決有的時候就得採取非常規的手段——也就是武力。

葉凡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