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八十一章冤家路窄

第二千四百八十一章冤家路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要吃,吃!」想不到柳月耗上了,咬牙道。估計是把這野味當唐楚吞了這傢伙了。

葉凡也就從土裡掏出了野味,一股香味噴來,齊天不由得抽了抽鼻子。

「好香!」

「那當然,你也不看看這是誰整的。」葉老大得瑟環顧了大家一眼才講道。

「美滴你,不就是烤野兔,有啥稀奇的。等下不好吃本姑娘可不會給你面子的。」柳月哼了一聲。

「哼,等下吞了舌頭可別怪我的東西太好吃。」葉凡也哼道,撕了一塊夾著遞了過去。柳月也沒客氣,夾起雞腿狠狠的就咬了過去。

「嗯?」不久,柳月跟米月同時發出聲音來,兩人都一臉驚詫的看著葉凡。

「看啥?」葉凡漫不經心的掃了兩人一眼,道。

「這雞骨頭呢,先前好像沒見你剔掉?」柳月問道,還咂巴了一下嘴唇。

「是啊,葉書記是整隻兔子包進去悶烤的。還真是怪了啊?」米月也好像一個好奇寶寶,盯著葉凡。

「這是本人的秘密,可不能外泄了。商業機密嘛!」葉老大神秘一笑。

「哼,有啥,不就味道好一點罷了。」柳月不理他了,專心對付起野味來,還真會吃,葉凡跟齊天因為要喝酒抽煙,下嘴慢了點這一隻野兔居然被兩個女子給吃進去了一大半,就剩下一個兔頭可憐兮兮的在盤裡蹲著。

「你兩個還真會吃啊?」葉凡可不會給她們留面子。

「葉書記。這兔肉太好吃了,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肉。」米月一幅還不過癮的架勢看了柳月一眼,道,「柳姑娘。你是不是?」

「馬馬虎虎。」柳月這話明顯有些言不由衷了。因為葉凡發現,她的雙眼居然盯著那剩下的半隻野雞。

葉老大趕緊筷子一動把野雞分成兩片一片夾給齊天,自己弄了半片吃了起來。

葉凡鷹眼發現,柳月咂了幾下嘴,估計在咽口水了。因為這山兔本就不大,再加上內臟被剔除。

而骨頭又被葉老大用內息以及特殊手法給融在了肉裡頭,再加上滲透出去的油脂等,這山兔子熟了後還不到原來的一半份量了。而野雞也不是很大。所以,肉並不是特別的多。

當然,柳月跟米月相當會吃也是一個主要原因了。

「柳姑娘,剛才你怎麼會跑那麼遠去。多危險。」齊天忍不住問道。

「我是發現有隻兔子就追了過去,想不到遇上了這幫人渣。跟某些人一樣都是狼。」柳月在講話時還不忘把某位葉君一併給帶上。

「幸好有狼,不然,某人就要被人渣那個啥了。這明什麼,明狼比人渣還要善良得多滴。今天遇上了狼。那是你交了好運。」葉凡淡然一笑,氣得柳月狠瞪了他一眼。

「大哥,要怎麼樣擺弄唐楚,你給個話。」回到家後。齊天打來電話問道。

「呵呵,關鍵點在柳月身上嘛。」葉凡笑道。

「這個我又不好問得。如果出示照片覺得有些那個。這個,會不會敗壞了柳月的名聲。到時。柳司令是饒不過我了。」齊天有些犯難了。

「你子笨啊,你就不會找些噱頭。比如你們這個分隊正在搞一個什麼軍事課題訓練,而柳月同志也是軍人嘛。她是下來協助你們搞訓練的都不行嗎?」葉凡哼聲道。

齊天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道:「大哥這招真是狠啊,聽唐楚的唐家很有實力。這樣一來,他們再有實力也插不上手了。這樣一來可是屬於軍事法庭的範疇了。」

「你看著辦就是了,那子太可惡了,估計給他糟塌了的良家婦女也不少。咱們是在為民除害嘛,這種人渣,槍斃了他都不過份。」葉凡聲音相當的冷。

「我馬上著手準備。」齊天擱下了電話。

「唐楚,這輩子估計差不多了。」葉老大擱下了電話,臉陰森森的。

第二天是二月的最後一天,天雖較冷,不過,有太陽,天氣還是不錯的。

八點鐘,葉凡帶著米月等人往紅谷電站的谷溪壩子而去。當然是應萬勝集團柳西河柳董的邀請到谷溪壩參加閘門重新安裝落成典禮的。

一到現場。

嗬……

還真是熱鬧得很。

孔端早帶著遲浩強等人到了,柳西河的面子還真不。居然還請到了陳旭副省長,省公安廳的胡貴天常務副廳長以及晉嶺省商界同嶺市一些知名人士。

壩上彩揚著彩旗,鑼鼓喧天,震得壩子都在震顫似的。

「對不起陳省長,葉某來遲了一點。一些事給擔擱了。」葉凡滿臉歉意沖著陳副省長打招呼道。

「不晚嘛,現在還沒到午飯時分。」陳旭呵呵笑著伸出一隻手跟葉凡握了握,這貨,貌似在譏諷葉老大趕過來專門是來吃飯的。

「呵呵呵,早上就吃了一個包子。這坐車坐得顛來顛去的肚子還真有些餓了。看今天這架勢,柳董這午餐肯定搞得很豐盛了。」葉凡同志好像聽不懂陳副省長的譏諷似的,還洋洋自得,樂呵呵的笑道。

「葉書記還真稱得上是酒囊飯袋了。」想不到這時冒出一個較熟悉的不和諧聲音來,側頭一掃,不是柳月是誰?她一臉冷笑的站在柳西河的身邊。

怪了,柳月姓柳,難道跟柳西河有親戚……葉老大在心裡琢磨了一下。

今天的柳月又換了一身,黑色的還鑲有白底花邊底部有點點折皺的厚尼冬裙。

配上上身那純白色披風,內衣黃色高領羊毛衣。再加上紅色皮靴,的確是別有風采。

那長長的頭髮給風一吹撩了起來飄向了壩下,看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