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八十四章柳家的家底子

第二千四百八十四章柳家的家底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們並沒有講你犯事兒,只是鄭廳長過去核實一下。」紀剛成一臉嚴肅哼道,鄭滿咂巴了一下嘴終於低下頭沒再申辯,他知道講了也是白講。

鄭滿前腳剛走,幾分鐘之內鄭副廳長被省紀委的黑面虎雙規的消息就傳遍了省建設廳的角角落落。

主要是因為黑面虎紀剛成名氣太大了一些。一走出去過道上基本上的幹部們都知道這位大名鼎鼎的反腐英雄的。

就是剛吃完飯正在回省城途中的柳西河也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柳西河是微微一愣,馬上沖司機說道:「開快點。」

頓時,賓士車像離弦之箭樣的猛然地竄了出去。

而同時,從紅嶺縣縣長任上提拔到省城龍江市下屬的拱縣任縣委書記的常青同志,以及從紅嶺縣電業局任上提拔到省電力總公司任副總了的楊理才同志,二人也不久就進了晉嶺省紀委設在外邊的一個秘密地點。

不過,跟鄭滿同志不同的就是常青跟楊理才兩位同志卻是秘密雙規的。

「馬上給我查查鄭滿現在什麼地方?」五點鐘,匆匆趕回省城的柳西河直接就回到了辦公室,馬上沖一個中年人下了命令。

「三點鐘的時候接到你的電話我馬上叫人去查過了,不過。他講這次的事紀剛成搞得很神秘。居然沒有動用省紀委的人,也不曉得他是哪裡找來的人配合一起工作。而且,紀剛成也見不到人影。估計是突擊審查去了。這事,相當的嚴重。」中年人臉色有些難看的講道。

「嗎滴,監察廳副廳長了居然不曉得手下去啥地方了?老子花了這麼多錢棒他上去干屁用,沒用的蠢蛋!你給他再去個電話。查不出來的話今後就別指望著老子出錢給他疊帽子了。」柳西河氣得一把拍在桌上,茶杯蓋兒都跳將了起來,茶水茶葉灑了一桌都是。

「西河,別發這麼大脾氣傷身子。」中年人勸了一句,看了柳西河一眼,說道,「其實,你心裡也明白。

這晉嶺省紀委是姓蘭的。蘭正此人因為是油鹽不進。在他手中落馬的官員可不在少數。

此人的腦子根本就不開竅,而紀剛成大家都清楚,他的腦門子上是貼著一個『蘭』字的。

不要講楊飛明副廳長,就是某些不帶常的副省長的話也不好使就更別說楊飛明一個副廳長了。

當然。這事要逼著楊飛明去查清楚。不管用什麼辦法都得查清楚。不然,養他來幹什麼?」

中年人叫柳重,是柳西河的隔代堂叔,也是柳西河的謀士。

「那好,這事柳叔你斟酌著處理就是了。不過得快點。我怕鄭滿他們熬不住會吐出來。

花點錢倒是小事,關鍵的問題是,這次是誰捅的鄭滿,我想。除了同嶺市那個葉凡是沒有別人了。

此人是真跟我較上真的。既然要玩就要玩到底。我柳西河就喜歡『會玩』的。

一玩就倒的人有什麼樂趣,沒有挑戰性嘛。」柳西河講到後頭居然臉上掛上了微笑。

柳重心裡不由得打了們冷顫。不由得為同嶺的那個葉凡默哀了一下。因為柳重曉得,柳西河越遇上棘手的事反倒臉上越會笑。那笑根本就是冷酷之笑。

而且,這些年下來跟柳西河『玩』的對手下場都相當的可憐。

傾家蕩產的有,下了大牢的有。甚至某些原因丟了小命的都有。當然,丟命的事柳西河不會真去干,而往往都是手下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自個兒主張去乾的。柳西河不想要人命,但柳西河只要勝利。

葉凡剛進辦公室,玉春風急匆匆進來了。

「是不是水的問題?」葉凡一邊招呼玉春風坐下一邊問道。

「嗯,又沒水了。雖說咱們搞的攔水壩子能貯存一定量的水。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更何況,死水容易臟。而三叔公他們聽說谷溪壩的水又截流了,頓時就怒了。

上千群眾都聚集了起來說是要去砸了紅谷電站。我好說好歹才勸了下來。

不過,三叔公講了,如果壩底貯存的水用盡後還沒水來的話他們就是跟紅谷電站拚命了。

這事態很嚴肅,葉書記,得趕緊想辦法。不然,這開春一來農田又需要水,用水量相當的大。

到時攔水壩那點水抽幾下就完了。我怕過不了多久就會搞出更大的亂子。

而且,明天財政部的官員下來如果三叔公他們把這事捅了過去,那豈不是麻煩了。」玉春風的臉黑得快成李逵了。

「不管怎麼樣,你要盡最大力安撫住三叔公他們。叫他們安靜些,特別是明天的掛勾儀式絕對不能出亂子。

要是惹火了財政部的同志人家一拍屁股走人了今後還想弄到錢就難了。

這事的嚴重性你要跟三叔公他們講清楚。這事折騰出去於事無補。這水的事,叫他們放心,一個月內肯定解決。」葉凡也有些急了。

「我儘力去做思想工作。」玉春風眉頭緊皺。

「你馬上趕回去,我叫米月帶些人跟你一起去。一定要把明天的剪綵儀式順當的搞下來。」葉凡說道。

玉春風一走,葉凡拔通了國安部張雄的電話,說道:「張雄,京城的柳家你聽說過沒有?」

「柳家,葉哥你得講講柳家有份量的人。不然,京城這麼大,姓柳的可也不少。」張雄說道。

「柳信東,燕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聽說是接了趙括的班。你給我查查,打聽一下,看看柳家都有些什麼有份量的人。」葉凡講道。

「是他啊,我知道一些。」張雄說道。

「那你先講講柳家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