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八十五章太嫩個屁

第二千四百八十五章太嫩個屁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停了停張雄又講道:「他娘的,我雖說是a組正式成員,但這些年下來基本上沒有露過這個身份。

在國家兢兢業業的幹了二十年了。累死累活的,到頭來一句話我太嫩了把我給踢到一邊了。

這都什麼世道,根本就是因為我張雄沒有『關係』嘛。這個誰不曉得,什麼『太嫩』都是屁話。

我張雄好歹在國安也幹了二十年了,今年也四十了。怎麼還太嫩?難道要等我五十歲時才不『嫩』一點。」

「呵呵,從體制內選人的標準來看四十歲上副省部級的確有些『嫩』了一些。五十嘛,正好。」葉凡笑道。

「鐵哥不是三十八歲就上副部了,人家都上去幾年了。那就更不用講你了,如果跟你相比,我張雄早是『老牛』了,還嫩個屁的嫩。」張雄發牢騷了。

「別急,辦法總是有的。」葉凡勸著,沉吟了一會兒問道,「張雄,我記得我以前在核心第八組任組長時翻看過咱們a組的權力那一部分內容。好像是遇上突發情況時a組像我這種級別的組長完全可以抽調當時核心第八組管轄範圍內五個省的省國安公安等強力機關的人馬完成任務,是不是有這麼一章?」

「是有這個權力,不過,也有限制。一個就是要涉及到重大的國家安全事件。

二來,也是突發事件。並且,還得上報到總部再跟國家公安等部門通報一下才能調動。

當然。你就需要幾個人配合的話倒可以將在外直接就抽調,事後再補辦手續。

所以,權力是有,但也不是無限大的,都要受到一定的制約的。」張雄說道。

「那當然,你一個分組組長都能隨便亂來哪國家還不亂套了。這個也純屬正常。有陰就有陽,總會有壓制你的規矩在。

不過,我當時還記得比如當時核心第八組在南福省。而南福省國安廳廳長的任命好像還要請示我的意見才行。

如果我不同意這個任命就任命不下來是不是有這項目權力?」葉凡又問道。

「那當然了。國安雖說重要,但跟a組相比還是遜了一籌。咱們a組才是國家安全一塊最高的指揮部。」張雄肯定的說道。

「依此類推,那豈不是講國安部部長的任命也得得到咱們龔頭兒的同意才行了?」葉凡終於露出了點子。

「這個當然,估計劉學林劉部長的任命唐肯定跟龔頭兒通過氣。當然,國安部長的任命跟下邊省廳以及市局的任命又不一樣了。

唐要任命劉學林,估計只是給龔頭兒打聲招呼就夠了。說什麼徵求意見估計也僅僅是好聽話罷了。

人家唐要任命,難道你龔頭兒還敢出嘴攔著不同意?」張雄說道。

「也是。不過,這事。劉學林對你不怎麼感冒的事你說如果叫龔頭兒出面講講情是否有用?」葉凡說道。

「沒用。」想不到張雄立即肯定的否決了。一下子把葉老大的一點希望都給破滅了。

「怎麼可能沒用?」葉凡不死心,要問個明白。

「用當然有用,只不過這件事我已經從杜部長的支言片語中猜到了。因為杜部長不久就要退了,所以,盯上這個位置的同志也不少。像公檢法等部門還有軍隊裡頭夠份量的將軍們都可能坐這個位置的。

而杜部長的繼任人選方面估計部里分管人事的部門早就在塞選了。不過,這個塞選也不是瞎折騰,而塞選的標準大方向肯定得聽劉部長的。

劉部長說不行。你再有才也不行。劉部長說行你即便是個庸才也行。當然,能走到這一步的同志基本上早就剔除了庸才的可能性了。而我的估計是杜部長有向劉部長推薦過我。不過因為太『嫩』被擱置了。

後來杜部長還不死心又去找了龔頭兒,結果是龔頭兒估計也難辦。畢竟。他跟劉部長都是唐的核心成員之一。

劉部長已經嫌棄我『太嫩』了,你龔頭兒還要硬性的推薦我上去,那豈不是讓劉部長心裡不痛快著。

葉哥你說說,我跟龔頭兒有多大的交情?龔頭兒不可能冒著跟劉部長翻臉的危險硬要推我上去了。

所以,估計是龔頭兒看杜部長的面子也試探了一下劉部長的態度。結果自然是劉部長堅持我這人『太嫩』這一點就把我給打入冷宮了。而且,從劉部長的態度看。估計我如果再呆在國安的話,只要有他在的一天我張雄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什麼『太嫩』還需要鍛煉之類的都是屁話。他劉學林連杜部長跟龔頭兒的面子都不賣了,我張雄今後還有什麼指望?

當然,龔頭兒也不可能像杜部長那般的肯大力為我講話的。這個講話也是一門藝術,領導講話的力度層次不同,講話的效果當然也不一樣。

比如說,此人是我朋友,你看看在適當的時候給個機會怎麼樣?效果肯定不咋的。

人家會講有機會時可以考慮,這個就是屁話了。

而幫你講話的領導也不會把這事當回事。如果領導說某某同志很能力或者是我很親的親戚,一定要上去,那人家就會重視起為你說情人的講話來。

並且,一般的領導都很尊重退任的領導的推薦。畢竟人家退休了,你總得給點面子。

這次劉學林連杜部長的一點面子都不給了,說明我肯定沒戲唱了。估計是龔頭兒也看到了其中的關節,所以只是不痛不癢的講了幾句見劉部長堅持龔頭兒也就作罷了。

他娘的,我什麼地方得罪了劉學林,他要如此對我。」張雄有些憤然的說道。

「這其中肯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