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九十章整人之道

第二千四百九十章整人之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書記,這事也只不過是一件打架事件。擱普通人身上正常,這個,擱他們身上也正常是不是?

脫了這身警服,他們都是普通人。而且,人都有脾氣不好的時候。你看,唐雲同志因為兒子的事言行是有點過激,但這個也是情有可原是不是?

任何人遇到這種事還能保持平靜的並不多。就是我孔端估計也做不到,所以,這事,我看是不是口頭批評一下他就此算啦。算是對他的警告和提醒。」孔端站出來講情了。

「對不起葉書記,我剛才情緒是失控了。言行有些過激了。」唐雲也趕緊趁熱打鐵想把這事一把就抹平了。

「是啊葉書記,蔡軍攻擊領導是不對。不過,當時也許是被唐雲同志一巴掌打糊塗了所以才幹了蠢事。

而楊秘書探出頭髮現了此事後寧滿同志行動稍微的慢了一點。也許是因為楊秘書並沒有看清楚。

還以為唐雲同志跟蔡軍同志在交流。事事也不能要求同志們能做得十分的完美是不是。

而寧滿同志後來跑出來制止了,這個,也是盡到了一個領導的責任。」車軍開脫道。

「像你這樣講寧滿同志不但無過還有功了是不是?難道還要我葉凡發張獎狀給寧滿同志,表揚他不及時的制止了下屬的打架事件?」葉凡著車軍冷冷的哼道。

車軍一時被噎住了。他看了看寧滿,寧滿馬上就領會到了。這貨一臉通紅的講道:「葉書記,這件事的處理上我是有些欠妥當。我向領導們承認自己行為上有些過失。還請領導們能給我一個深刻認識自己過失的機會。」

寧滿的用詞非常的巧妙,只講『欠妥』或『過失』,好像他並沒有錯誤似的。

「寧滿同志,看來,你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難道這一切只是欠妥,而你並沒有錯誤嗎?

辜切不論其它的。你不及時出來而讓事態越發嚴重這就是相當嚴重的錯誤。

還有唐雲同志,你好像就是過激了是不是?這不是過激,這是很嚴肅性的錯誤。

身為領導,怎麼能由著自己脾氣想打人就打人。這讓老百姓會怎麼看待咱們的領導同志們。

所以,看來,寧滿同志跟唐雲兩位同志的認識還不夠深刻,還沒有真正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葉凡講到這裡。一臉嚴肅的掃了全體同志一眼,沖楊良說道。「這樣吧。暫時給寧滿和唐雲兩位同志記過處分。

當然,這個記過處分先口頭記下來並不記入正式的檔案之中。這記過是否記入檔案之中得看兩位同志的表現跟態度了。

兩位同志回去後好好的寫兩份檢討來,寫完全交我這裡一份,孔市長跟車書記還有遲書記哪裡都要抄一份。

到時,如果這檢討不夠深刻的話我得招集三位同志再討論對你們的處理了。

到時就是書記碰頭會上的決定了,你們兩位同志想清楚了。今天晚上到此為止,我晚飯還沒吃了。散了吧。」

葉凡一講完站起來就要走人。

「葉書記,只不過是一件普通的打架事件。給口頭記過也過了是不是?同志們有微許點錯誤我們可以幫他們糾正是不是?這個。記過能不能先免了。」孔端皺著眉頭講道。

「是啊葉書記,這事。我看先緩一緩怎麼樣?」車天也緊跟著講道。

「普通事件,這事對普通人來講的確是件普通事件。但是,他們三個都是什麼人,剛才我不是講過了嗎,他們三個都是市局的樑柱子。這還是小事嗎?這傳出去是什麼影響,二位同志想過了沒有?要是不嚴肅處理上行下效,咱們的政府,咱們的黨委還不亂套了嗎?

而且,公安局是一個什麼樣的機關單位兩位不是不清楚。這是國家的執法機構,是強力執法機構。

這個機構的思想作風一定要過硬,不能讓其偏離一點點。一旦發現有小的問題就要及時的糾正。

更何況,今天發生的問題已經很大了。這事就這麼定了,如果二位同志覺得我葉凡講的話不妥當的話咱們可以把這件事擱常委會上討論交流一下,幫助三位同志糾正錯誤也好嘛!

到時,這件事的處理就由常委們決定了。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而我讓他們深刻的反省自己,並且暫時還沒有記入檔案,這就是在看他們的表現了。

這就是在挽求同志們,給他們一個天大的機會了。所以,這機會你們一定要抓住。」葉凡冷哼道。

「葉書記,這檢討我們一定會深刻的。這記過能不能暫時不要下達,我們會寫出深刻檢討的。」唐雲一看急了。

「是啊葉書記,我們一定深刻反省自己的。這記過能不能先擱一擱。」寧滿也是一臉黑烏之色急著講道。

「不要講了,這事就這麼定了。趕緊回去深刻反省吧。」葉凡進完後再沒猶豫,轉身噠噠著走了。

「哼,你們都幹了什麼。局長不像局長隊長不像隊長,亂彈琴嘛!」孔端氣得鼻子一動,冷哼一聲也走了,而唐雲自然緊追著走了。

不過,後頭卻是傳來車軍的冷哼聲道:「我看,這書記也不像書記了。還政法委,都什麼形象,能管得了章河的公檢法機構嗎?簡直就是潑皮混混一樣嘛!」

「潑皮混混也比故意不出來整事玩陰的某些人要強得多。還欺上嚇下,所以,至少,他們很直。」孔端頭也沒回哼了一聲下樓而去。

「這姓唐的根本就是想整死我,車書記,他太囂張了!不能讓他繼續下去了,這樣子下去還有咱們的立身之地嗎?」寧滿一